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師妹又闖禍了 > 11、求生欲
    云棲長廊的訴求?

    聽到這話,占了大便宜的廣鄰五宗立刻眼神交流了起來。

    很快。

    五宗便統一了意見,依然由大三元宗的宗主代理發言,“既然丁廊主已經答應了我等的條件,有些訴求也是應該的?!?br />
    他們想著,日薄西山的云棲長廊,沒落已成定局,又攤上這么一個除了帥氣一無是處,甚至還有些軟弱可欺的年輕廊主,想來應該也不會有什么過分的訴求。

    但如果丁躍想借此反悔,或者降低賠償標準,那絕對不行。

    吃進嘴里的肉,哪里還有吐出來的道理?

    “你們要的東西,我都可以給,但有一件東西,你們必須留下,這就是我云棲長廊的訴求。當然,我要的這件東西每個人都有,并不會太為難你們?!?br />
    說完,丁躍拂了拂寬松的長袍,淡然自若的給自己斟了半杯茶,飲了起來。

    聽到丁躍并沒有要在賠償上討價還價的意思,大三元宗的宗主當即爽快回話,“丁廊主要什么東西,但說無妨,我等必量周身之物力,結與廊主之歡心......”

    “命?!?br />
    放下手中的茶杯,丁躍笑盈盈的吐出一個字。

    擲地有聲。

    唰!

    聞聽此言的五宗來人,臉上的笑意頓時煙消云散,齊刷刷的站起身來,怒目圓瞪。

    “丁躍,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小師妹伏令,乃先師常自在親傳弟子,此番下山,代師門巡游,所到之處,你等不百里相迎盛情款待倒也罷了,竟惹她去行些什么打人砸店的粗魯之事,此罪其一?!?br />
    丁躍說著,站起身來目光直視眾人,一步步往臺階下走去。

    “云棲長廊之地,你等不入流的宗門拜山入廊,竟妄自御空而行,冒犯名門天威,罪其二;聚眾裹挾本廊主,罪其三......”

    “數罪并罰,當死?!?br />
    話音落下,整個云棲閣宗門大殿仿佛陷入死一般的寧靜。

    半晌。

    一向喜歡息事寧人的大小瓊門兩位門主趁著其余三宗還未爆發,站出來打起了圓場。

    “丁廊主,有話好好說,我們只是索要些身外之物,你倒好,上來就要命,這如何使得?”

    “對呀對呀,談判嘛,有談有判,大家都是有身份之人,打打殺殺要死要活的成何體統?!?br />
    “呸!”

    大三元宗的宗主登時怒罵道,“你們兩個白癡,還沒聽出來嗎,丁躍還以為云棲長廊是名門,在跟我們裝犢子呢!”

    “丁躍,你可要想清楚了,云棲長廊七千年傳承,斷在你手,你將來如果面見......”

    啪!

    大三元宗宗主的話到一半,就被一道突如其來的罡風抽在了臉上。

    由于力道實在太大,他的整個身體竟然被抽飛了起來,伴隨著兩顆脫落的大牙,朝著大殿之外狠狠砸去,最后落在了十多丈外的宗門廣場之上。

    “誰!”

    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殿內所有人都是面色驟變,驚恐的看著四周。

    最讓人感到絕望的是,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清是誰動的手。

    悄無聲息間就將凌空境強者玩弄于股掌之中,這至少是洞明境強者才可能擁有的實力。

    可此時此刻的云棲長廊,又怎會有洞明境強者?

    便是常自在那妖孽天賦的二徒弟,也斷不可能這么快就破境??!

    一念及此。

    五宗余下的十人立刻看向了大殿的另一頭。

    那里,正是無虛箭宗一行人落座處。

    二十年前就是凌空境九重的盧不中,此刻無疑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你們都看著我干嘛,我像已經突破到洞明境的樣子嗎?”

    盧不中此時的懵逼程度一點不比眾人少,因為即便是他,剛才也沒看清是誰動的手。

    恍恍惚惚,僅看到了一道殘影。

    于是乎。

    所有人的目光又集中在了第二嫌疑人丁躍身上。

    云棲長廊畢竟有七千年傳承,門內完全可能有那種專門隔空打臉的古怪寶物。

    原本以為要展開的熱血戰斗番,硬生生變成了懸疑推理番。

    啪、啪、啪....

    就在他們目光落在丁躍身上的一瞬間,罡風又至,伴隨著一連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殿內留下的十人,無一例外都被扇飛了出去。

    這一次,所有人都看清了。

    動手之人正是丁躍。

    “喔!”

    見此情形,無虛箭宗那十二名弟子忍不住驚呼出聲,其中半數更是產生了“修行有什么鳥用純挨打還不如回家種地”的抑郁傾向。

    傳聞不是說丁躍本人無法修行是一個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廢物嗎,怎么動起手來如此暴躁,這簡直不把開山立派的凌空境當人啊。

    太狠了!

    “丁廊主,我突然想起當年出門的時候,家里面的咸菜缸沒有落蓋,我怕回去晚了,腌的咸菜就壞了,所以就此告辭?!?br />
    看著宗門廣場上橫七豎八躺著哀嚎一片的十一位凌空境,盧不中臨場瞎想了一個聽起來就扯淡得沒邊的理由,果斷開溜。

    就憑丁躍方才的手段,絕對有洞明境的實力!

    他才多大?

    沒記錯的話是二十多?

    這哪里是不會修行,這分明就是曠古爍今的天縱奇才??!

    此時,宗門廣場上。

    十一位站起身來的凌空境強者站成一排,目光之中滿是堅定。

    “只要我們力往一處使,未必沒有機會?!?br />
    “盧不中那老賊已經找借口溜了,接下來只能靠我們自己了?!?br />
    “說得對,此番乃我們五大門派空前絕后之大危機,我們必須戮力同心!”

    “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折亦難,洞明境強者也是人,而且他看起來那么年輕......”

    “聽本宗的口號,數到三,就一起發力,不可早,不可遲,定要做到天衣無縫!”

    “好!”

    從殿內悠然走出的丁躍,看到廣場上恢復銳氣后氣勢如虹的十一位凌空境強者,知道對方這是要孤注一擲了。

    可這里畢竟是他的宗門領域范圍,任這些人如何掙扎,終究只是徒勞。

    “一!”

    “二!”

    “三!”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連丁躍都始料未及,他到底還是低估了對手的......求生欲。

    撲通!

    只聽到大三元宗宗主一聲令下,就見十一道身影沒有絲毫猶豫的雙腿一屈,整整齊齊的跪在地上,俯首高呼。

    “丁廊主饒命呀!”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