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師妹又闖禍了 > 18、奇葩處處有,秦州特別多
    仗劍在手,付寒生氣勢大盛。

    只見他在空中挽了一個利落的劍花,連人帶劍便正面迎上了常自在的本命真元!

    “付寒生瘋了嗎!”

    “他這是要硬接常自在留下的本命真元!”

    “不愧是洞明劍修,當真傲氣!”

    “他要是不死,我愿意稱之為最強洞明!”

    當此時。

    浮云山中從各地趕來奪寶的修行者,無不是暫緩尋找冰息蓮子,凌空而起,圍觀浮云山巔上突然爆發出來的戰斗。

    付寒生提劍就上、一往無前的操作,也為他贏得了滿堂喝彩。

    嗡!

    一道讓人聞之膽寒的轟鳴聲起,天穹都仿佛被震裂了一般。

    劍氣與真元交錯后肆虐開來的罡風,直把將天際渲染得異常刺眼!

    噗!

    硬接常自在本命真元一擊,付寒生握劍的手劇烈一顫,身子往后栽出數十丈,一口鮮血噴灑而出,染紅了胸前的白衣。

    在空中搖搖晃晃了幾息之后,付寒生終是穩住了身子,勉強浮在了虛空,隨即開懷大笑!

    “哈哈哈,暢快,再來!”

    而另一邊。

    常自在那道恐怖的本命真元卻開始如潮水般退去。

    天地之間,一片寂靜。

    半晌。

    才從云棲長廊宗門秘境方向傳來了一個非常疲倦的聲音。

    “大師兄,對不起,我盡力......”

    以凌空境之軀,強行催動常自在的本命真元,已經徹底掏空了聲音主人的身體,以至于最后一個“了”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便昏厥了過去。

    “二師妹!”

    丁躍聞言,立刻從方寸戒中取出一張卷軸捏碎。

    下一刻。

    宗門秘境護山大陣啟動。

    一道天青色穹頂驟然出現,籠罩在鳳鳴峰之上。

    護好宗門秘境后,丁躍這才自湖邊邁步踏上虛空,他沒有撂下任何狠話,只是一步步朝著付寒生走去。

    “那是!”

    “凌空虛渡!”

    “不是一直都有傳聞說,丁躍不可修行嗎?”

    “常自在又一次欺騙了大家的感情!”

    “他的大徒弟不但可以修行,而且已然是凌空境強者!”

    比起付寒生硬接常自在本命真元一擊不死,丁躍是修行者這件事,顯然更加讓人炸裂!

    “瞎了你們的狗眼,那是凌空虛渡嗎,那他奶奶的是凌空縮地!”

    就在這時,又一個粗獷聲音道出了事實,直接將浮云山上下觀戰者徹底炸懵!

    所有人這才發現。

    丁躍在虛空中行走的每一步,看似只是一小步,卻至少跨出了三丈遠。

    凌空虛渡,縮地成寸。

    這是......

    “洞明境!”

    “丁躍...丁廊主是洞明境!”

    “這怎么可能!”

    “他才多大?有六十嗎?”

    “六十你二大爺,六十年前常自在還在禍害我們牧陽宗呢,那有空收徒弟!”

    “對對對,我記得,就因為你們門派叫‘牧陽宗’,常自在不知道從那里找來三十萬只羊,逼著你們全宗去做牧羊人,明鏡臺還派人全程用投影石跟蹤報道,笑死個人!”

    “......”

    “你們看丁躍那白嫩的臉蛋,哎,我要是有他萬億分之一的帥氣就好了......我估計他最多四十!”

    “四十歲的洞明境?那豈不是和付寒生一檔了?”

    “有一說一,人家付寒生是三十六歲突破到的洞明境!”

