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女頻頻道 > 冥王的毒醫嫡妻 > 083,喝交杯酒吧(三更)


    喬慕抿了抿唇,吸著鼻子饞得很慌,光聞著,似乎都能感受到梅花醉那微辣的清香,可想其入喉的感覺會有多好。

    眼前的人,越喝越起勁,敬了她三杯,還舉杯跟一眾下屬碰起了杯,就這么看著,眼前這盛大場面,跟她曾經在位時還真別無二致。

    喬慕都郁悶了,這人酒品不是很爛嗎?喝了那么多杯竟然沒醉?

    再看下首,輕言和輕風顯然也很意外。

    喬慕被酒香饞得連用膳都沒什么心情,滿心抑悶的盯著慕君年。足足一個時辰過去,晚宴結束人散去。

    喬慕憋不住了,怨念道:“慕君年…你騙我”

    某人唇角微勾,挑起一絲邪笑:“呵,騙你?你有什么值得本宮騙的?”

    喬慕暗惱,想想上次被這人搌著睡了一宿,還被坑了十兩銀子就氣得咬牙。

    “你分明會喝酒,卻故意在我面前裝醉,還說沒騙我?”她氣呼呼的:“慕君年,你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有什么企圖?”

    慕君年笑了,偏白的唇色唇角彎彎,配上這副面具,看著竟然還挺養眼。

    “企圖?呵…你自己倒是惦量惦量,本宮能圖你財還是能圖你色?”言語中毫不掩飾的玩味與諷刺,喬慕怒氣反而消了點。

    也是,自己一無財二無色的,他能圖個啥?她到現在還不明白,這人為何非要她來當這宮主夫人,打死她也不信他是因為喜歡,那到底會是因為什么呢?

    正疑惑之跡,只見他動手用自己的酒盞給她倒了一杯,親手遞到她唇邊。

    喬慕吸了下鼻子,饞蟲瞬間就上來了,也懶得客氣,接過便一飲而盡,可,這梅花醉的味道,根本不如她想得這般美味醉人。

    酒香還在,入唇卻淡如白水,這讓喬慕一度覺得自己的味覺是不是出問題了。

    再看眼前的人笑容滿面,喬慕后知后覺,將空空如也的酒杯執到桌上,質問:“慕君年,你把我的梅花醉怎么了?”

    “你的梅花醉?”他似隨口一質疑。

    喬慕瞬間閉了嘴。

    心底滿是濃濃的疑惑,奇怪極了,拿起酒壺上下打量,果然有蹊蹺,難怪酒水沒味,原來這根本就是實實在在的白水。

    鴛鴦壺,可盛兩種酒,只要按一下把柄處的開關,便可控制自如。

    這酒壺里,一半裝著梅花醉,一半裝著白水,梅花醉的味道非常濃厚,所以不管倒出來的是水還是酒,她都能聞到酒香。

    “慕君年,你行啊,這招耍得不錯,難怪你在位三年都沒穿過幫,這寶貝鴛鴦壺不是皇宮大內的專供么,你是怎么弄到的?”

    慕君年撐著腦袋,慵懶的臥在一側,輕哼:“出身一般般,眼界倒是還不錯,竟識得鴛鴦壺”

    “本宮突然有點好奇,你區區一十里鎮長之女,是什么時候見過這寶貝的?”

    喬慕眼皮一顫,瞥開頭不看他,含糊道:“在古籍上見過不行啊”

    不等他多問,她已經動手按下開關,香濃的酒液流入酒杯,喬慕瞇了瞇眼,管不了這么多先飲上幾杯再說。

    她都開始佩服從前的自己了,到底生著怎樣一雙神仙手啊,竟能釀得這般美味的酒水出來。

    邊喝邊搖頭:“慕君年,你可真是窩囊,連酒都不會喝…”

    “嘖…似這般人間美味,不償上一償我都覺得白走這人世一遭”

    幾杯酒下肚,她有點飄了,這種似處在迷霧中朦朧的醉感,在別人看來是難受的,她卻極為享受這種感覺。

    喝多,話多,腦子渾,喬慕轉頭,好似看到君落塵穿著紅衣妖嬈的臥在榻上。

    喬慕瞇著眼,水靈的眸底驚現一絲桃色,忽然咯咯的笑了起來。

    一手執杯,一手執壺,歪歪扭扭的湊過去:“君落塵,你不是最不屑于我嘛,今日還不是乖乖的為我身披紅衣”

    “嘖…我早就說過,總有一天會把你納入囊中的,果然…我這偉大的目標終究還是實現了”

    “哈哈…往后,你就是姐的男人,放心,我、會罩著你的”她說完,將酒杯遞到他面前。

    須臾又轉頭到桌上去尋另一個酒杯,耐何摸索了好一會都沒尋著。

    最后,干脆跌跌撞撞的起身,霸氣的勾起他手,硬逼著對方與她一道喝交杯酒,只不過,她手中的不是酒杯,而是酒壺。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耳邊,低啞的威脅聲襲來。

    喬慕微睜著醉眼,自動無視那張銀面,很自覺的代入君落塵那張帥臉。

    含含糊糊道:“知道啊,怎么會不知道…君落塵,你莫不是到了這個節骨眼還想反悔吧?”

    “哼…告訴你,進了姐的房,就沒有反悔的余地…趕緊的,給我把交杯酒…”‘喝了’二字沒出口。

    余下的話便已被一片清涼堵住,她腦子有點渾,放大式的桃花眼落入眼簾,滿滿的邪氣,讓她覺得有點陌生。

    也就是在這一刻,渾鄂的腦子突然略過幾分清楚,猛的一震。

    一把推開身前的人,滿臉錯愕:“慕、慕君年…怎么是你?”

    那人抿了下唇角,余味還在,但他內心是真的很悶,臉色也不怎么好看,唇角雖翹著,卻只有諷刺。

    “你說為什么會是我?嗯?本宮的夫人…”

    “你不會忘記你適才對本宮做過什么吧?”他音調異常低啞。

    “剛剛…”她呢喃著,好一會才道:“我剛剛不是正跟君落塵喝交杯酒么?”

    她暈乎乎的,自然看不到慕君年那黑沉沉的臉色。

    慕君年沉默了,不過就是心軟見她饞得慌,才退一步讓她發現酒與白水的秘密,這女人反倒登鼻子上眼了,醉后對那傻子的執念倒是越來越深。

    竟還幻想著二人拜堂成親…

    有點惱,伸手,拽住她手腕:“再給你一次機會,老實回答,剛剛在做什么?”

    喬慕深呼了好幾口氣,腦子沉甸甸的,身子骨也總是不受控制往一邊栽倒,剛才…發生了什么?她竟、有點想不起了。

    ‘咚’喬慕一頭栽倒在桌角。

    慕君年邪氣的眼角抽了幾下,低哼一聲:“無賴至極”



    ------題外話------

    ‘噗…’,某宮主要氣炸了。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