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1483章 升官了
        水軍才出發沒多久,快馬追趕,很快就被追上了。

    岸上快馬疾馳,馬背上的人在揮手,后面還有一隊騎兵。

    這是標準的信使配置。

    秦臻喊道:“靠岸!”

    戰船靠岸,信使下馬,一個踉蹌后,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陛下有令!”

    “扶住他?!?br />
    有人沖過去,架起使者就往回跑。

    使者站在岸邊,喘息道:“無關人等退后!”

    只有在密令的情況下才需要如此,秦臻心中一凜,驗證了使者的身份后說道:“臣等上岸?!?br />
    這樣最安全。

    他和常建仁上岸后,周圍二十步之內無人,那些隨行的騎兵在遠處警戒,攔截了兩端的行人。

    信使說道:“官家有令,水軍可先去高麗,問著高麗人,大宋和遼人,問他們站在哪一邊?!?br />
    秦臻和常建仁領命,使者上馬遠去。

    船隊緩緩而行,秦臻看著岸上那些好奇的行人,喃喃的道:“西夏俯首,遼人無奈,交趾倉皇,如今還要讓高麗低頭,這個大宋……讓吾輩熱血奔涌,恨不能馬上去廝殺!”

    常建仁握著刀柄,冷冷的道:“大國相爭,小國豈能做墻頭草!”

    一隊騎兵從相反方向而來。

    “可是秦軍主嗎?”

    為首的那人在看到水軍的規模后,就策馬過來。

    “是誰?”

    秦臻舉手,那人下馬而來。

    “是蘇晏!”

    常建仁歡喜的道:“蘇晏,你不是去了占城嗎?可還好嗎?”

    蘇晏看著風塵滿面,他拱手道:“某此行還算是順利,二位將軍,這是要去給交趾人送好東西嗎?”

    “哈哈哈哈!”

    秦臻不禁大笑了起來,常建仁問道:“占城那邊如何?水軍南下交趾,若是占城能配合一番,李日尊怕是要發狂了??すf過,就是要逼著李日尊發狂。交趾以前不斷襲擾大宋,是個壞種,咱們尋機給它來個斷種!”

    蘇晏笑道:“還好,此行占城,占城國主不肯履行諾言,某帶著人去尋他說了道理,最后他甘愿退位,如今占城已經答應大宋水軍停駐了?!?br />
    “好!”

    秦臻歡喜的道:“商船隊出發就得經過占城,若是能在那里弄一個修船的地方,弄些補給儲存著,那就是船隊的一個補給點,好,大好事!”

    水軍上次護送了商船隊出海歸來后,提出了許多意見,其中一條就是必須在航線上建立補給點。

    現在多了個占城,這個兆頭極好。

    常建仁卻聽出了些不同的味道,他問道:“你如何同占城國主說的道理?”

    秦臻也想到了這個,“水軍去過占城,占城國主看似熱情,可內里卻有些疏離,他如何會答應此事?”

    蘇晏笑道:“某是晚上帶著人去和他說的道理,一說就通了?!?br />
    秦臻倒吸一口涼氣,“你是帶著刀子去說的道理吧?”

    蘇晏點頭。

    “王宮戒備森嚴,他們不會允許大宋軍隊上岸,那么你就是靠著隨行的那點人攻陷了王宮?”

    秦臻看著這張有些黝黑,還帶著些稚嫩的臉,不禁想起了沈安。

    他教出來的人都是那么厲害的嗎?

    “是?!碧K晏笑道:“某帶著使團的人夜襲王宮,誰知道他們早有準備,于是就沖殺了一把,幸而成功了?!?br />
    不得了!

    秦臻退后一步,苦笑道:“郡公究竟是教了你們什么,竟然這般……讓某想到了漢唐使者?!?br />
    “不辱使命!”常建仁很是欣慰。

    蘇晏拱手,“某還要回京復命,諸位,一路順風!”

    秦臻喊道:“水軍的出來!”

    將士們從艙室里跑了出來。

    “列陣!”

    眾人列陣在甲板上。

    陽光下,甲衣熠熠生輝。

    蘇晏上馬,策馬回頭,準備拱手告辭。

    “行禮!”

    無數將士齊齊捶打胸甲!

    嘭!

    這是來自于水軍將士的敬意!

    ……

    蘇晏到汴梁時是一個午后。

    午后的汴梁看著有些慵懶,街邊的商鋪里,那些伙計和掌柜都在尋機打盹。

    春困秋乏,這時候打個盹,一下午都是美滋滋的。

    蘇晏貪婪的看著這一切,突然回身道:“某想去一趟碼頭……”

    眾人知道他的父親就在碼頭,于是有人說道:“通判只管去,我等緩緩而行就是了?!?br />
    “多謝!”

    使者歸來的第一件事就該是去覲見官家,可蘇晏擔心老父一人在汴梁不妥當,就騎馬去了碼頭。

    “喲!又拉起來了??!”

    “看那老漢,嘖嘖,得意??!”

    碼頭邊上有一群閑漢在看熱鬧,還有一群孩子。

    蘇晏下馬過去,就見到了幾個陌生的東西在吊運貨物,而站在邊上指手畫腳的正是蘇義。

    “這怎么像是山長教過的東西呢?”

