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的師妹又闖禍了 > 8、姍姍來遲
    “......最終,沈佳怡被另一個人追殺成功,柯井騰去參加了葬禮,故事到此結束?!?br />
    等待是一件枯燥且乏味的事。

    左右閑著也是閑著,在幾位妖族朋友的強烈請求下,丁躍便講了一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殺的女孩》的故事。

    “叮,你瞎幾把講了一個故事,積分+2?!?br />
    哈......

    “好可惜哦,真是一個傷感的結局呢?!币猹q未盡的朱小果,似乎還沉浸在故事中難以自拔。

    盡管是一只已經化形過半的妖,她依舊想不明白,最后追殺沈佳怡成功的人,為什么不是柯井騰。

    而剩下的四妖,心思顯然不如朱小果細膩與多愁善感,在它們看來,憑實力追殺的事兒,自然是能者居之。

    總不能因為你追殺得最久、最認真、最真心真意,人家就感動得自殺吧。

    當然。

    一千個觀眾眼里就有一千個橋本有艸.....

    求同存異嘛。

    “大家還有什么問題嗎?”丁躍問道。

    “我有!”

    眼力見十足的劍狼立刻舉起了狼爪,開始捧哏演出。

    “請問丁廊主,你和柯井騰誰更帥?”

    “你看看,你這問題問的......”丁躍故作矜持了那么一下下,便義正言辭的回道,“柯井騰確實很點小帥,但比起我肯定還是天上地下,云泥之別?!?br />
    “嗯,這很合理,我沒問題了?!?br />
    這一人一妖,一個敢問,一個敢答,一唱一和,滴水不漏,可以說是一點臉都不要。

    宗門廣場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就在這時。

    遠在百里之外的云起庭處,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穿透崇山峻嶺而來,渾而不散,讓人一聽就知道來人實力不俗。

    “無虛箭宗盧不中,請拜山門!”

    嘩!

    簡單的一句話落入場中后,五妖當即呆若木雞。

    這代表著丁躍設下的賭局,最終的獲勝者是,丁躍!

    “這......”

    狂暴熊貓耷拉下圓滾滾的腦袋,仿佛一個泄氣的熊貓公仔。

    “怎會如此?”

    “無虛箭宗那回不是吃飯都趕不上涮鍋水,這回卻竟來得如此之快,嗷嗚嗷嗚,真是氣死本狼君啦!”

    “確實,這誰能想得到呢,就算再給我一萬次機會,我定然也不會押無虛箭宗啊?!?br />
    “此等表里不一的宗門,真是坑我妖族不淺??!”

    其余四妖反應過來后,面色也都是從不可置信到滿臉遺憾的轉換。

    不過。

    愿賭服輸。

    五妖也并非輸不起之輩,抒發胸悶之后便開始恭喜起了大贏家。

    “丁廊主真是大智慧,恭喜恭喜!”

    “哪里哪里,運氣使然,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br />
    對丁躍來說,這不過是一場只需要算好日子,就根本不會輸的賭局,運氣什么的都是瞎扯淡。

    用來安慰安慰幾位妖族朋友,倒挺合適。

    “等我回去之后,第一時間就把玉竹送上來?!笨癖┬茇埉斚缺響B。

    雖然把攢了兩百多年的精品口糧“青斑玉竹”輸了個干干凈凈,一節不剩,但他并沒有多郁悶。

    妖族的壽命長得很,以后繼續攢就是了。

    如果將來再出現可以用青斑玉竹對賭化形丹的機會,它依然還是會毫不猶豫的賭上所有。

    搏一搏,熊貓變熊貓人呢!

    “我們也是?!?br />
    其余四妖齊聲回道。

    “只是圖個彩頭,你們什么時候送來都行?!倍≤S說著,看了一眼遠處的山間長廊,笑道,“今天和大家玩得很開心,接下來本廊與無虛箭宗有私事料理,就不留各位了?!?br />
    “這怎么行!”

    “丁廊主,你這是哪里話?”

    “無虛箭宗這次上門,肯定是和小魔王結了梁子,來得這么快,只怕梁子不小。這種時候,我們怎么能走呢!”

    “而且大家都聽到了,來叫山門的可是盧不中這老不休,我們必須得留下來幫場子!”

    “就是,干就完事!”

    盡管才輸了賭局,但一碼歸一碼,云棲長廊有難,義字為先的五妖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這要是放在老廊主還在的時候,別說盧不中,就算整個無虛箭宗,十個無虛箭宗,一百個無虛箭宗,也都不夠云棲長廊打的。

    但現在,云棲長廊需要幫助。

    “各位的好意我心領了,想我云棲長廊立派至今,七千年有余,還不至于被小小無虛箭宗欺負,你們放心離去便是?!?br />
    這時,山下的盧不中因為遲遲沒有得到回復,再次喊話。

    “無虛箭宗盧不中,請拜山門!”

    一般來說,有人請拜山門,讓或不讓,云棲長廊總要給個回復才是。

    可云起庭遠在百里之外,不在宗門領域無敵范圍之中,要想隔這么遠回話,至少需要凌空境。

    丁躍的實力并不允許。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請!”

    突然,一道似水如歌中帶著些許清冷的聲音,從云棲閣往東十余里外的一處云巔傳出,往云起庭游弋而去,這才化解了尷尬。

    “二師姐!”

    狂暴熊貓看著云巔方向激動的喊道。

    “好久沒有聽到二師姐的聲音啦!”劍狼不甘落后立刻喊出了來。

    “你們饞二師姐的聲音,你們下賤!”金角鹿直接開火。

    “我承認,我下賤,我誠實,我驕傲!”劍狼干脆破罐破摔。

    “你......”

    看著這三個妖族同胞在這里丟妖現眼,朱小果和紫瞳云翼虎只能無奈的搖著頭,然后在心里默念一百遍“舔狗不得好死”。

    “各位,那盧不中二十年前就是凌空境九重,恕我直言,如果真動起手來,你們留在這里也于事無補?!?br />
    丁躍說著,取出化形丹捏著粉末,干凈利落的沏成五杯茶。

    “如果你們信得過我,就喝了這杯茶,各回各家,此間之事,我一人料理足以?!?br />
    哪怕是這五分之一枚化形丹,也不是五妖打賭輸出去的寶物可以換得來的。

    它們本來是不想走的。

    但看到茶水那一刻,它們明白了心動的感覺。

    丁廊主做事,太敞亮了。

    紫瞳云翼虎上前一步,將桌上的一杯茶水一飲而盡,轉身便走。

    隨后余下幾妖也是如此,飲完茶便走,并沒有多說哪怕一個字。

    因為,一切皆在不言中。

    云棲閣內。

    又只剩下了丁躍一人。

    約莫兩個時辰以后,行過一百二十一里長廊的無虛箭宗門人,在一位鶴發童顏老者的帶領下,步入了云棲閣內的宗門廣場。

    “無虛箭宗盧不中,奉宗主之命,前來吊唁?!?br />
    循聲望去。

    盧不中身后的十多名弟子,有兩人舉著白布,其余人舉白色花環,表情莊重肅穆。

    只見白布上書:悼念云棲長廊常自在前輩,無虛箭宗全體門人拜挽。

    時經三年。

    無虛箭宗的吊唁隊伍姍姍來遲。

    而被哄下山的五妖,想必永遠也不會知道。

    那年那月那日的那場賭局。

    究竟輸在了什么地方。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