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63章 作詩就是憋……
    皇帝的身邊有人,有不少人。

    最親近的大抵就是待詔,其次就是知制誥。

    知制誥多半要由文學大家來擔任,而待詔則是皇帝身邊的近臣。

    只要得了皇帝的青睞,升官發財自然只是小事,未來政事堂里說不得也會有一席之地。

    所以這個職位引得不少關注,更讓人眼饞。

    知制誥范鎮站在殿前,看著兩個年輕人一前一后的被引過來。

    “見過范外制?!?br />
    范鎮點頭,看著兩個年輕人,左邊一個二十七八的模樣,在朝中倒是可以稱年輕人??捎疫吥莻€……

    “小民沈安,見過范外制?!?br />
    沈安很是嚴肅的叉手行禮。

    邊上那位‘年輕人’也叉手道:“肖青見過范外制?!?br />
    起居舍人擔任知制誥,別稱就是外制。

    “跟著來?!?br />
    范鎮轉身進去,沈安和肖青跟著。

    到了殿內,幾位宰輔都在。

    行禮后,文彥博介紹道:“陛下,肖青乃是華原郡王府里的教授。沈安乃是……”

    他看了沈安一眼,只覺得胸口有些發悶,說道:“沈安乃是原雄州知州沈卞之子?!?br />
    他本以為此生再難和沈安有交集,沒想到這么快又碰面了。

    而且沈安竟然一步飛升到了待詔,成為皇帝身邊炙手可熱的近臣,說起來也是他們自己作出來的。

    沒有他們逼迫皇帝為自己準備‘后事’,皇帝也不會惡作劇般的把沈安弄進宮來惡心他們。

    反對的話不好辦,因為這是郡王府給出的人選,要是被駁回,就是皇帝的心不誠,那事兒就大發了。

    而且沈安還是官員的遺孤,駁回的話,少不得以后會被人評價為‘薄恩寡義’。

    要珍惜羽毛??!

    關鍵是文彥博等人覺得這只是皇帝的權宜之計而已,過幾年自然就把這兩人遣送回家了。而且以沈安一介少年能有什么作為?

    黃口小兒罷了!

    想到這里文彥博就暗自看了沈安一眼。

    沈安很安靜。

    而肖青已經在進行就職演說了。

    不,是作詩。

    趙禎問他們有啥特長,肖青就謙遜的說自己只是多看了些書,隨即趙禎就令他作詩。

    沈安老老實實地聽完了肖青的就職表現,然后就輪到他了。

    “陛下,小民……臣愚笨,不會??!”

    噗!

    這話他說的特別的認真,邊上的韓琦忍不住就笑了。

    趙禎對御史微微搖頭,示意無需管韓琦的失儀,然后對沈安說道:“你做過兩首詩,一首慷慨激昂,一首卻是夸贊梅花,為何說不會?”

    被皇帝當場揭穿了謊言,沈安卻正色道:“陛下,臣作詩是憋出來的,對著別人臣能憋,可對著陛下卻不大恭謹?!?br />
    “……”

    這貨竟然把作詩比喻成了上茅廁拉屎?

    幾個宰輔的臉在抽搐著,連御史都在忍笑。

    “罷了?!?br />
    趙禎也覺得這個比喻不雅,就說道:“你二人是兩家郡王府推薦而來,要好生做事,這樣,三日來朝一次?!?br />
    這是個不錯的安排,沈安心中暗喜,而肖青卻有些失望。

    隨后兩人就站在了邊上,而且是站在了一起。

    趙禎和宰輔們商議國事,他們兩人在邊上就是旁觀聽政。

    沈安一邊聽著,一邊低頭低聲道:“一來就搶表現,華原郡王果然是狼子野心??!”

    肖青一聽就怒了,可剛一生氣,他就想起自己剛才的表現確實是有些著急了。

    官家會不會以為華原郡王是早有預謀?

    第一次來到帝王身邊任職,城府再深的人也會緊張失措,何況還以為自己犯下大錯……

    肖青自詡滿腹經綸,可卻呆滯了。

    他偷瞥了皇帝一眼,見皇帝只是和宰輔們議事,并無異樣,心中不禁大怒。

    官家這般仁慈,怎會因為這個而怪罪臣子?

    被沈安坑了??!

    他想起來之前趙允良的告誡:那沈安看著很老實,可骨子里卻是個奸猾的,而且還不要臉,你要小心些。

    他開始并不信,覺得一個少年能有什么本事?頂多是狡黠罷了。

    輕敵了??!

    他心中暗自發狠,卻沒注意到趙禎突然掃了他們兩人一眼。

    沈安微微低頭,好似在傾聽。而肖青臉上的表情卻多了些,一看就是神游物外。

     趙禎的眉頭微微皺起,覺得肖青此人有些倨傲了。

    人與人之間的第一印象最重要,看法被固定之后,以后很難撼動。

    稍后議事結束,趙禎問道:“一國之中,何為貴?”

    這個題目大抵拿去當做科舉的策問都沒問題,所以宰輔們都在看著這兩人的表現。

    肖青打定主意要后發制人,所以閉口不言。

    于是沈安就被目光聚焦了,他一臉純良的道:“臣年少,怎敢搶先?!?br />
    我……

    肖青大怒,但這個理由卻無可挑剔。

    他只得出來道:“一國之貴,臣以為乃是帝王……”

    “馬屁精!”

    這聲音很小,但肖青卻聽清了。

    “臣……帝王定宰輔,定大略,提綱建領……”

    肖青的一番話下來,連宰輔們都是暗自點頭。

    這年月你可以說民為貴,但那只是喊喊口號而已,平時你這般說,別人只會以為你是腐儒。

    肖青說完后,就氣定神閑的退了回來,然后笑吟吟的對沈安說道:“沈待詔……年方十四?!?br />
    他又沖著趙禎說道:“陛下,臣請就此作罷……”

    這是一道面試題,他肖青做了,而且很出色。順帶還憐憫了沈安年少不懂這些,于是為他求情。

    這人設一下就飽滿了。

    沈安,你想坑我?

    如今你自己卻是泥足深陷。

    文彥博微微點頭,笑道:“倒也合適,且再過幾年吧?!?br />
    ——沈安只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子,這等大題目他哪里能做,再過幾年吧。

    趙禎看著沈安,緩緩點頭,然后準備讓臣子們散了……

    “陛下……”

    沈安突然走了出來,一臉認真的道:“陛下,臣愚鈍,但在雄州時卻聽到些百姓議論,想獻于陛下?!?br />
    呃!

    趙禎都準備散伙了,然后回后宮去繼續努力生孩子,聞言就壓下心情,微笑道:“你且說來?!?br />
    肖青和文彥博等人沒想到沈安竟然敢做這個大題目,不禁都微微一笑。

    大伙兒都在等著你出丑呢,瓜子板凳都準備好了,你趕緊的。

    至于什么雄州百姓的幌子,在場的沒一個信。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