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758章 義氣無雙蘇子瞻
    宗室的最新人口和授官情況許久沒更新了,按照計劃,應當是明年的年中會進行一次上報。

    所以當趙頊一下爆出數據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也沒多少人??!”

    有人不滿的喊道,“才一千多人……而已?!?br />
    這人的話馬上就得到了許多人的贊同,趙頊平靜的道:“是不多,可諸位可知道自己一個月要耗費朝中多少錢糧嗎?”

    “這你也知道?”

    有人心存僥幸,覺得趙頊就是個大忽悠。

    你個嫩娃娃想忽悠你爺爺我呢?

    這話不算侮辱人,因為人群中就有輩分高的。

    “我當然知道?!壁w頊看到了蘇軾,這貨在外圍往里面擠,大抵是準備進來助他一臂之力的意思。

    趙頊心中微暖,但他覺得自己不需要:“宗室每月有的錢,月料、嫁娶、生辰、郊禮賞賜。三司那邊有人計算過,在京百官的月俸三萬余貫,諸軍九萬貫,宗室……月俸五萬貫。這還是沒有計算婚嫁喪葬、生辰、四季衣裳……以及各等賞賜?!?br />
    他滿意的看著宗室男子們神色惶然,心中給自己比了個大拇指,最后給了他們一擊:“若是不變,再過十五年,大宋可能養得起這些人嗎?”

    趙曙在后面苦笑著搖頭。

    這個兒子??!哪怕是現在依舊在埋坑。

     他不說養不起宗室,就是留了個坑,等以后一提這事兒,他就隨口說出每月供養百官和諸軍艱難,是不是要革新一下?

    前方的趙頊最后說道:“這是大宋的天下,宮中不斷在削減耗費,官家不斷在削減自己的用度,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個大宋……它是所有人的天下。我聽過這么一句話,叫做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天下興亡,宗室有沒有責任?”

    他微微頷首,然后轉身進去。

    那群宗室男子呆若木雞。

    “竟然花費那么多嗎?”

    沒人敢相信宗室的耗費比百官還多。

    這尼瑪不是禍害是什么?

    先前還理直氣壯的人,現在卻沮喪了。

    絕望了!

    大家都感到了絕望。

    吃慣了大鍋飯和鐵飯碗,突然被告知你的子孫需要自謀生路,這些人都慌了。

    有人絕望的喊道:“官家不會答應……”

    這話在趙曙從城門里站出來后終止了。

    他負手站在那里,目光清冷。

    官家對此事是什么態度?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看著趙曙。

    趙頊也在看著。

    他的目光平視,無悲無喜。

    近前。

    他止步。

    趙曙在看著他,突然緩緩伸手。

    這是什么意思?

    趙曙的手伸得緩慢,但卻很堅定。

    他拍拍兒子的肩膀,露出了微笑,“你很好?!?br />
    “官家認可了!”

    那群宗室男人如喪考妣,有人哀嚎道:“宰輔們呢?”

    “宰輔們巴不得不養咱們!”

    有人木然道:“本來平平安安的,怎么就出了這等事呢?”

    “好像是沈安第一個進言……”

    “那個畜生!”

    人群中的蘇軾突然喊道:“官家萬歲!”

    “官家萬歲!”

    眾人都跟著呼喊起來。那群宗室男子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沒精打采的跟著叫喊。

    蘇軾得意的一笑,然后就溜了。

    稍后他出現在了一個朋友的家里。

    “仲利兄?!?br />
    朋友正在飲酒,見他來了就不由分說的拉過來灌了一壺。

    蘇軾打著酒嗝,翻了個白眼,問道:“仲利兄可否幫個忙?”

     朋友指指酒壺,蘇軾苦著臉道:“罷了罷了?!?br />
    他又喝了一壺酒,然后真的是在翻白眼了,“仲利兄朋友多,家中酒樽不空,今日小弟來……呃!剛才大王在皇城外說了……”

    “……大王一一數落了宗室的耗費,以及丁口越來越多的窘境,宗室啞口無言……可他們定然會反撲……”

    仲利兄端著酒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你蘇子瞻何時為那位大王辦事了?”

    “那是朋友?!?br />
    蘇軾又喝了一壺酒,一拍腦門,起身道:“還請仲利兄傳播一番限制宗室的好處,主要是說說大王的苦心和不易,回頭樊樓某請客,不醉不歸?!?br />
    “不醉不歸?”

    仲利兄垂眸,“某不沾因果?!?br />
    蘇軾大急,說道:“要如何才能出手?”

    仲利兄問道:“沈安手段更多,為何不去尋他?”

    “他的麻煩更多?!碧K軾苦笑道:“宗室那些人隨后就會去找他的麻煩,所以……再說某總能做些事的吧?比如說某認識的這些朋友,包括你在內,總能為此事搖旗吶喊一番,聊勝于無也好,中流砥柱也罷,某總算是盡力而為了?!?br />
    仲利兄笑道:“某本不喜權利傾軋,不過你蘇子瞻豪爽,卻合了某的秉性,罷了,此事某應承了?!?br />
    蘇軾拱手道謝,然后踉踉蹌蹌的出去。

    稍后他又去了幾個朋友處,一一叮囑。

    等回到御史臺時,他的酒醒了一半。

    “蘇軾!”

