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牧神記 > 第三百零五章 神蛇
    班公措等人終于來到這艘寶船前,這一路走來又有二三十人喪命,死在冥谷生靈稀奇古怪的攻擊下。

    “王子殿下,這兩個老和尚的修為不弱,幾乎直達如來境界!”

    貢木巫王看到兩旁峭壁上坐著的那兩個老和尚,眼睛一亮,道:“他們的肉身倒可以煉成不錯的寶物!我去取來!”

    班公措不置可否,貢木巫王立刻帶人飛上峭壁上的龕中,將兩個老和尚的肉身收走。

    這兩位老和尚盡管死了,但還是周身散發出佛光,佛音震蕩,對抗從幽都涌來的魔氣。此刻兩位老和尚的肉身被他收走,頓時蜂巢封印后方的魔氣劇烈動蕩,將封印沖擊得晃動不已!

    從蜂巢封印裂縫中沖出來的魔氣也陡然暴漲,一瞬間的沖擊讓封印裂痕又多出了許多道,有些已有的裂痕頓時變大了許多。

    封印背面隱約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接著魔氣突然收攏回到封印背面,那種可怕的沖擊也突然安靜下來。

    安靜得出奇。

    “終于到這里了,一艘能夠承載我成神希望的船!”班公措看向那艘天外飛船,那萬古無波的心神也有些激動,腳下步步生蓮,向寶船走去。

    眾人來到船上,四下搜索,突然有一個大巫發現了那個打開的門,連忙稟告。

    班公措帶著眾人走入房中,幾個將士在前方探路,推門進去,突然身后的門閉合,那幾個將士再次開門看去,卻找不到班公措等人。

    班公措身邊眾人四下探尋,漸漸的人越來越少,即便班公措不在乎這些人的性命,此刻也不禁有些慌亂。

    “不要四處亂走!”

    班公措面色凝重,仔細查看這些房門,冷笑道:“合轍之法,空間合轍,層層相扣,我曾經在小玉京中見過這種法術的記載,是開皇時期的法術!”

    貢木巫王沒有走丟,聞言喜道:“殿下一定知道破解辦法!”

    班公措搖頭:“小玉京中沒有記載破解的辦法。不過合轍之法是一種空間術算法門,我在術算之道上的造詣很高,可以說即便是道門中的道主,也未必有我強。算出破解之法對我來說并不困難!咱們走,我倒要看看神的合轍之法是否能夠擋得住我!”

    寶船的書房中,秦牧合上族譜;“開皇血脈的最后一代叫做秦鳳青,這艘船的主人,莫非就是這個秦鳳青?開皇一脈的秦家從秦業到秦鳳青,源遠流長,綿綿不絕,這個家族倒是世家。這艘船的主人秦鳳青姓秦,與我是否有血脈上的聯系?”

    他正要把族譜放回書架上,鬼使神差之下又停了下來,將這本厚厚的族譜塞入自己的饕餮袋中。

    他剛剛放好族譜,卻見那個畫中老人不知從哪里鉆出來,跑到了書桌上,在桌面的紙上出現。

    秦牧正要去捕捉這個古怪的畫中人,突然眼前人影晃動,一個年輕男子從書桌前突兀的出現,向他走來,秦牧躲避不及,卻見這個年輕男子徑自從他身體中穿過去,卻是一個虛影。

    這男子有一種不凡的氣度,模樣給秦牧一種熟悉的親切感,就這么從秦牧身體中穿過出現在他的背后。

    秦牧心中一驚,急忙轉身,只見這白衣年輕男子步履從容,做出開門的姿態,然后消失。

    他連忙上前,果然看到一扇門戶。

    秦牧開門進去,又看到了那個白衣男子,這是樓船中的一個大廳,突然間,空空蕩蕩的大廳里人來人往,許多人不知從哪里走了出來。

    秦牧措手不及,許多人跑來跑去,從他的身體里穿過,很是忙碌,應該遇到了一場變故,他們中有人站不穩身形,被顛簸得東倒西歪。

    似乎這艘船遭到了撞擊,這次撞擊更加猛烈,讓不少人在大廳里飛來撞去,還有人受到重創,做出吐血狀。

    那個白衣男子抬手,所有人被定在半空,然后徐徐落地,盡管這艘船劇烈震蕩,他們依舊穩穩地站在原地。

    一個儀態雍容典雅的女子快步走向那個白衣男子,兩人不知在說些什么,那年輕男子似乎在輕聲撫慰她,然后向外走去。

    秦牧目光落在那女子身上,露出疑惑之色,他心中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看到這女子便只覺親切。

    他遲疑一下,還是選擇跟著那個白衣男子。

    那白衣男子走過長廊,穿過一個個門戶,伸手一招,一口劍飛起,落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秦牧微微一怔,催動自己的那口無憂劍,無憂劍輕輕震動,與那白衣男子背后的那口劍仿佛,似乎是同一口劍。

