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1034章 大宋的話就是規矩
    大海茫茫,一眼看去無邊無際。

    天色蔚藍,一朵云彩都沒有,藍的就像是寶石。

    “這次可弄了不少寶石,回去之后,咱們就能大賺一筆了?!?br />
    “是??!”

    一艘商船上,兩個商人坐在艙室里,桌子上擺滿了寶石。

    “沒想到這邊那么好掙錢,隨便弄把菜刀就能換不少好東西,下次某還來?!?br />
    “肯定來?!?br />
    兩個商人相對一笑,其中一個說道:“當初歸信侯在朝中叫囂著要出海,大宋的水軍要為大宋的商船護航,沒人聽他的,某也不信,可如今卻是信了?!?br />
    “是??!此次能出海,歸信侯出力不少,水軍也是他一力主張重建的?!?br />
    “他竟然知道海外的不少事,可見那個雜學確實是有好處,上岸之后,某想讓家里的子弟也去學學這個雜學?!?br />
    “學,都去學?!?br />
    兩人又數了一下寶石,看看成色,只覺得滿心陶醉。

    “歸信侯那人……錢財他不缺,但此次他為何不派船出海呢?想想,他若是想出海,買船多方便,至于招募船工更方便,他只要喊一嗓子,多的是老船工去他那。畢竟首富嘛,不差錢,給的待遇優厚,我等是萬萬爭不過的?!?br />
    “這是胸襟呢!”

    “歸信侯把炒菜教給了許多人,自家卻不肯開酒樓,這便是讓大家掙錢。這樣的人,心中都是家國,不是說了嗎,他一直在鼓吹北伐,說是要恢復幽燕,讓大宋重現漢唐榮光……咱們想著能掙多少錢,人家歸信侯想的是大宋的未來呢!”

    “慚愧,我等……差遠了?!?br />
    “不過沒事,回頭咱們就捐些錢給水軍,好歹也是為大宋做些事?!?br />
    “好,此次賺到了許多錢,心中歡喜,可終究不踏實。仔細一想,卻是擔心大宋的未來不好。遼人西夏人在盯著,海外……此次咱們出來才知道大食人航海厲害,在海外也是咱們的對頭呢!”

    一個商人把寶石丟在桌子上,拍拍手,皺眉道:“大宋在岸上有遼人和西夏,還有交趾人是對手,在海上有大食人,哎!處處都是對手,難??!也只有多些歸信侯這樣的人,大宋才有希望?!?br />
    另一個商人說道:“咱們雖然不敢和他老人家比,可捐些錢也好??!好歹為大宋出份力?!?br />
    “對,上岸就捐!”

    “何必上岸呢!水軍指揮使王馳就在前面的一艘戰船上,咱們去找他,捐錢!”

    兩個商人就出去聯絡了一番,然后去找王馳。

    無邊無際的大海之上,一只船隊在緩緩航行。

    前方是十余艘戰船,風帆林立。

    而在后面,商船浩蕩。

    幾只海鷗飛過,船上的人無動于衷,只是在觀察著左邊。

    “軍主,還沒看到岸邊?!?br />
    桅桿上有人在用望遠鏡觀察,不時傳遞消息。

    出海許久,王馳看著黑了不少。

    他站在船頭吩咐道:“老船工說這邊多海盜,要注意,一旦發現了……就主動出擊,大宋要用鮮血來告誡這片大海,大宋的話就是規矩!”

    他身后的幾個將領都贊道:“軍主這話聽了讓人熱血沸騰,恨不能馬上找到海盜來廝殺?!?br />
    王馳回身道:“這是歸信侯的話,出發前,蘇判官轉告給了某?!?br />
    “他的原話是……”

    王馳看著海天,心中激蕩著,“大宋不但要在陸地稱雄,大海也不能放下,這片海,終究會變成大宋的海??珊M庥兄T多勢力,大宋該怎么辦?

    此刻的大宋才剛開始經營海外,那些勢力會觀望,甚至是輕蔑的發動進攻,大宋該怎么辦?

    大宋不能有半步的退縮,要果敢的迎頭而上,用長刀,用弩箭,用能用上的所有武器,以及大宋將士的悍勇……去殺戮。大宋要用鮮血來告誡這片大海,從此之后,大宋的話就是規矩!”

    一群將領只覺得渾身熱血沸騰,一人扯開了胸襟,說道:“軍主,海盜在何處?”

    此刻他們只想殺人,最好馬上出現一支海盜船隊,或是某個國家的水軍,然后大家來廝殺一場。

    “大宋水軍必定無敵于天下!”

    “對,有敵人就弄死他們!”

    和陸軍不同,水軍因為沒有對手而荒廢了許久,所以他們朝氣蓬勃,覺得能橫掃這個世界。

    王馳也很熱血,但他是此行的首腦,要顧全大局。

    “大宋……終究會成為大海的主人!”

    王馳拍打著桅桿,覺得前途無限。

    “軍主,有商人來找?!?br />
    “何事?”

