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師妹又闖禍了 > 21、少女情懷總是詩
    云棲閣,外湖。

    “叮,你釣到了一條靈魚,積分+1,辟水珠+1?!?br />
    經歷了一場汗都沒出的大戰后,丁躍回到湖邊終于有了收獲。

    正拎著靈魚往廚屋悠悠的走著,宗門廣場方向卻傳來了一個糯糯甜甜的聲音。

    “明鏡臺執鏡長老座下親傳弟子葉清猗,攜秦州眾宗門,請見丁廊主呀?!?br />
    啪!

    聞聽此言的丁躍小手一抖,連手里的靈魚都給驚掉了。

    脫離了魔爪的靈魚,在地面彈彈跳跳摸爬滾打后,竟然一路跌跌撞撞的又蹦回了湖里。

    “咳咳...葉姑娘里面請!”

    相比于丁躍掉魚的小小失態,云棲閣外跟在大兇姑娘身后的一大片各地修行者那叫一個狀若瘋狂。

    “??!”

    “她是!”

    “執鏡長老座下親傳!”

    “娘,您在天之靈聽到了嗎,孩兒見到執鏡長老親傳弟子啦!”

    “這一趟浮云山來得太值了吧!”

    “葉姑娘,葉親傳,執鏡長老他老人家還好嗎?”

    “劍北境近百年來囂張得很呢,事事都要壓我們劍南境一頭,執鏡長老可千萬要保重身體呀!”

    “我聽說執鏡長老以前從來不收徒弟的呀,葉親傳能拜入他老人家座下,必定有奪天地造化之天賦!”

    “葉親傳,你給我們講講執鏡長老收徒的標準是什么唄?”

    “執鏡長老他老人家最喜歡什么顏色呀?”

    “他老人家現今到什么境界啦,話說這問題能問么?”

    “執鏡長老對我們秦州的評價怎么樣呀?”

    “他老人家......”

    一群堆問題鋪天蓋地的向葉清猗砸去,她倒是好脾氣,一點也不嫌煩,反而還很認真的解答著大家的問題。

    “我師父他身體很好,大家放心,有他在劍南境一點問題都不會有;收徒的標準,像我這樣就可以啦;我師父最喜歡白色;他如今的境界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在神游境之上吧......”

    一行人就這樣一路說著,便來到了云棲閣的宗門廣場。

    此時。

    丁躍已經等在了這里。

    明鏡臺是無上名門,一直以來和云棲長廊的關系也都不錯。

    再說就連師父在世的時候,也對執鏡長老本人是推崇備至,今日他的親傳弟子登門,出殿相迎這點排面還是要給的。

    “葉姑娘,里面請?!?br />
    優雅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丁躍這才發現來自明鏡臺的這位葉清猗姑娘,還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呢。

    最重要的是,真的好大。

    “丁廊主,我就不進殿里啦,我這次來是希望邀請你做一次獨家專訪,請問可以嗎?”葉清猗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保證,專訪內容將會登上下月《劍南境修行月刊》的頭版?!?br />
    明鏡臺發行的《劍南境修行月刊》,是全境乃至全元陽域銷量最高的月刊,歷代云棲長廊的廊主都曾登上過月刊頭版。

    到了丁躍這一代本來是最沒機會的,可沒想到這么快機會就來了,他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可以?!?br />
    “哇,謝謝你,那我們馬上開始吧?!?br />
    葉清猗說著,在廣場上找了一個可以覽眾山云霞瑰麗風光的角度做背景,從方寸戒中取出一套專訪用的桌椅,先請丁躍落座。

    接著又取出一枚投影石注入真元,投影石就自動漂浮在空中,開始錄影。

    “丁廊主,這是我第一次做專訪,如何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多多擔待呀?!?br />
    葉清猗應該是史上親和力最強的無上名門親傳弟子了。

    “我也是第一次接受專訪,如果有什么說得不對的地方,葉姑娘也要多擔待才是?!倍≤S謙虛道。

    “嘻嘻,第一個問答環節,這些問題是由秦州各地宗門提供,委托我幫忙代問的,由于問題實在太多,我就隨機抽一個問你啦?!?br />
    葉清猗說著,認真的取出一疊小紙條,然后果然從中隨機抽取了一張,攤開一看,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這位修行者的想法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請問,丁廊主彈指間就擊敗了付寒生,展現出了超強的個人實力,是因為被常自在老廊主奪舍了嗎?”

    嘩!

    這個問題一問出,全場立刻嘩然一片。

    “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么犀利的問題?”

    “對呀,常自在臨到大限將至,才開始收徒弟,很難不讓人懷疑他的動機......”

    “丁廊主之前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但如果他已經被常老廊主完成奪舍,那么一切就說得通了?!?br />
    呃......

    別看秦州這些宗門的實力不咋地,腦洞一個個的倒是真不小。

    “奪舍是近兩年,地攤文學杜撰出來吸引眼球的虛假理論,目前沒有什么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其存在性。我們作為堅定的修行者,當以真元為信仰,每一條修行命脈都具有獨一無二性,奪舍這種明顯有違真元精神的理論,不足為信?!?br />
    丁躍淡定的說著。

    讀書破萬卷,扯淡如有神。

    論打嘴炮,沒人有可以比得上他丁某人。

    啪啪啪!

    場內立刻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丁廊主,說得好!”

    “我輩當以真元為信仰,憑命脈前行,魑魅魍魎盡數退散!”

    “奪舍的本質是借尸還魂,可命脈不同,如何還魂?提這問題的人屬實憨憨!”

    “別的不說,如果丁廊主真的被常老廊主奪舍了,以常老廊主的性格,當場就把提問之人揪出來拍死了,也只有宅心仁厚如丁廊主這般,才會耐心與你解釋!”

    “對對對!”

    師承執鏡長老的葉清猗,自然也知道奪舍純屬無稽之談,只是笑了笑,便開始提自己準備好的問題。

    少女情懷總是詩。

    葉清猗的年紀不大,問的問題也基本跟修行、宗門、功法、天材地寶全然無關。

    大都是這種風格。

    “作為全境最年輕的名門廊主,丁廊主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呢?”

    “據統計,三年前因常老廊主去世,來過云棲長廊祭拜的女修行者,再無一人找過修行伴侶,外界都說她們是一見廊主誤終身,你怎么看?”

    “這些年丁廊主很少下山,是否就是因為相貌太過于出神入化,害怕下山后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很多長相英俊非凡的男修士,比如我明鏡臺的一些同門師兄弟,他們特別想知道,帥成你這樣是怎樣的體驗?”

    “......”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