    那白衣男子走上船頭,抬頭仰望天空,說著什么,突然天空劇烈晃動,出現一條無比巨大的蛇,張開大口。

    那條蛇似乎距離他們極遠,但是卻很大,出現在黑色的天空中,只露出蛇頭和脖子,后面的身軀則隱沒在黑暗之中。

    大蛇頭頂站著一尊尊可怕的存在,不像是人類,而像是大墟的廟宇中的那些神像,不過這是活生生的神祇。

    他們正在攻擊這艘船,每一擊給人的感覺都仿佛滅世一般恐怖。

    秦牧被那白衣男子的劍法吸引過去,那種劍法不似人間的劍術,有一種奇妙的韻味。這種韻味兒給秦牧的感覺就像是村長和道主都說過的道。

    不同的是,村長所說的道是劍法近道,而道主所說的道則是數理近道。

    這個白衣男子的劍法走的路子與村長和道主的劍法都不相同,有著另一種劍道在其中,但具體是什么秦牧看不出來。

    他的眼力還沒有達到這種程度。

    他看得如癡如醉,從前他學劍術都是學,學的是術,將術學到極致,劍法足以稱雄。而自從村長讓他接任人皇,在村里磨礪他的劍法時,他便進入了法的階段,開始開創劍法。

    之后又經過延康國師的指導,他在法這個階段上的造詣越來越高,越來越深。

    到了法這個階段,已經可以稱為宗師。

    在法之上還有道這個層次,那是村長的層次,道主也不曾達到這個境界,延康國師也還差了一籌。

    現在秦牧站在法這個高度上去看白衣男子的劍法,便可以看出劍法的精妙,至于其中的道境他雖然無法理解,但還可以揣摩其中的妙處。

    白衣男子的劍法近道,蘊藏著無窮的奧妙,他的敵人太強了,那是一尊尊神圣,但還是被他擋下!

    突然,變故陡生,一股恐怖的力量震動了時空,那是一只手掌,直接迎上了無憂劍,無憂劍頓時熔化,劍身消融,接著斷裂,那艘船連同斷劍一起劃破長空,墜入黑暗中的大地。

    那個巨大的手掌后方,巨蛇載著一尊尊神祇飛來,追向那艘墜落的船。

    秦牧跟著這艘船一起墜落下來,他能夠感受到寶船從半空中墜落下來時的顛簸,寶船劃破天空,巨大的白蝠神像一晃而過,接著砸入大地之中向地底轟去。

    然后,他感受到劇烈的震蕩,寶船穿過地底巨大的神人雕像,撞擊在蜂巢封印之中。

    秦牧在震蕩中看到船上的人死傷慘重,許多人死在碰撞之中,那個女子走了出來,聚集還活著的人們,帶著他們離開了這艘船,逃入了幽都。

    而那個白衣男子遭受重創,卻選擇留下來,守在船上,鎮守在幽都的蜂巢封印前。

    外面,一條巨蛇從深淵中探下頭顱,扁平的頭顱上是一尊尊偉岸的神祇。

    巨蛇滑下深淵,游入地底,慢慢地接近。

    突然間,秦牧眼前的虛影消失,只剩下他一個人站在船的甲板上,涼風襲來,少年衣衫獵獵作響。

    他回頭看去,看到了黑暗中的幽都。

    他現在寶船的船頭,進入了幽都世界。

    他沒有看到,在船底下方浮現出一只巨大的眼睛,比這艘船還要龐大,正幽幽的注視著他,饒有興趣。

    秦牧怔怔的看著黑暗中的幽都世界,那里光怪陸離,有各種顏色的生靈發出各種光芒,遠離這里。

    這艘船上的一批人在那個女子的率領下闖入了幽都,而那個白衣男子選擇守在這里,抵擋那條大蛇和追來的神祇。

    那個白衣男子還活著嗎?

    他是戰死在這里了,還是擋住了這些神祇,然后進入幽都去尋找自己的親人?

    他們是從無憂鄉來的嗎?

    他們也姓秦,會是自己的親人嗎?

    追殺他們的又是誰?

    秦牧振奮精神,或許自己只需要讓這艘船浮空,便可以讓這艘船回到無憂鄉!

    他心中一片火熱,從船頭向這艘船的艙門走去,這艘船必然有著類似羅盤之類的東西,用來記載前往無憂鄉的路線。

    村長便曾經交給他一面鏡子,說是前往無憂鄉的路線圖,不過鏡子里有村長的封印,等到秦牧有能力破解時才可以看到鏡子中的路線圖。

    這面鏡子是從那艘無雙巨艦中尋到的,那艘巨艦是前往無憂鄉的船,已經被打碎,而這艘船卻還完整,既然如此,那么一定會有同樣的東西,未曾被封印的線路圖!

    他推開一扇門,走入艦橋。而在船頭,那只巨大的眼睛緩緩升起,接著另一只眼睛也明亮起來,兩個倒豎的瞳孔。

    一個巨大的蛇頭出現在黑暗之中,無聲無息的吐著芯子,盯著進入艦橋的秦牧。

    秦牧心有所感,回頭看去,他并沒有看到那兩只眼睛悄然隱沒在黑暗中。

    ————提前通知,明天中午無更,宅豬要趕高鐵回家。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个人理财产品投资期限 炒股头像图片 排列三开奖结果玩法 江西福彩快3遗漏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 江西快3是怎么算的 如何开通股票账户 哪个时时彩平台好 北京快三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