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信息全知者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橫沖直撞
    三十分鐘后,英吉利海峽末端海域。

    惡龍獨木難支,他一個人駕駛著貨船,被完全攔住去路。

    攔在他面前的,是一艘排水量三千五百噸的護衛艦,周圍還有各種導彈艇、魚雷艇以及炮艇,共計九條船。

    這只是英國皇家海軍的冰山一角,但此番已算是大動干戈。

    畢竟不是真的要封鎖英吉利海峽,而只是圍堵一條貨船而已。

    這條航道太重要,若真封鎖它,哪怕幾個小時都是天大的經濟損失。

    即便只是護衛艦,惡龍這貨船也不敢與之相撞。

    他按照黃極之前跟他說好的,盡力地在海上拖延時間,不斷躲避光明會的包圍和碰撞。

    但太難了,前有虎狼后有追兵。

    光明會這群人,才不在乎自己的船或者英海軍的船被撞沉呢,大不了一換一,找到機會就往上撞,惡龍只得操控著貨船竭力躲閃著。

    “惡龍!你跑不掉的!你再不停船,我就開炮了?!蓖旭R斯在無線電里說道。

    “你開炮??!”惡龍囂張道。

    托馬斯臉色一黑,現在這個位置,海上的民船幾乎看不到了,海面極為寬闊空蕩。

    直接一發導彈或魚雷,把貨船炸了,其實也可以。

    他猶豫片刻,下令道:“發射魚雷!把貨船炸了!切記,不要對準惡龍,轟爆貨船的螺旋槳就好了?!?br />
    “不殺惡龍嗎?”手下問道。

    托馬斯搖頭道:“等薩雅到,他來之前,惡龍不能死……”

    他很清楚,薩雅想親自殺死惡龍,如果薩雅一來,看到的是惡龍的尸體,鬼知道這個變態會不會發瘋。

    “嘭!”

    一發魚雷,激射而出,貨船的尾部發生爆炸,渦輪螺旋槳直接被炸成了碎塊。

    “哈哈哈哈!為什么不沖著我炸?薩雅那個笨蛋還沒有到嗎?”惡龍眼見船開不了了,干脆也不操控了。

    他屹立在船頭甲板上,迎風大笑。

    “嘭嘭!”又是兩發魚雷。

    貨船直接開始下沉了。

    托馬斯淡漠地看著負隅頑抗的惡龍,看了看時間,距離薩雅趕到,還有十分鐘。

    沒了船,彌賽亞其他人死定了,而惡龍光靠游泳是跑不掉的。

    托馬斯自信地給薩雅回了一則簡訊:惡龍已被困死。

    很快薩雅給出回復:“干得好,托馬斯?!?br />
    托馬斯微微一笑。

    指揮十幾條船,將惡龍團團包圍,其插翅難飛。

    對此,惡龍絲毫不慌,屹立船頭還大聲嘲諷道:“一群懦夫,誰敢殺我!”

    “誰敢殺我!”

    “噗!”

    突然!一發不知道從哪打來的狙擊槍子彈,正命中惡龍胸口!

    惡龍胸口飆血!應聲倒下!

    “什么!”

    托馬斯大驚道:“誰開的槍!”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誰開的槍。

    然而就在這時,一艘法國巡邏艦光榮號,以全速趕到現場。

    突然從后方直沖沖地朝包圍圈撞來!

    “減速!減速!皮埃爾!你干什么,回答我!”

    跟在光榮號屁股后面的海事船上,光頭壯漢已經喊了一路了。

    從五分鐘前開始,他就想跟皮埃爾聊些細節,但是對方就好像收了錢便拉黑他似的,一路上完全不理會他!

    無線電都快刷爆了,整艘光榮號,都沒有任何答復,除了全速前進,沒有任何動靜傳來。

    就好像上面的人都死光了一樣!

    “收到請回復!收到請回復!”

    “發克!人呢!減速??!”

    光頭壯漢頭皮發麻,恨不得有頭發可以抓。

    “托馬斯!快躲開!”

    托馬斯已經發現了,這可是一艘全速沖來的巡邏艦,排水量一千五百噸。

    他連忙指揮兩條海事船讓開一條路,同時怒吼道:“法國人怎么回事!會不會開船!”

    “嘭!”

    光榮號與光明會的船擦肩而過,狠狠地撞上了惡龍所在的貨船!