    程顥準備出去,正好撞見蘇軾。

    他掩鼻道:“飲酒了?”

    蘇軾打個酒嗝,笑道:“沒有的事?!?br />
    “誰喝酒了?”

    隨著這個聲音,御史臺的才子林建來了。

    程顥有些尷尬的道:“沒有的事……”

    他不想把蘇軾供出來,可林建卻有一個嗅覺靈敏的好鼻子,他吸吸鼻子,指著蘇軾說道:“好你個蘇子瞻,竟然大白天飲酒,這還做不做事了???!”

    他的嗓門一下就提了起來,御史臺里旋即一陣喧嚷,很快處理結果出來了。

    “蘇軾,你這一期過不了了?!?br />
    三年一次磨勘,過不來就要再蹉跎三年。

    “好吧?!?br />
    蘇軾平靜的接受了這個懲罰。

    楊繼年把他叫了過去。

    他很好奇這個年輕人,覺得他的想法和大部分人都不同。

    “你性格豪爽,朋友多,看似好處,可也容易得罪人?!?br />
    性格豪爽是一種表述方式,另一種表述方式就是大大咧咧,沒心沒肺。

    這樣的人朋友不少,但對頭也不少。

    性格過于分明不是為官的材料,這一點楊繼年看得分明。

    “你和安北交好,老夫就說一句……”楊繼年在御史臺不大管別人的事,蘇軾若非是和沈安交好,他大抵也會袖手旁觀。

    “以后少飲酒?!?br />
    蘇軾喜歡喝酒,特別是和朋友在一起,那更是無底洞,直至爛醉如泥。

    “是?!?br />
    蘇軾笑瞇瞇的應了,稍后下衙就回家。

    “喝酒了?”

    御史臺有好事者把此事散播了出來,蘇洵也知道了。

    蘇軾點頭,“就喝了一點?!?br />
    蘇洵看了他一眼,“此事之后,你下一次三年不會有機會轉職或是升遷……”

    蘇轍不知道此事,驚訝的道:“兄長做了什么?”

    “只是喝了點酒而已?!碧K軾滿不在乎的道:“三年就三年吧,留在京城三年也好,正好一家人都在?!?br />
    蘇洵伸手壓壓,止住了蘇轍下面的話,然后說道:“此事……你大了,為父也不問你白日飲酒的緣由,只是下次卻要注意了?!?br />
    “是?!?br />
    蘇軾依舊在笑。

    第二日他進御史臺時,笑容和往常并無區別。

    “這人真是……心夠大的??!”

    “三年,人一輩子能有多少個三年?耽誤一次,就落后別人三年,甚至是不止?!?br />
    蘇軾仿佛不知道這些,得空了依舊去尋找朋友幫襯。

    外面的論戰開始了。

    宗室一邊在喊冤,就差抱著祖宗牌位去撞宮門了。

    而外界對此的看法大抵是支持,不論是誰都支持取消五服外宗室的待遇。

    但一個看法卻在暗中傳播著。

    “那位大王薄恩寡義,有刻薄之相!”

    這種看法在漸漸浮起來,但隨即許多人在解釋著趙頊的不易。

    “大王苦心孤詣只是為了減少財力損耗,不如此,百姓的賦稅一年比一年多?!?br />
    “大王本可不管,為何還要管?為何寧可得罪那些親戚也要管?不就是為了大宋嗎?若是這樣的皇子是刻薄,那某希望他再刻薄些?!?br />
    “……”

    輿論幾次反復,但為趙頊說話的人卻越來越多。

    仲利兄依舊在家飲酒,只是客人多了不少。

    “蘇軾曾經幫過某的小忙,此事之后,某與他不再相欠?!?br />
    仲利兄舉杯,“此次勞煩諸位兄弟,多謝了?!?br />
    他仰頭喝了酒,等放下酒杯時,發現屋里多了個陌生人。

    門外的仆役沒出聲,那就是被控制住了。

    仲利兄皺眉道:“所為何來?”

    陌生人俯身拿起酒壺,嗅了一下后,皺眉道:“是烈酒?”

    仲利兄笑道:“是又如何?”

    “烈酒只有城外的沈家作坊才有,大多給了軍中,你……”

    陌生人喝了一口,皺皺眉道:“看在蘇軾認識你的份上,饒你一次?!?br />
    “饒我?哈哈哈哈!”

    仲利兄大笑了起來,很是喜悅。

    “哈哈哈哈!”

    他的客人們也在大笑,仿佛陌生人的話無比荒謬。

    陌生人放下酒壺,淡淡的道:“本想來謝你,可你卻說是還蘇軾的情,如此便各不相欠……”

    室內的光線有些暗淡,他轉身準備出去,側臉被一束光照射了一下,有客人咦了一聲,問道:“敢問您是……”

    陌生人走到門外,沒回頭說道:“某沈安!”

    室內的人呆若木雞。

    一直等大門被關上,有仆役沖進來請罪,眾人這才清醒過來。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