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魔王很強且過于勤奮 > 第六章:命運卡牌
    薩井日當然不可能真的吃下手柄,他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別介啊,咱這不是開玩笑的嘛,不過,老簡,你這手速,反應,意識,還有預判,都是頂級??!”

    薩井日倒也沒有說錯,不過所謂意識和預判,其實都是來自荊簡對自己的熟悉。

    “我服了,真的服!單走一個六!我這人就佩服高玩。以后我就是你的迷弟!”

    看到荊簡慢慢的將手柄拿開,薩井日才松了口氣。

    荊簡說道:

    “你能盜走這款游戲的源代碼,倒也不一般?!?br />
    薩井日假意謙虛道:

    “害,沒啥技術含量,這深娛公司,就跟沒有防御手段一樣?!?br />
    “什么意思?”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深娛就這一款游戲,到現在也有近三十年了,游戲公司火的時候,不用我說你也懂,幾乎是全民在玩,要說錢也賺了不老少。但這公司硬是各種投資都失敗了,無一例外,簡直就像王多魚開的公司,專門盯著破產,導致現在游戲也停運。我黑進去的時候,真就感覺這公司要完蛋了,說不定過幾天,就能看到深娛解體的消息?!?br />
    薩井日的預測并沒有錯,可這里頭的邏輯荊簡聽著有些怪。

    如果投資失敗,那么唯一賺錢的項目就更應該保留才對。

    即便是運營不下去,找個賣家才是正確的途徑。

    但深娛的做法是停運游戲。

    巧合么?

    深娛停運游戲,自己就從游戲里走了出來……

    “這家公司是一家怎么樣的公司?”

    “以前也有人深挖過,公司的一切好像還挺透明的,只有大老板,也就是背后的金主很神秘,一直以來都沒個準兒。后來很多更精致的游戲出現后,人們也就不關注了?!?br />
    “所以這位老板一直是一個迷?”

    “可以這么說?!?br />
    “關于深娛,你還知道些什么?”

    “多的也沒有了。你問這個干嘛?”

    “擴展一下知識面?!?br />
    這蹩腳的理由薩井日居然還信了,他打算拉著荊簡再玩玩別的游戲,有這么一個能夠打通世界未解難題的高手,不一起玩實在是浪費時間虛度光陰。

    不過這個宿舍的門開了。

    荊簡見到的是一個身高一米九,比他還高出半個鼻子的魁梧壯漢。要說那張臉吧,帶著些微的呆滯,如果不看這穿上負重衣后過于臃腫的身子,那還是勉強算俊秀。

    當然……代入感肯定是沒有荊簡這么強的。

    不過這身肌肉硬漢的形象,倒是頗得荊簡好感。

    壯漢手里抱著一條小狗,小狗的眼神可憐巴巴的,后腿上的狗毛有血跡凝固。壯漢看到自己的宿舍里多了一個人,原本就有點緊張,現在更慌了。

    “老薩……怎么辦?它是不是要死了?”

    “別急,慢慢說,這狗咋回事?”

    “撿到的?!?br />
    “我說你咋忽然回來了呢?!?br />
    薩井日指了指荊簡,說道:

    “咱們的新舍友,荊簡,老簡,這是另一個舍友,咳咳,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叫王玨?!?br />
    荊簡看著那條小狗,若有所思,識海里又閃過了某個畫面,但過于零碎。仿佛是最早某個世界里,自己也有過一條小狗。

    這甚至不能算是記憶,有可能只是某個聯想。

    荊簡又看著王玨。

    此前一路行來,他可以確信命運卡牌是一種很稀有的東西,盡管他不知道命運卡牌到底是什么。

    但現在,自己的兩個室友,都是持牌者。

    薩井日的宅樂,常世級命運。

    雖然看不懂,但荊簡對比下來,王玨的命運卡牌……似乎更為罕見。

    通過王玨的命運卡牌描述,荊簡好像有點明白了這玩意兒意味著什么。

    【好感度:5】

    【命運卡牌:百煉成神?!?br />
    【百煉成神:絕世級命運。宿主磨煉自己時產生的情緒波動和修行成果將會轉化為命運之力。宿主的所有資質將遠低于普通人,在生活中反應遲鈍,在修行中進度落后。但若宿主能夠堅持不懈的去錘煉自己,愿意付出成倍于常人的努力,使得命運之力累積到一定程度,便能獲得百倍于常人的收益?!?br />
    絕世級命運,怎么也比常世級命運聽著要更強大。

    荊簡記得薩井日說過,眼前的王玨,是一個過分努力,但卻沒有任何才華的家伙。

    現在看來,也許他不是沒有才華,而是他的才華……被這個霸道的命格給壓制住了。

    而薩井日呢,常世級命運,這個命格看起來溫和無害,但卻非常適合薩井日這樣的宅男。宅在家里打打游戲,玩玩手辦,玩玩自己,入侵某個站點,對他來說都是提升。

    荊簡隱約有種撿到寶的感覺。

    “老薩,你比我聰明,現在怎么辦??!”