    王馳皺眉看著幾個商人被吊了上來,近前后,一個商人拱手道:“見過軍主……某等此次賺到了不少錢……”

    王馳微微抬頭,覺得和商人無話可說。

    在他看來,商人就是逐利之徒,眼中只有錢,沒有家國。

    “我等能掙到錢也是官家開恩,讓我等出海貿易……還派了水軍護航,若是沒有水軍隨行,上一次咱們就被海盜給搶了?!?br />
    這是回航,上一次指的是出航時,就是在這片海域過去一點,大宋船隊遭遇了海盜。對方很狡猾,看到水軍隨行,就果斷的放棄了攻擊,讓王馳遺憾不已。

    所以在回航路過此處時,王馳決定在邊上的一個國家停泊貿易。

    出海貿易要停泊的地方都是出航前確定的,計劃里并沒有這個國家,王馳是自作主張。

    不過將在外,自然該有些自主權。

    想到這里,他就冷笑了起來。

    來吧,水軍出海不見血,老子還遺憾著呢,就等著你們來開葷!

    “我等想著水軍這般辛苦,就商議了一番,決定捐助一筆錢,讓水軍能打造更多的戰船……”

    商人們齊齊躬身,王馳一怔,然后眼眶有些發熱。

    武人的地位在提升,但慣性依舊在。賊配軍的稱呼少了,可要想一朝一夕就改變世人對武人的看法很難。

    這一路商人們都和武人保持距離,就算是溝通也是吹捧,可現在卻不同了。

    這些商人竟然想到了捐錢給水軍,在他們的目光中,王馳看到的都是認真和誠懇。

    這是意外之喜。

    這更是一種認同。

    他看了看那些同袍,所有人都在激動,有人別過臉去,在悄然拭去淚水。

    這一路他們按照海圖尋找航線,一路上經歷了無數艱難困苦,甚至在風浪里損失了兩艘戰船,這才打通了這條航道。

    他們還遇到了風暴,船隊在風浪里煎熬著,絕望讓人發狂,是這些將士們持刀喝住了那些眼睛發紅的伙計,讓船隊保持住了秩序。

    他們盡心盡力,并未感到驕傲和自豪,因為這是職責所在。

    當開始回程時,商隊的態度明顯的好轉了,做飯菜都會給他們帶一份,有好東西也不忘記給他們送來……

    如今他們更是送上了錢財,這便是認可了水軍將士。

    王馳謙遜道:“掙錢不容易……”

    “我等掙錢容易?!?br />
    當商人們真心想做成一件事時,他們不會弄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直接的像是第一次見到女人的男人,直接而莽撞。至于什么迂回,什么試探都被忘記了。

    “莫不是看不起我等?”

    一個在海上飄了那么久,依舊是大腹便便的商人走了出來,怒道:“難道我等的錢是搶來的?是騙來的?看不起人嗎?”

    王馳從未見過這樣的商人,有些愕然,“這個……”

    “什么這個那個的……”商人怒不可遏的道:“那日為了救咱們的船,那個兄弟……他在哪?那個被拉斷了手腕的兄弟在哪?”

    眾人一陣尋摸,從人群里把一個斷手的軍士請了出來。

    那個軍士的手腕依舊還包扎著,看著有些拘束。

    胖商人指著軍士說道:“那日某的伙計們都躲了起來,船工們也躲了起來,就這個跟船的兄弟沖了出去,在大風里硬是把帆給落了下來……若是沒有他,某的那艘船就完了呀,一船人也會喂了魚?!?br />
    他走了過去,說道:“兄弟安心,你的后半輩子某養了,娶妻生子,想什么有什么?!?br />
    軍士吸吸鼻子,“某……某成親了?!?br />
    胖商人擺手,不容拒絕的道:“那就換房子,有某一口吃的,就不會餓著你?!?br />
    他看著那些商人,“諸位可以做個見證,某若是有虛言,以后就用大耳瓜子抽某,抽的越狠越好?!?br />
    眾商人都笑道:“好,某等見證?!?br />
    那軍士從未有過這種經歷,他以為自己斷手后,后半生就只能艱難度日,誰曾想這些商人竟然這般親熱……

    他的淚水滑落下來,有些惶然和不敢相信。

    某的后半生真的有保障了?

    那么某那日沖進風浪里就值了。

    他看著商人們,說道:“若是再次面對風浪,某還會沖進去?!?br />
    “好漢子!”

    商人們齊聲叫好,然后遞上一張紙。

    這張紙上全是姓名,姓名的后面是數額……

    李萍,一千三百貫……

    楊峰,一千一百貫……

    ……

    后面就是手印畫押。

    若是沒有手印和畫押,那么一時興起的可能性比較大。

    王馳抬頭,嘴唇蠕動幾下,卻說不出話來。

    一股熱流在胸中涌動著,從軍以來麻木的心終于是動了。

    做武人并非都是屈辱,看看這些商人,他們在轉變觀念。

    這些人以后將會是水軍的最大支持者。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