    蘇晏的腦海里閃過一些知識點。

    “別太用力了,小心撞壞了吊車?!?br />
    蘇義得意洋洋的在指揮著。

    他原先想扛活,可管事死活不給他上,所以他每日就站在邊上無所事事。

    如今換了吊車之后,他就變成了吊車的管事,為此他刻苦鉆研,現在已經有半個專家的味道了,指點操作工更是不在話下。

    見他快活,蘇晏不禁就笑了起來,但這里人太多,他不能現身,否則會被彈劾。

    于是他一路往皇城去了,在外面會和了使團,求見官家。

    “蘇晏回來了?”趙曙想起了他出使時的慷慨激昂,不禁就笑了。

    稍后蘇晏進來,行禮,趙曙問道:“占城如何?”

    蘇晏說道:“陛下,占城已經答應大宋水軍入駐,并不斷襲擾交趾人?!?br />
    “好!”

    趙曙面帶微笑,心情愉悅的道:“交趾跋扈,但此地遍布瘴癘,大軍征伐的話水土不服。占城的襲擾,加之水軍的襲擾,李日尊可還能繼續忍嗎?”

    交趾這塊地方太讓人頭痛了,地理麻煩也就罷了,遍地瘴癘才是讓人最頭痛的事兒,不小心大軍就會不戰而潰。

    所以逼迫李日尊就成了最佳選擇。

    把他逼出來,然后給予重擊,最后大軍南下,覆滅交趾。

    這便是大宋的謀略!

    見蘇晏比出發時黑了不少,趙曙撫慰了幾句,然后問了此行的情況。

    “臣率船隊到了占城,提及占城的承諾,國主含糊以對,臣數次試探,國主越發的冷漠了……”

    “蕞爾小國!”趙曙的眼中多了厲色。

    換做是數年前,他大抵會憤怒,卻不會說出這等話來,可見最近幾年大宋對外征伐對他的影響之大。

    沈安若是見到了,定然會竊喜。

    “你可呵斥了?”

    大宋使者遇到這等情況,就該義正言辭的呵斥他。

    蘇晏搖頭,趙曙心中不滿,但念及他好歹完成了任務,這才忍著。

    “臣深知此等人不見棺材不掉淚,于是在夜間帶著使團眾人夜襲了王宮!”

    臥槽!

    韓琦忍不住問道:“使團那點人如何能夜襲戒備森嚴的王宮?”

    “敵軍有準備?!碧K晏說道:“臣和使團用火器開道,隨行的將士奮勇廝殺……占城人并未見識過火器,被大火燒怕了,更是被炸的狼奔豕突,隨即臣等突進了王宮,擒獲國主。恰此時,船隊隨行的騎兵擊潰碼頭守軍,一路奔襲而來,大局定矣!”

    趙曙摸著短須,滿腦子都是蘇晏講述的場景。

    夜間突襲,敵軍早有準備,設下了圈套,洋洋得意的等著大宋使團上鉤。使團眾人高呼酣戰,火器不斷扔過去,然后殺出一條血路來。王宮中的占城國主自鳴得意,卻被大宋使團突然進來,一番激戰后,變成了階下囚……

    “這讓朕想到了班超,想到了傅介子!”

    趙曙的眼睛漸漸明亮,韓琦吟誦道:“南越殺漢使者,屠為九郡;宛王殺漢使者,頭懸北闕;朝鮮殺漢使者,即時誅滅。獨匈奴未耳。若知我不降明,欲令兩國相攻,匈奴之禍,從我始矣!”

    這是蘇武說的話,大漢的霸氣盡在其中。

    后來匈奴果然就倒霉了。

    大漢使者威武如斯,讓人向往。

    如今一貫對外軟弱的大宋,竟然也來了一次萬里外的使者滅國,不禁讓趙曙熱血沸騰。

    他霍然起身,“蘇晏可為市舶使!”

    韓琦眨了一下眼睛,想說蘇晏是不是太年輕了些,可看看官家那微紅的臉色吧,分明就是熱血沸騰,不可自拔,這時候勸諫就是打擾了他的興頭。

    他看了蘇晏一眼,見此人一臉驚訝,不禁就笑了。

    還是個沒城府的小子,罷了,此行他立下大功,當賞!

    “陛下英明!”

    趙曙說完就有些后悔,隨即就被西南方向的良好戰略態勢給治愈了。

    “占城一直游離不定,此番震懾,必然會俯首帖耳。他們不斷襲擾交趾,交趾不肯吃虧,必然會反擊,如此,大宋就是坐山觀虎斗,上次沈安說了什么?”

    趙曙想了想,“坐看風云動,朕在汴梁,就看著西南風云動,只等時機一到,徹底解除西南的麻煩?!?br />
    他神色振奮,隨后和宰輔們研究了許久西南局勢,卻把蘇晏拋在了一邊。

    某是市舶使了?

    蘇晏不敢相信。

    直至出了皇城他依舊有些迷糊。

    他不知不覺的走到了碼頭邊上。

    蘇義正在指揮人操作吊車,聲音很大,洋洋得意。

    “此物某專門去請教過郡公,郡公親授秘技……不是某吹噓,汴梁沒人比某更懂吊車了?!?br />
    有人見他得意,就故意問道:“蘇義,那先前吊車壞了,你為何不去拆了它?”

    邊上有吊車壞了,管事的正在束手無策。

    蘇義尷尬的道:“某……”

    “不會吧?哈哈哈哈!”

    眾人不禁笑了起來。

    這便是碼頭眾生相,也是平民的眾生相。

    大伙兒嘲笑蘇義并無惡意,只是樂子罷了。

    就在這笑聲中,蘇晏走了出來。

    “爹爹,孩兒會修?!?br />
    蘇義聽到這個聲音不禁身體一震,然后緩緩回頭。

    “大郎?”

    瞬間蘇義的眼中全是淚水。

    ……

    依舊是四更,第一更,求月票。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