    貨船一側鋼板嚴重扭曲破損,直接朝一旁側翻,迅速沉沒。

    不僅如此,中了一發狙擊槍的惡龍,也從船首上滑了下來,直接滾落到海水里。

    托馬斯一臉懵逼地看著這艘法國軍艦,囂張地從他眼前經過,碾著惡龍落水的地方,乘風破浪地繼續前進,撞向英國海軍的護衛艦。

    護衛艦上的人哪敢跟這瘋子一樣的巡邏艦撞,雖然大概率它沒事,反而巡邏艦會沉。但這是法國軍艦,是盟友,想想還是避開了。

    “光榮號!光榮號!你們要干什么!瘋了嗎!”英國護衛艦長也憤怒道。

    但是無線電里靜默無聲,這艘法國軍艦,保持沉默,再看空無一人的甲板,好像一艘幽靈船似的。

    就這樣,靜默著,全速前進著……越過護衛艦,囂張離去。

    “這算哪一出?”托馬斯給法國軍艦這莫名其妙的行為搞懵了。

    他連忙詢問追趕上來的光頭壯漢:“怎么回事?你把法國人惹毛了?”

    光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啊,光榮號本來返航,我說通了艦長配合我們行動,一切都很順利,并且告訴他到時候一起撞沉貨船?!?br />
    “結果一路上,光榮號突然不理人了,我說什么都沒有回復?!?br />
    “我還奇怪呢,結果到了地方,竟然還不減速!”

    托馬斯眉頭緊蹙,惡龍遭遇黑槍,法軍突然發瘋,結果倒是沒錯,彌賽亞的貨船被撞沉了。

    但這多此一舉,本來就要沉了。

    他總感覺哪里不對勁,這各種事情突然擠一堆,讓他一時間思維卡殼了。

    這時候,后方法軍的炮艇,外加救援部隊終于趕到。

    老遠瞧見這支法國小股海軍,托馬斯立刻用無線電問道:“停!先給我停!最后警告一次!這里是英國皇家海軍,馬上減速!請立即回復!”

    后方的法軍船隊立刻減速,回復道:“不要緊張!我們是友軍!”

    托馬斯見這支小船隊減速回復了,點點頭說道:“你們的巡邏艦什么情況!你們那個皮埃爾艦長,是不是有毛??!”

    “???我就是皮埃爾……”坐著救援船匆匆趕來的皮埃爾艦長楞道。

    “你就是皮埃爾!你終于說話了!你……嗯?你不在光榮號上?”托馬斯驚了。

    他發現回答他的皮埃爾,是在后面的救援船上。

    這怎么可能?他不是光榮號的艦長嘛!

    光頭壯漢也懵了,他摸了摸腦袋,不知道這個皮埃爾,怎么神出鬼沒的?

    “你換船干什么?不對,你什么時候換的船?我怎么不知道?”

    光頭壯漢的船,是一直和光榮號在一起的,雖然有一側看不到,但上面的人想換船他不可能沒發現。

    他心想:光榮號全速前進下,難不成全體成員偷偷從另一側跳船?有病??!不可能的!

    “我們棄船了??!光榮號無人駕駛!”皮埃爾老實說道。

    一聽這話,光頭壯漢直接炸毛了。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光頭壯漢氣瘋了,拿了五十萬,說好來幫忙,不指望建功立業,也別搗亂啊。

    硬是所有人半路跳船,讓光榮號無人駕駛,全速沖來,什么意思?搞藝術呢?

    皮埃爾連忙說道:“光榮號引擎故障,突發大火,為了船員安全,我們棄船觀察,結果光榮號的引擎又好了,維持原有航線全速前進?!?br />
    “我們在海上等到了救援船,都沒回去,一路緊追猛趕……”

    “啪!”托馬斯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

    他聽到皮埃爾的解釋,都不知道說什么好,尋思自己就不該多此一舉,叫他們幫忙。

    “怎么可能有這么扯淡的事情!我不信!他在撒謊!”光頭壯漢連忙跟托馬斯說道:“什么大火,我沒看到!托馬斯!這里有鬼!”

    “我之前明明說服他了!他錢都收了,尼瑪跳船?除非刻意躲著我,偷偷從另一側跳船,否則我不可能不知道!”

    光頭壯漢很激動地對托馬斯說著,實在是聽了皮埃爾的說辭,感覺太扯淡了。

    發克!五十萬都給了,來這一出?

    “別吵!”托馬斯沒有理會手下,他捂著頭,眼睛死死盯著海面。

    一連串出乎意料的事情,弄得他心神大亂。

    但是,他依舊很快從現場一團亂麻的情況中跳出來,清醒地知道……當務之急不是管法軍的問題,而是惡龍。

    “惡龍呢……惡龍呢?”

    “不對勁!不對勁!”

    托馬斯他看向海面,只見貨船已經大部分沉沒了,惡龍掉到海里,遲遲沒有露面。

    他連忙派人下水去找,卻一無所獲。

    “不會吧?他抓著法軍的巡邏艦跑了?中了一發狙擊槍,他明明都昏倒了,還能潛水,抓在船底逃跑?”

    “就算他做得到,其他人呢?一船那么多彌賽亞成員呢?沒道理??!”

