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最狂修仙贅婿 > 第一千零六十章 消耗
    不過周秀年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修士,知道這些人活的比他們普通人的壽命都要長,所以他找到了身為筑基中期境界的孫先命修士。

    讓他出手救他父親。

    孫先命雖然是修士,不過對周秀年父親的病癥也束手無策,但是身為魔修的他,卻想到了一個魔修當中,采陰補陽的辦法,或許能延長周秀年父親的命。

    得知孫先命有辦法救活自己父親之后,周秀年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去。

    即便,他知道救他父親的命,要搭上九個年輕女子的命,他也沒有絲毫的猶豫。

    前面八個女人很好找,以周秀年身為周家代理家主的身份,在不到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年,便找到了八個符合孫先命條件的人。

    只有最后一個,這第九個不好找。

    但是,周秀年并沒有放棄,并且擴大了尋找的范圍,最后把目標鎖定了萊詩雅集團總裁林沐晴身上。

    即便他知道林沐晴身份不凡,惹到她的話,或許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但是他依舊沒有放棄,以合作為借口,把林沐晴騙來了自己家。

    事情已經到了最后一步,這個時候周秀年怎么可能會放棄,他命手下,準備抓住林沐晴,塞進裝他父親的棺材。

    然而,就在他的兩個手下,準備對林沐晴用強的時候,林沐晴瘋狂的掙扎。

    隨著林沐晴脖子上的玉佛上,閃出一道白光,這兩個人便被這道白光給彈飛了出去。

    “嘭!”

    “嘭!”

    這兩個手下飛出去,撞到了地板上,這才重重的落在地上。

    并且這兩個人還被撞的不輕,嘴里面的鮮血,就像是水龍頭一樣,不停的流了出來。

    這一幕讓一旁的周秀年和孫先命兩個人都十分的意外。

    同時把林沐晴也給嚇到了,她剛剛看的很清楚,是薛槐送給她的玉佛上,閃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將這兩個人給撞飛了出去。

    之前她便聽薛槐說了,這塊玉佛開過光,可以保護她,當時她只是當薛槐隨口說說而已,卻沒想到這塊玉佛真的救了她。

    旋即,她毫不猶豫的雙手抓住這塊玉佛,對準了周秀年和孫先命兩個人,臉上的表情無比的緊張。

    “孫前輩,這是個什么情況?”

    周秀年可沒見過這個情況,他下意思的問道。

    孫先命是修士,他一眼就看出林沐晴身上的玉佛是一個類似于保命符的法寶。

    “別緊張,她身上有一個保命符一眼的法寶,不過在我面前,形同虛設,只要破了她身上這件法寶,她便是一只任由我們宰割的羔羊了!”

    孫先命一字一頓的說道。

    一旁的林沐晴聽見這句話后,心里面變的更加緊張起來。

    第一眼看見孫先命的時候,她心里面便知道這個老頭子不是好人,只是她沒想到,這個老頭子很明顯不是普通人。

    與此同時,孫先命已經走到了林沐晴身邊,猛的身手朝林沐晴手上的玉佛抓了過去。

    “嘭!”

    就在孫先命的右手眼看著就要碰到林沐晴的時候,她手上的玉佛再一次閃出了一道光芒,將孫先命給彈了出去。

    “砰!”

    眼睜睜的看著身為修士的孫先命都給彈飛了出去,周秀年看見這一幕后,整個人都傻眼了。

    林沐晴看著孫先命被自己手上的玉佛給擊飛了出去,她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氣,原本她以為自己這一次兇多吉少了,卻沒想到,就連孫先命也奈何不了薛槐送給自己的玉佛。

    “噗嗤!”

    孫先命倒地之后,也忍不住噴出了一口老血。

    薛槐制作的這一幕保命符,相當于以為元嬰初期境界強者制作出來的保命符,可不是區區一個筑基中期境界的低級修士能破得了的。

    孫先命現在還活著,那是因為薛槐制作的是一枚保命符,如果再在里面加上攻擊符箓的話,他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孫前輩,你沒事吧?”

    周秀年看著身受重傷的孫先命忍不住的問道。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就差臨門一腳了,卻沒想到林沐晴身上居然會有修士贈予的法寶,連孫先命拿她都沒有辦法,這讓他開始頭痛起來。

    孫先命一臉憤怒的看著林沐晴,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她現在已經被孫先命活剝了。

    “你手上的玉佛是從哪里來的?”

    孫先命好奇的問道,在孫先命看來,這塊玉佛至少是以為結丹境界強者煉制而成的,如果林沐晴身后站著一位結丹境界強者的話,他就需要重新考慮考慮了。

    以他現在的境界,如果得罪以為結丹境界強者的話,無異于找死。

    林沐晴遲疑了一下后,如實回答道:“他是我的一位朋友送給我的,我的朋友告訴過我,它能保護我的安全,你們千萬不要亂來,我朋友很厲害的,要是你們敢動我的話,我的朋友一定會殺了你們!”

    現在她手中的這塊玉佛,還有薛槐成為她手中最后的一顆救命稻草了。

    尤其是手中的這一塊玉佛了,遠水救不了近火。

    就算薛槐現在知道她遇到了危險,也無法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她面前救她。

    孫先命現在對林沐晴的話深信不疑,他現在到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把林沐晴放了,他不敢肯定林沐晴就真的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她朋友,要是被她的這個修士朋友知道的話,他們必死無疑。

    如果把林沐晴留在這里的話,就更加是個麻煩了,除非殺了她,完全的毀尸滅跡,不過現在他們最大的問題是,林沐晴手上有這塊保命玉佛,他們根本就無法傷到林沐晴。

    周秀年看了看時間,他連忙對孫先命說道:“前輩,您說的時間快到了,要是再不快點動手的話,就錯過了最佳時間了!”

    孫先命心里面比周秀年更加清楚,不過剛剛他被震傷的不輕,讓他更加不敢輕視林沐晴手中的這塊保命玉佛。

    突兀的,孫先命眼珠子一轉,他對周秀年說道:“把你的手下全部都叫上來,讓他們去抓這個女人,把她強行裝進棺材!”

    周秀年聽見孫先命的話后,便命人下去,把自己的手下全部都叫了上來。

    林沐晴看見這么多人上來之后,心里面不由自主變的無比緊張,雖然這些人還沒動手,不過很明顯這些人對她動手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雖然她知道自己手中的保命玉佛能保護自己,不過這個玉佛能用多少次,她心里面也沒底。

    作為修士,孫先命很清楚,保命符這類法寶,并不是無限次使用的,只要將保命符內的靈氣全部都耗盡,到時候林沐晴便會成為一只待宰的羔羊。

    在周秀年的命令之下,這些手下一個個前赴后繼的朝林沐晴沖了過去。

    在這些手下一個個都還沒有靠近林沐晴,便被撞飛出去后,這些人一個個都懵逼,還以為自己碰鬼了,根本就不敢相信這一切。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這些人即便是受傷了,依舊前赴后繼的朝林沐晴沖過去。

    “嘭!”

    “嘭!”

    ……

    林沐晴看著這些人,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朝自己沖過來,即便她知道,手中的玉佛能保護自己,但是看著這些人一個個像不要命一樣的朝在沖過來,她已經被嚇哭了。

    “前輩,什么時候才可以動手?”

    周秀年再一次問道。

    孫先命回答道:“再等等,她身上的保命符的靈氣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很快我們就能動手了?!?br />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