    薩井日服了,這一米九的壯漢,抱著條小狗,急的跟個小姑娘似的。

    知道王玨腦子不太好,薩井日說道:

    “我特么是念力系的,你讓我隔空偷女生宿舍內褲還行,治療還是得去找治療系的人,別急,隔壁棟就有?!?br />
    “好,好的?!?br />
    王玨一聽有戲,又很開心的笑了起來,露出兩排大白牙。

    薩井日又說道:

    “老簡去不去?”

    荊簡搖了搖頭,說道:

    “我出去熟悉下環境,你們先忙?!?br />
    “成,今晚課后一起吃個飯啊?!?br />
    荊簡點點頭,這才想起來,自己下午還有課。

    薩井日和王玨很快便離開。

    只是去找人幫忙,按道理來說,王玨一人就行。

    荊簡略微琢磨了下,想到了老薩之前提起這位室友時的無奈語氣,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恐怕王玨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笨拙些。

    人們在網絡上總會愛心泛濫的去同情他人,但現實里如果真的有個弱智朋友,又有多少人不會避而遠之?

    大多夫妻都會因為另一半的殘患而選擇離開,何況朋友?

    這也是為何王玨一見到自己在這間宿舍,就會慌張的原因——

    這個魁梧的壯漢,內心或許很敏感,因為被太多人嫌棄,所以導致有些自卑。

    荊簡搖了搖頭,走出了宿舍,準備隨意逛逛。

    同時摸出了阿卡司留下的手機,撥通了阿卡司的號碼。

    “喲,這么快就想我了?”

    阿卡司的聲音帶著一絲懶散,如黃昏時的陽光。

    荊簡懶得跟阿卡司墨跡,直奔主題道:

    “命運卡牌是什么?”

    “果然,你也可以看到,這個解釋起來就很麻煩了”

    電話那頭的阿卡司皺著眉頭,沉默了幾秒后說道:

    “在我現有的,關于你的知識里,就有關于命運卡牌的描述,這是來自于九界之中最強大的神界的力量?!?br />
    “什么意思?”

    “我也只是推測,曾經神界的某個主宰命運的神靈到過人間,留下了命運卡牌。我們時常說一句話,性格決定命運。但這個世界的命格們,卻可以主動選擇各色性格的人類?!?br />
    阿卡司略微停頓,說道:

    “而在我現有的資料里,我只能看到命運,能夠改變命運的,卻只有你?!?br />
    荊簡琢磨著這話的意思。

    曾經很多人說他來自魔界。

    而自己曾經的確在某個比人間修行氛圍更濃厚的世界待過。

    如今阿卡司隱隱透露著,自己又和神界的人有關系。

    荊簡忽然覺得,沒準兒九界自己都去過?

    想不明白的問題,荊簡便不去想,他問道:

    “改變命運……怎么改變?”

    “如果說命格是卡牌,那么你便是那個能夠取走卡牌,賦予卡牌,和更換卡牌的人。但具體的操作,我不知道,你只能自己慢慢摸索。

    哦,對了,我回頭會給你發一份命運卡牌的手冊,是我這些年總結下來的,我所知曉的各種命格?!?br />
    這個手冊其實也沒什么必要,畢竟荊簡能夠看到卡牌的屬性,但還有很多他沒有見過的,提前了解也不錯。

    “所以有著什么樣的卡牌,就有著什么樣的命運?”

    “不能這么說喲?!?br />
    電話那邊,阿卡司瞇著的眼睛微微睜開,顯得頗為認真:

    “命格不等于性格,命格更像是一種被動屬性。比如有一種命運卡牌叫‘水性楊花’。常世級命格?!?br />
    “擁有該卡牌的宿主大多為女性,在與多個人同時談戀愛時產生的情緒,刺激也好,愧疚也罷,都能夠為其提供增益。但如果宿主本身不是一個水性楊花的人,是一個專情專一的人,那么卡牌就會處于一種擱淺狀態?!?br />
    “相反,如果宿主很多情,處處勾搭,處處留情,那么‘水性楊花’就能為宿主提供不小的修行增益。甚至有可能因為儲存了足夠的命運之力,進化為稀世級的卡牌——養魚人?!?br />
    聽到此處,荊簡有些明白了。

    就如阿卡司所言,命格不等于性格,如果命格與性格相違背,卡牌便不會發生任何作用。

    如果相契合,卡牌就會為宿主帶來一些增益。甚至可能達到進化。

    如此看來……薩井日和王玨,都是命格與性格相契合的。

    這還真是開局兩個神隊友?

    “常世級命運,稀世級命運又是怎么回事?”

    “命運卡牌的等級。這個倒是好解釋,比如‘水性楊花’,作為常世級卡牌,它無法改變宿主的命,只在宿主的性格與卡牌本身昭示的行為契合時,才會帶來增益?!?br />
    “但常世級的‘水性楊花’一旦進化成了稀世級的‘養魚人’,哪怕宿主本身不是一個海王,但‘養魚人’這張牌,也會為宿主帶來異于常人的桃花運。會有一堆舔狗排著隊想要進魚塘?!?br />
    荊簡點點頭,盡管阿卡司看不見。

    他又問道:

    “那么絕世級呢?”