    “檢查沉船尸體數量!”

    托馬斯冷汗都出來了,他心臟怦怦直跳,想象到一種絕不可能的情況:人全跑了?

    “托馬斯!沉船里沒有尸體!”手下很快匯報。

    “嘶!”托馬斯倒吸一口涼氣。

    他猛拍欄桿,顫聲道:“快追!快追!那不是空船!”

    托馬斯心跳都差點嚇停了,一群大活人呢!沒了?

    在薩雅的隊伍里,如果不算薩雅,米歇爾是當之無愧的指揮者,但是米歇爾死了!

    順位則是拉菲,可是拉菲殘疾了!

    所以才輪到他這個資歷比較低的后起之秀,在薩雅本人不在的情況下,接管了隊伍,奉命留下彌賽亞。

    他已經信心滿滿地給薩雅做了保證,薩雅馬上就趕到。

    可如今現場,除了一艘沉船,什么也沒留下……

    托馬斯臉色慘白,瘋狂拍打欄桿,都快把欄桿錘斷了。

    “加速!加速!追擊光榮號!敵人就在光榮號!”

    托馬斯的船隊聯合英法的船隊,急速追擊‘無人駕駛的光榮號’。

    但是光榮號可是一路全速沖過去的,他們已經被甩開很遠了,船隊再啟動速度去追擊,為時已晚。

    “會沉的!光榮號那么快地撞擊貨船,它的船體我明顯看到有個豁口,船頭完全扭曲,船身中央還有一條巨大的裂縫,開不了多遠的!”

    托馬斯不停地思索著,安慰自己,情況還不是很糟糕。

    在他看來,惡龍、索菲亞等彌賽亞的人,都是被無人駕駛的光榮號給撞沉后,在海里趁機抓住光榮號船身的裂縫,逃出了包圍圈。

    這堅持不了多久的,頂多惡龍能爬上船,而其他人不是被水流沖走,就是被嗆死。

    至于惡龍,他上了船也沒關系,光榮號受了這么大的損傷,他一個人根本救不回來。

    必沉!

    托馬斯嘀咕著,卻突然見到,光榮號在越過英吉利海峽進入大西洋后,突然向西南轉向了。

    “誒?”

    托馬斯僵住,無人操縱的船還能轉向的?

    光頭壯漢怒道:“這能是幽靈船?”

    托馬斯慘笑一聲,說道:“我不信……除了惡龍有可能在高速移動中從海底抓住船只爬上去?!?br />
    “其他的人不可能做到……該死,我現在想通了,船上有人!光榮號就是來接他的!撞過來的時候就有人!”

    “這絕不可能是空船……”

    托馬斯雖然還不知道,彌賽亞的人是怎么做到,莫名其妙換了船的。

    但他心里已經確定,當光榮號撞過來時,彌賽亞除了惡龍以外的人,都在船上。

    “皮埃爾艦長,你需要給我一個解釋,你口中的無人操作,自動航行的船,是怎么轉向的?!蓖旭R斯冷漠地質問。

    “??!我懂了!”法國海軍那邊,有海軍回復道。

    “是洋流!光榮號在大西洋被洋流改變了航向,它朝西南方向去了!”

    “啪!”托馬斯一巴掌拍在額頭上。

    對此,他沒有反駁,他長嘆一聲,眼睛死死盯著遠方,幾乎快看不到的光榮號,下定決心道:“發射導彈,給我把它炸成碎片!”

    “托馬斯,我們無法定位光榮號!”手下說道。

    “什么?”托馬斯大驚。

    “我們的雷達受到了干擾,檢測到這個方向一千三百多個目標回波……我們沒法甄別到底哪一個才是光榮號……”手下說道。

    “完了……他們從一開始,就準備充足!”托馬斯無比絕望。

    他們悶不做聲,窮追不舍。

    可等他的船速提到最大時,視野中已經看不到光榮號了,雙方距離被拉出了目測范圍。

    托馬斯咬著牙,堅持派出身邊所有的船只,沿著不同方向航行了數十分鐘,可惜一無所獲,這意味著他們的追擊方向都錯了。

    “怎么會這樣……”

    任務失敗了,彌賽亞一伙兒,竟然跑掉了……

    托馬斯無奈返航,薩雅已經到了英國那艘護衛艦上,正在那里等他。

    “托馬斯,聽說你任務失敗了?!崩埔苍诩装迳?,坐在輪椅意味深長道。

    托馬斯低著頭沒有說話,朝著薩雅走去。

    拉菲跟在后面說道:“早就說果斷一點,直接開炮。你非要顧忌影響。不愿承擔更多的代價,結果就是失去更多?!?br />
    托馬斯瞪了他一眼,感覺他一直在這馬后炮是真的惡心。

    “你失敗了,托馬斯?!彼_雅的眼神通紅,氣勢十分恐怖地盯著托馬斯。

    托馬斯連忙看向薩雅,打了個激靈說道:“我到現在也沒想通,彌賽亞的人是怎么從我眼皮子地下跑掉了,除非……法國海軍在幫助彌賽亞!”