    眼見一戰未平,一戰又將起,越來越多的修行者開始向浮云山巔觀戰區圍攏,丁躍的年齡之謎也討論得熱火朝天起來。

    突然。

    人群中冒出來一個極度張揚的聲音。

    “我說,你們這些奇形怪狀都是從哪個犄角旮答跑出來的猴子,拜托出門的時候帶帶腦子不要帶胎盤,丁躍多大了這種常識都不知道,就寧們這認知水平也配覬覦蓮臺?回去喂豬種地多好!”

    竟以一己之力怒噴全場,瞬間拉到了所有人的仇恨!

    “你踏馬的說啥呢?你有種再說一辶......”

    之前那名聲音粗獷的修行者正欲上前與之對噴,卻在發現來人身份后瞬間啞火。

    來人是一名身著藍袍的長臉青年,他的身后還凌空跟著十多名同樣服飾的修行者。

    最重要的是,這些人衣服的胸口上都繡著一張奇怪的大嘴。

    于是。

    在求生欲的驅使下,粗狂修行者不得不連連陪笑。

    “原來是祖安閣大駕,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小的就是來湊熱鬧,就算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染指蓮臺。閣下罵得好,罵得我是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大徹大悟,豁然開朗!”

    說完,他還果斷揚起了大拇指。

    在場被罵成猴子的眾人,心頭的草原無疑有十萬匹草泥馬在狂奔,臉上卻都是漸漸堆起了笑意,將不敢怒也不敢言演繹到了極致。

    祖安閣。

    與南湖劍閣一樣,位列秦州四大名閣,乃秦州十大名門之一。

    在場這些門派,捆在一堆也惹不起。

    如果說南湖劍閣是秦州耍劍第一,那祖安閣毫無疑問就是噴人第一。

    噴人,是每一名祖安閣弟子修行路上的必修課,是祖傳絕技,是看家絕活!

    《秦州名門見聞錄》上有記載:當你遇上祖安閣弟子那一刻起,你的雙親便已經名存實亡了。

    至此。

    浮云山冰息蓮臺之爭,又添名門一座。

    就在全場忌憚于祖安閣名門之威時,一個甜甜的聲音從遠處響起,接著一個翩若驚鴻的身影飄然而至。

    “丁躍今年只有二十四呀,這場架一定很好看?!?br />
    這句話落入場中,無疑是平地驚雷!

    “什么!”

    “二十四歲的洞明境!”

    “太扯了!”

    “絕無此種可能!”

    “便是常自在常老廊主,當初跨入洞明境也有三十了吧!”

    “莫說常老廊主,便是...便是...那位,你們都別裝,就是咱們大家都知道的那位,跨入洞明境時也有二十五呢!”

    “就是!”

    一時間,竟無人敢信。

    與此同時,正愁沒了噴點的長臉青年頭也沒回的把火力集中向了驚鴻女子。

    “秦州之地但凡腦子沒有癱瘓的人誰不知道丁躍的年紀,用得著你在這里多嘴?是秦州大地流年不利不長草了讓你這張嘴沒地方進食了嗎?”

    不得不說。

    當他看清來人是一個年輕美麗兇器逼人的窈窕姑娘時,他的內心曾有那么一絲絲后悔。

    但。

    祖安閣祖訓有云:

    美女誠可貴,大兇價更高,若為噴人故,兩者皆可拋!

    噴人,好玩多了!

    “嗚嗚嗚......”

    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這長臉青年一席話直接把人家姑娘給當場罵哭。

    那叫一個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眼看全場有志之士都要沖冠一怒為紅顏,揭竿而起反抗暴政之際,那姑娘卻抽泣著轉身便走,一邊走還一邊說。

    “嗚嗚嗚......師父騙我,全境巡游一點也不好玩,我以后再也不出來啦?!?br />
    全境巡游?

    聽到這四個字,在場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顫,頭皮發麻。

    更有甚者,耳邊直接嗡嗡作響,天旋地轉。

    半天,才有人小心翼翼的開口。

    “大家應該都知道,全境巡游是無上名門才有的特權吧?”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