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毀滅游戲世界 > 第四十五章 恐懼蔓延
    龍城新區,十六天的時間里,龍城新區中的居民們已經在官方的幫助下有序撤離并且進行了安置。

    可惜并非是所有人都那么聽話,有些人不止不聽話還很喜歡作死。

    最早的幾天作死的無非都是那些短視頻的戶外主播。

    一座城區中的居民集體撤離這種事,別說是最近幾年了,縱觀人類的現代歷史都很少見。

    國內和國外的新聞不斷,還有粉雪事件和我哈士奇打人事件等等,這也給龍城新區帶來了巨大的流量,所以有不少戶外主播還有短視頻制作者扎堆的想在撤離后的龍城新區逛逛。

    起初官方還沒有采取什么強硬手段,但伴隨越來越多的外人涌入,官方開始抓起了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連續抓了一兩個人當了典型案例在新聞上一波。

    這種為了流量和熱度而作死的家伙終于少了許多。

    但總有那么一兩只漏網之魚。

    喬安娜和她的助手就是那一只漏網之魚,她并非是什么直播網站的主播,而是一位新聞記者,國外的新聞記者。

    最初她是為了報道龍城新區粉雪的事件才被派遣到龍城新區來的。

    可惜喬安娜連夜趕到了龍城新區什么新聞都沒拍到,她都打算將這次派遣當成是度假了。

    一直到…十六天前的那個晚上,她閑來無事在龍城新區的公園長椅上喝了一罐可樂,看見了一個足以震撼到她一生的玩意兒。

    龍!金色的龍!

    “老大,我們真的該走了,這城區的邊緣管制越來越嚴,我前天還在橋對面看見坦克了!”

    喬安娜的攝影師助手漢克手拿攝影機,面色不安的掃視著龍城新區空蕩蕩的街頭。

    “這有什么好怕的?槍戰這種景色你不是已經拍習慣了嗎?”喬安娜拿著望遠鏡遠遠的看著街道另一側的龍城公園。

    街道上的監控攝像頭實在是太多了,她和自己助手的活動范圍有限,好在喬安娜所住的酒店就在龍城公園對面。

    她用著一些特殊的手段躲過了第一階段的清場。

    “這不一樣,紐約布林克區的那些小混混的武器最多也就是手槍,但這里是坦克,還有一群全副武裝的軍人!”漢克越說越害怕“我們被抓住的話…就全完了!”

    “就因為這樣才證實了我的話是對的!你以為他們是為了什么聚集在這里?就因為一個火山活動的預警嗎?是因為在街對面那個公園的湖里面棲息著一條龍!或者類似的生物!”

    喬安娜用手抓住了漢克的衣領把自己戴著的墨鏡給推到了額頭上說。

    “我們就是吃這口飯的!漢克!用你的腦子想想,如果我們把那只金龍給拍下來,只需要一小段視頻記錄,幾張照片,你能想到能賣多少錢嗎?是你和我之前在紐約拍那些小混混兇殺案的百倍,千倍!我們還有可能為此在歷史上留名!”

    喬安娜并非是什么專業電視臺的記者,她是一位‘新聞獵人’,這個工作早年在鷹國并不少見,他們是一群食尸鬼,巡夜人等等多種稱呼。

    工作就是在兇殺案和各種災難發生的時候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遠比警·察還要快的趕到現場把死者還其他的記錄影像拍攝下來賣給電視臺。

    喬安娜在這一行已經干了很多年,清楚的明白那只從潛龍湖里冒出的金龍代表了什么。

    “我已經預付給你足足五倍的工資!你想走就先把錢還我!”喬安娜松開了漢克的衣領說。

    漢克本想拒絕把攝影機扔到喬安娜手上一走了之,但喬安娜給的錢實在是太多了。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站了起來,檢查了一下手中攝像機的狀態,剛檢查完他就聽見了什么東西被打碎的聲音。

    喬安娜和漢克同一時間回過頭去看向了小巷盡頭的黑暗處。

    從黑暗處走出了一位被漆黑長袍給遮擋住的人形身影。

    “快跑!”漢克還以為有人來抓他們了,職業的本能讓他轉身就想開溜。

    “停下那不是抓我們的人,好像是我們的同行?!?br />
    喬安娜出聲制止住了漢克,從黑暗走出的那個家伙身形瘦長,因為兜帽的原因喬安娜一時半會沒看清對方長什么樣。

    可裹得這么嚴實指不定是她的同行。

    “我們是這里的游客,只是臨時待在這里,請問你有什么事嗎?喂,漢克快幫我翻譯?!眴贪材扰牧艘幌聺h克的背。

    她之所以帶這位助手來的最大原因,是漢克他是一個紅國通,還是一位功夫片迷…之前在社交網站上看見了那只功夫哈士奇轉載的時候,還興奮的直呼這才是真功夫之類的蠢話。

    所以他中文也說得很好,漢克幫喬安娜翻譯了一下她說的話,對方還真回應了,可是對方說的語言并不是中文。

    而是一種極為晦澀難懂的語言,喬安娜聽得非常的不舒服,有種自己被沉入海底時的那種耳邊海水涌動的心悸感。

    “他說了什么?”喬安娜連忙問,畢竟紅國方言那么多,萬一對方說的是溫州話呢?

    “我…我不知道,他說的不是中文……”

    漢克的語氣逐漸變得有些走神,那個詭異的身影走向了漢克,喬安娜下意識以為漢克會后退,可是他整個人都像是僵住了一樣站在原地沒有絲毫動彈。

    “漢克你怎么了?!”

    喬安娜意識到了不對勁,但還是晚了一步,那個身影突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掐住了漢克的脖頸,將其狠狠的撞擊在了一側的墻壁上。

    “你這個混賬!漢克!你怎么了?回答我!”喬安娜從衣兜中拿出了一根自己在尋江城買的甩棍高聲的威脅著對方“放開他!不然我就要動手了!”

    但對方像是根本沒聽到喬安娜的威脅一樣,繼續緊掐著漢克的脖頸。

    喬安娜也沒有再客氣直接揮動手中的甩棍一棍敲在了它的手臂上,但沒用…這家伙像是沒有痛感一樣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漢克現在的狀態非常糟糕,已經開始口吐白沫身體抽搐不止了!

    情急之下喬安娜用甩棍敲向了家伙的前額。

    甩棍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對方的腦袋上,喬安娜也是一位用甩棍的好手了,她這一行不會用什么武器防身真的混不下去。

    但這一甩棍打中時的觸感和之前喬安娜打那些街頭小混混的觸感不同,更準確的來說和打中人類腦袋的觸感根本不一樣。

    甩棍像是撞在了一團柔軟的海綿上一樣,這種黏糊糊的觸感迅速的讓不安的情緒在喬安娜心中蔓延。

    甩棍命中,對方的兜帽也從它的頭上緩緩的滑落。

    當喬安娜看見那個生物真實樣貌的剎那,讓她有些窒息的恐懼涌上了她的心頭。

    抓住漢克的那個身影腦袋并不是人類的腦袋,而是章魚或者烏賊什么生物的腦袋。

    在它下巴處延伸的觸須躁動不止的律動著,當它將視線轉向了喬安娜,觸須也一同伸向了喬安娜的剎那…

    從這只生物嘴中傾吐而出的語言,再次讓喬安娜體會到了自己被什么東西拖入海底的感覺,那種溺水般的窒息感將她全身上下所有的感官都一同吞噬殆盡。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