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師妹又闖禍了 > 20、修行界的迪寶寶
    嘩!

    丁躍這極致自負的一句話,落入浮云山觀戰區,瞬間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他的對手可是南湖天驕、藏劍公子、洞明劍修付寒生??!

    讓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這是什么概念?

    雖然在場之人都不清楚付寒生目前是洞明幾重,可憑他過往展現出來的天賦不難推斷,十年時間提升到三至五重壓力不大。

    再加上他手中那柄名劍[冷月無聲],以及劍修得天獨厚的戰力加成,還真有可能越級挑戰洞明九重,甚至洞明巔峰的強者!

    付寒生能擋下常自在本命真元一擊,便是其強悍實力的真實體現。

    哪怕他如今有傷在身,戰力有了折損,依然不是一般洞明境強者可以匹敵的存在。

    說句不客氣的話,即便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游境強者,也不敢輕易夸此等??诎??

    “我肯定是幻聽了?!?br />
    “丁廊主未免太過自信?!?br />
    “恕我直言,丁廊主這不是自信,他是有些自負了?!?br />
    “話可不能這么說,丁廊主畢竟是二十四歲便步入洞明境的絕世奇才,說不定自信是源自實力呢!”不管丁躍實力如何,以他的顏值,這種場合收獲一波顏粉擁躉問題不大。

    “你這叫盲目的個人崇拜,且不說丁廊主是否真的只有二十四歲,便是真的......”有人提出了質疑。

    “什么叫便是真的?難道連明鏡臺親傳弟子的話你也不信?”說著,反駁之人還深情款款的看向了正在最前方,那位正拿著投影石專心錄制現場的大兇姑娘。

    “這......”

    質疑之人這才想起,丁躍的年齡之謎已經由明鏡臺親證,確鑿無疑了。

    “可二十四歲的洞明境也是洞明境,試問當今秦州,有幾位洞明境能打得過付寒生?”

    這一問,又讓全場鴉雀無聲。

    “或許,丁廊主那句話的意思,其實是說付寒生一招就可以取勝?”一個鬼才語文課代表說出了自己的理解。

    “有道理?!?br />
    “對對對,這種可能性比較大?!?br />
    “你可真是個天才?!?br />
    一群學渣立刻附會著,整個觀戰區又開始變得吵吵嚷嚷了起來。

    轟!

    一道突如其來的轟鳴打斷了所有人的討論。

    所有人齊刷刷的抬頭看去。

    “看!”

    以眼神犀利、目光敏銳而聞名秦州的神鷹門修行者指向了遠方。

    那里。

    一道白色身影正在急速朝著浮云山下墜,由于下墜的速度實在太快,甚至還與虛空摩擦出了劇烈的爆鳴。

    電光火石之間。

    白色身影便墜入山林之中,砸出一股強烈的氣浪,席卷了周遭的山林。

    反觀云端。

    一襲青衫的丁躍只是頭也不回的凌空踏步往云棲閣而去。

    瀟灑、淡定、從容。

    “這......”

    “我剛才眨眼了,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都怪你們,丁廊主都說要打了要打了,你們還在下面逼逼叨逼逼叨,這下好了,人家都打完了!”

    “我就不喜歡你們這些人,遇到什么事都要假裝什么都懂的分析一波,你們分析出來什么了?你們分析出來付寒生會輸了嗎?”

    此言一出。

    眾人這才后知后覺了一個事實。

    “付寒生,竟然輸了!”

    以聲音洪亮嗓門大的秦州獅吼宗門人發出了震天驚響。

    “這場對決發生在剎那之間,甚至都沒有人看到他們出手?!?br />
    “真的太快了!”

    “不可思議!”

    如此結局,是在場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想到的。

    那可是一位名動秦州的洞明劍修,那可是十年之內無敗績,從未拔劍的付寒生!

    當前。

    似乎唯一可以讓人接受的理由就是的,付寒生在與常自在本命真元對抗的時候,受傷太重了。

    對。

    一定是這樣!