    “你從哪里知道的絕世級?”

    阿卡司的語氣明顯變了。

    “看到了?!?br />
    “你確定?沒有看錯?絕世級的卡牌可是極為稀有的。這種級別的命格十分霸道,直接會改變宿主的生命狀態。甚至也有一些絕世命格會改變周圍人的命運?!?br />
    荊簡心說的確如此。

    如果沒有“百煉成神”在體內,也許王玨會是一個頭腦與資質都頗為不錯的孩子。

    這個命格能夠帶來巨大的增益,但要承受這種增益,也需要經歷常人難以想象磨煉。

    如果王玨是一個懶惰的人,或許……他將永遠會是一個傻子。

    但如果王玨能夠得到“百煉成神”的認可,其命格綻放之日,必然會有讓世界為之震動的璀璨。

    “的確是絕世級。絕世級有什么區別嗎?”

    “好吧,我只知道兩個絕世級,其中一個是九武尊,另外一個我只是猜測,我本人并沒有見到,也在百川大學,是個女人,不知道你和我說的是否同一個?!?br />
    “不是?!鼻G簡干脆利落。

    阿卡司眉頭一挑,繼續說道:

    “我之所以用‘水性楊花’來舉例,是因為我所知曉的絕世級命格,便是一個‘水性楊花’進化而來的。她先是進化到了養魚人,再從養魚人進化到‘情圣’?!?br />
    “絕世級命格‘情圣’,和稀世級相比,絕世級能夠改變宿主的生命狀態,這種狀態與身體各種屬性有關,也能改變周圍人對宿主的看法,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命格,‘情圣’的擁有者,除了桃花運旺盛,甚至會讓周圍的人不自覺的就喜歡她?!?br />
    阿卡司的例子,大概已經讓荊簡知曉了幾個命格的差別。

    常世級需要宿主與命格性格契合才能發揮作用。

    稀世級則能為宿主帶來相關的運氣。

    絕世級就十分霸道了,改變的是宿主的氣運,以及周圍人的氣運。

    “所以說,你看到的絕世級命格……是什么?”

    “百煉成神?!?br />
    荊簡便將自己看到的關于百煉成神的描述講述給了阿卡司。

    阿卡司聽完后,震驚了許久:

    “百川大學居然出現了兩個絕世級命格?”

    “還有一個是什么?”

    “我不確定,不過極有可能是某種兇命?!?br />
    “兇命?”

    “是的,百煉成神雖然霸道,壓制了宿主的資質,但對周圍人并無害處,而有些絕世級命運,會改變周圍人的狀態。百川大學的傳說之一,你也許很快就會遇見?!?br />
    阿卡司頓了頓,又說道:

    “最后,記得你的主線任務嗎?這些絕世級命格,可都是好苗子?!?br />
    荊簡自然記得那個收六名弟子來打敗自己的任務。

    他掛斷了電話,此刻正好路過某處與百川大學北校區的布景極為不搭的一處地方。

    映入視線里的,是一座只有四層的教學樓,還有幾顆老梧桐,烏鴉在梧桐樹上盯著破敗的教學樓,黑貓在灌木叢里鉆過。

    周圍貼著封條,寫著校園禁地,禁止入內。

    偶爾看到學生路過這里,也都是巴不得躲得遠遠的。

    整個百川大學的畫風,都變得靈異起來。

    荊簡思考著阿卡司說過的話。

    命運之力到底是什么?

    記憶里的自己并不具備這種力量,渡過了無數次雷劫后,便是與正邪兩道的廝殺。

    到底是誰給了自己這些力量?又是誰賦予了人間種種命格?

    在荊簡思考困惑的時候,他忽然看到那座封條內的破敗教學樓里,某扇窗戶打開了。

    一個一頭黑發,帶著黑色口罩,校服也是黑色制服的女人從窗戶里探出了頭,似乎是在給教學樓下那些黑貓撒上食物。

    荊簡看不見那少女的臉,卻看到了少女璀璨的雙目,以及她的命運卡牌。

    絕世級命運,災厄之子。

    (本章完)

    ~~~~~~~~~~~~~~~以下是目前為止可以公開的情報~~~~~~~~~

    災厄之子:絕世級命運,攻擊性極強的超級兇命。因為已經到了絕世級,能夠對宿主周圍的人造成極大的影響。

    靠著宿主給他人帶來災難時,內心的痛苦以及周圍人的恐懼而積攢命運之力。同時給宿主帶來極大的修行增益。

    如果宿主是一個喜歡看周圍人倒霉的應命者,那么宿主與災厄之子的組合,絕對會為這個世界帶來極大的恐懼。

    但如果宿主是一個逆命者,那么他/她一定是孤獨且善良的,因為他/她不會有任何朋友,這個世界也沒有任何人敢接近他/她。而他/她也不會讓自己接近任何人。

    進化形態:未知。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