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師妹又闖禍了 > 19、你吃過草嗎?
    名門之上,便是無上名門。

    相信劍南境九州之地的每一位修行者都知道,整個劍南境有且只有一座無上名門。

    明鏡臺。

    作為劍南境內實力最為強大的修行宗門,即便是明鏡臺內最普通的弟子,也可以在境內九州任何地方享受到極其尊貴的禮遇。

    而明鏡臺弟子出門云游的最高規格,就是全境巡游。

    所到之處,凡境內修行宗門務皆有義務以最高接待規格禮遇,且大小事宜,該弟子皆可代師門行使置處權。

    換句話說就是,全境巡游中的明鏡臺弟子,一切所作所為都可以看做明鏡臺的最終決定,不可上訴,不容反駁。

    當然。

    并不是每一位明鏡臺弟子出門都有這樣大的權力,畢竟作為無上名門,明鏡臺還是非??粗刈陨砉帕Φ?。

    所有一般全境巡游的弟子,身份都有其特殊性。

    從劍南九州各大宗門千百年來總結的經驗來看,全境巡游的明鏡臺弟子大致可以劃分為三類。

    第一類。

    明鏡臺宗主嫡傳弟子。

    也就是只要不出意外,板上釘釘的下一任明鏡臺宗主。

    從過往統計數據來看,幾乎每一任明鏡臺宗主都在其還是嫡傳弟子期間,有過全境巡游的經歷。

    保留小數點后一位,平均每人9.2次,為巡游率最高的弟子。

    第二類。

    明鏡臺太上長老親傳弟子。

    一個宗門的太上長老,基本都是資歷非常老,輩分特別高的老妖怪。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他們的親傳弟子當然也有全境巡游權。

    同樣保留小數點后一位,平均每人3.6次,為巡游率第二高的弟子。

    這里還有一個讓很多人意想不到的巧合是,太上長老其實也是明鏡臺中地位第二高的長老。

    第三類。

    明鏡臺執鏡長老親傳弟子。

    如果說前兩類代師巡游的明鏡臺弟子因為巡游率的關系,至少還有不少人曾有幸碰到過。

    那么這一類,則太神秘了。

    只有《劍南境云游指南》一書曾提到,這類弟子出現過一次。

    不管設定怎么奇葩,風格如何迥異,但元陽域始終還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修行世界。

    而執鏡長老,就是明鏡臺中實力最強之人,自然也是地位最高之人。

    類似的。

    僅與劍南境一山之隔的劍北境無上名門[坐忘劍宗]的最強者,便被稱為執劍長老;而劍北境另一座無上名門[天聞閣]的最強者,便被稱為執琴長老。

    或許這就是無上名門約定俗成的一種命名方式吧。

    好了。

    言歸正傳,說回浮云山。

    在圍觀現場被祖安閣門人噴過的一眾修行者,這時候臉上都是笑嘻嘻的寫滿了幸災樂禍。

    想必每一個人心里都有在期盼。

    美麗善良溫柔大兇天真無邪的姑娘呀,你可一定將今日發生之事如實稟告師門,請明鏡臺務必弄死祖安閣,為民除害!

    此時。

    長臉青年和他身后的一眾祖安閣弟子都慌了,慌得都要尿褲子了。

    開罪無上名門。

    祖安閣完全承擔不起這個后果。

    君不見放浪形骸肆意妄為狂妄不羈如脫韁種馬的常自在,一生都與明鏡臺交好,從未發生過任何沖突。

    祖安閣別說和明鏡臺比了,就是和巔峰時期的常自在一人比,也要差那么幾分的。

    然而最讓人扎心的是,這差的幾分竟然不全是在實力上,更多的是在祖安閣最引以為傲的罵人上。

    《秦州名門見聞錄》有詳細記載,祖安閣有史以來最年輕有為不自卑的前任閣主因不明原因與常自在爆發劇烈沖突。

    兩人經過一番大戰后,最終決定以罵架決定勝負。

    又相互對罵了一天一夜,或許是實力不濟,或許是年少無知,祖安閣主竟力有不逮,請求了暫停。

    這本來就已經落了下乘,沒想到天殺的常自在殺人誅心,竟然趁著這個暫停時間,跑到祖安閣把閣主那位守寡多年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老娘給睡了......

    后來。

    緩過勁兒的祖安閣主在心中推演了萬遍對罵過程之后,終于重拾信心,再度啟航。

    然而,自以為穩操勝券的他,卻在下半場的輸得衣不蔽體,一敗涂地!

    當時的罵架過程大致是這樣的。

    祖安閣主:常自在,你@#¥%~&*%&!

    常自在:我是你爹。

    祖安閣主:我?△▽○◇□☆??????!

    常自在:我是你爹。

    祖安閣主:你の⊿????????⌒!

    常自在:我是你爹......

    最終。

    吐血三十斤的祖安閣主,心態炸裂,從此辭去閣主之位,離開劍南,四海為家,浪跡天涯。

    時至今日。

    過往種種,每每想起,都是每一個祖安門人心中的痛。

    往事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一個常自在已然那般難纏,祖安閣是萬萬不能再與明鏡臺交惡!

    “姑娘請留步!”

    長臉青年催動全身真元,施展出了凌空縮地之技,只一息之間便追上了大兇姑娘。

    “又一個洞明境!”

    “我滴個龜龜,是洞明境貶值了嗎?”

    “唉......看來冰息蓮臺之爭乃洞明之爭,我等小小凌空境,根本沒有資格參與??!”

    這時。

    人群中響起一道干吼,將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浮云之巔。

    “快看,丁躍和付寒生終于要打起來了!”

    就連那一心要回家的大兇姑娘,聽到這個聲音也是止住了腳步,回身看向了那邊。

    “姑娘,方才是我嘴賤,我愿意承擔一切后果,無論后果如果。只希望姑娘不要將我個人行為上升到宗門,祖安閣對明鏡臺從未敢有半分不敬之意,還請明察?!?br />
    長臉青年自幼在祖安閣內長大,還從來沒有說過這么長一句不帶罵人的話。

    他對門派愛得深沉,決心一個人扛下所有。

    哪怕會死。

    可長臉青年終究是低估了大兇姑娘的胸懷,她的胸懷真的太大了,甚至比表面上看起來還要大得多!

    “我師父說了,祖安閣的人雖然喜歡罵人,但不算太壞,所以我不會怪你......”

    大兇姑娘擦干眼淚,自顧從儲物方寸戒中取出一枚投影石對準云端,然后想起一件事,就又問了一句。

    “對了,你吃過草嗎?”

    ......

    云端之上。

    丁躍與付寒生相距十丈而立。

    或許是為了給觀戰區的觀眾一些時間處理震怖、驚嘆、倒吸一口涼氣以及宗門糾紛,兩人已經尬在了原地好一會兒。

    終于。

    還是丁躍先開了口,言語中的那一份篤定,仿佛就像是在宣判結果一般。

    “動手吧,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div>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