    “付寒生的傷并不重?!?br />
    就在這時,一個幾乎被眾人忽略聲音飄來。

    循聲望去,就見明鏡臺那名俏麗的大兇姑娘正晃著手中的一塊黑色石頭。

    “投影石!”

    “對啊,我們怎么忘了,明鏡臺的投影石一定記錄下了全過程!”

    元陽域九境之地中,大多數名門都喜歡對外營造一種高深莫測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宗門形象。

    而作為無上名門的明鏡臺,卻是個例外。

    這是一個非常喜歡湊熱鬧的宗門。

    這些年來,劍南境但凡發生什么大事,幾乎都少不了明鏡臺的身影。

    明鏡臺不但是劍南境最強的超級宗門,還是一個定期出修行刊物、出書、出漫畫、制作投影石影像、在劍南境各地修建修行者主題樂園的娛樂巨頭。

    聽著是不是很熟悉。

    沒錯。

    丁躍第一次從師父口中了解到明鏡臺的時候,內心冒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他娘的不就是是修行版的迪士尼?

    “姑娘,請你讓我們看一下戰斗過程吧!”所有圍觀群眾異口同聲的請求道。

    “好呀?!?br />
    大兇姑娘笑靨如花,白嫩嫩的小手一攤。

    “點播費,三萬枚靈石?!?br />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明鏡臺能發展成如今的龐然大物,每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寶寶都要負有相當的責任。

    “我們出!”

    “來吧,大家伙湊一湊吧!”

    “我無虛箭宗出五千靈石!”

    一直當小透明的盧不中這時候冒了出來,他非常想看看丁躍是如何在一息之間就擊敗了付寒生。

    “我神鷹門出五千靈石!”

    “我獅吼宗出三千靈石!”

    “我圣墟門出兩千靈石!”

    “我遮天門出兩千靈石!”

    “我燕趙門出兩千靈石!”

    “這三萬,我祖安閣全出了!”

    趁著這個機會,祖安閣的長臉青年立刻站出來請客拉同情分,他隱隱約約覺得,之前罵明鏡臺親傳弟子那事兒,還沒完。

    接著。

    長臉青年便取出一個裝了三十枚絕品靈石的靈石寶袋恭恭敬敬的遞給了大兇姑娘。

    “誰稀罕你請!”

    “我們是差錢了還是怎么地?”

    “你這是看不起我們!”

    “姑娘,麻煩你漲一下點播費!”

    看來。

    大家對祖安閣之前的辱罵還是眾怒難平意難消啊。

    “好了,那我開始播放啦!”

    大兇姑娘莫名其妙又收到了來自各大宗門的兩萬多枚靈石,前前后后五萬多點播費到手,她果斷將真元灌入投影石。

    黑色投影石驟然亮起,在天空上投影出一道長寬皆超過三十丈的巨大光幕。

    “看得清嗎,看不清我還可以再調?!贝髢垂媚飭柕?。

    “看得清,開始吧!”

    光幕之下,群情激動,像極了丁躍前世那些看首映禮的電影迷。

    噔噔噔!

    大兇姑娘親自上陣哼起了一段配樂,在經過約莫三息時長的明鏡臺經典片頭之后,正片開始。

    以下是影像資料。

    “丁廊主,你小心了?!?br />
    付寒生仗劍而起,瞬間抵達丁躍身前,一劍刺去,威力之甚,虛空震蕩。

    “完了完了!”

    “丁廊主快躲!”

    入戲太深的顏粉立刻驚呼了起來。

    當!

    名動天下的名劍[冷月無聲]在刺向丁躍身前三寸時,卻兀自發出了一道清晰的劍啼,似乎在悲鳴。

    下一刻。

    咔、咔、咔!

    一連數道聲起,冷月無聲竟然當場斷裂成數段!

    再下一刻。

    在無窮無盡的不可置信下,付寒生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彈開,開始急速下墜!

    然后。

    就是大家之前看到的畫面,付寒生墜空落入林間。

    至此,影像結束。

    從頭到尾,丁躍甚至動都沒動一下。

    “???”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