    “你給我保證了的!”薩雅眼中殺意毫不掩蓋。

    拉菲說道:“我知道,漢克在訛詐我們,而且根本沒打算出力。但是他幫彌賽亞,是不可能的……他沒有這個膽量?!?br />
    “即便沒有法國海軍協助,你掌握的武裝力量,也足以把他們留下了,而你卻失敗了?!?br />
    “而你卻告訴薩雅,你都不知道敵人是怎么做到的?”

    薩雅一把將托馬斯舉起來,嚇得托馬斯說話都結巴了。

    托馬斯急道:“肯肯肯……定有內鬼!薩雅!相信我,法國海軍有問題!他們一直在拖后腿,敵人就是坐了他們的船跑掉的!”

    “是嗎?可是我們原計劃是沒打算讓法國海軍幫忙的,為什么你要拉上他們呢?”拉菲在一旁貌似不懂地問道。

    “我特么……”托馬斯無話可說,他哪知道會有這么離譜的事。

    托馬斯感覺到拉菲一直在旁邊陰陽怪氣,這是要他死的節奏啊。

    拉菲殘疾了,而自己后來居上,壓了他一頭,這是在趁機落井下石啊。

    “少來了,拉菲,為什么會有狙擊手對惡龍開槍?我可從來沒有下這個命令,據我所知,拉菲,你和我帶的狙擊手關系都很好,你一直在破壞我的計劃吧!”托馬斯連忙反擊道。

    他是故意這么說的,按照當時那種情況,肯定是彌賽亞的人在假裝狙擊惡龍,估計就是那個阿蘭,以他的技術,想不命中要害是做得到的。

    但他現在需要拉菲閉嘴,正好可以利用當時惡龍被狙擊的事,指責拉菲利用關系,無視他的命令,破壞計劃。

    他本以為這樣說了之后,薩雅會勃然大怒,轉移矛盾。繼而輪到拉菲開始極力辯解。

    托馬斯的算盤打得很好,卻不料,拉菲一臉淡定,沒有辯解。

    “指揮權在你手上,我只是個殘疾人,在留在岸上后,選擇坐飛機先與薩雅匯合……直到現在!這就是我所做的全部?!?br />
    拉菲淡淡地說著,他背對著薩雅,譏諷地看著托馬斯。

    做了個口型道:你死定了……

    托馬斯臉色慘白,驚愕地看著拉菲。

    果不其然,薩雅聽了托馬斯的話,無比暴怒,一把將托馬斯砸在地上。

    “轟!”

    “不要再找借口了!”薩雅吼道。

    “噗哇!”托馬斯五臟六腑都仿佛擠到一塊了,嘔血道:“不是我的錯!有人搞我!一定是哪里搞錯了!薩雅,你冷靜一點!”

    “嘭!”薩雅踩爆了托馬斯的腦袋。

    “聒噪!”

    鮮血濺到拉菲的腳上,拉菲坐在輪椅上動都沒動,便算死了托馬斯。

    他太了解隊友了,無論是薩雅還是托馬斯,他都很了解。

    拉菲的確期盼著托馬斯任務失敗,甚至希望他死,以讓自己重新掌握指揮權。

    但是他真的也什么都沒做,甚至故意幾乎全程和薩雅在一起,以證明自己沒有拖他后腿。

    沒想到,托馬斯真的失敗了,于是拉菲果斷陰陽怪氣。

    他知道,這對薩雅而言是無所謂的,因為薩雅聽不懂……

    薩雅只憎恨兩件事,背叛和找借口!

    答應的事,沒有做到,薩雅不一定會暴怒地殺掉托馬斯,只要承認錯誤,下次再拼命彌補就好了。

    但是,如果一直在找借口,就死定了。

    拉菲故意陰陽怪氣,其實是害不死托馬斯的,但是托馬斯自己,被薩雅那總是‘殺牛皮吹破的隊友’的行為,給搞得很慌,并不知道薩雅殺隊友的真正原因。

    以為拉菲在旁邊拱火,自己很危險,所以反擊把責任推到拉菲身上,惡龍被狙擊的事正好當個借口。

    殊不知,拉菲等的就是這個。

    ‘我太了解你了,托馬斯,我也比你更了解薩雅。我跟了他七年,你算什么東西?’拉菲癱坐在輪椅上,心中暗道。

    ……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2019上证指数年线 期货配资是正规的吗 青海11选5 福建快三跨度图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最好玩的赛车游戏排名 福建快3历史开奖号码 山西11选五所有走势图 极速赛车预测APP 山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