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七十九章 集結完畢
    有蘇格加入以后,何遇他們的信息渠道一下廣闊了許多?;烊簾o數的蘇格,比較確鑿地告訴大家,薛定諤的貓,有被注意到過,但大概是比賽場次太少的緣故,沒有很多人感同身受,所以并沒有形成大泛圍的關注和討論。

    即便如此,大家卻還是一致認為應該最先敲定地是莫羨。畢竟沒有形成廣泛討論,那是因為素材太少,但誰知道有沒有特別關注著呢?

    而現在已經不太需要做這猜測了,莫羨被敲定,讓何遇長出了口氣。然后他開始緊張其他人,開始緊張接下來未到他時的挑選會說出他要喊出的名字。

    不過并沒有。

    第一輪挑選,基本就如楊淇所猜測的那樣,與職業圈有瓜葛的選手幾乎是被均分,何遇成了唯一例外。薛定諤的貓?不少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在議論這人是何方神圣,會讓何遇第一位挑選,全場只有以佟華山為首的賽事組的人露出了心領神會且意味深長的表情。

    隨后第二輪挑選,何遇心驚肉跳地聽到了楊淇,心里才算稍安,知道又一位浪7成員就要穩穩到手了。

    那么,先選誰呢?

    何遇沒有去看臺下等待的高歌、周沫、蘇格三人,此時他腦海中翻滾著的是其他十五隊包括隊長在內,所有人所占據的位置。

    一組:長笑加東城再加剛剛選走的清蝕。這是打野加中路再加輔助,那么高歌勢必已經不會再成他們的選擇目標。

    二組:隨輕風加令前加易破,這是上單加打野加射手,周沫、蘇格同不會再被他挑選。

    以此類推,憑借對所有選手已有的位置認知,何遇迅速梳理了一遍這些隊伍已有的位置,這是他所想到的,盡可能讓己方隊友不被其他隊挑走的選人順序,那么這一輪應該選的是……

    “六隊隊長,該你選擇隊員了……”主持現場的工作人員都開始催促何遇了。

    何遇看了一眼臺下三人,終于說出了他的選擇:“高歌?!?br />
    第二輪選擇的第六位,尚有未被選走的職業圈選手,也有名聲較大的主播,可到了何遇這,又是一個讓大家都不太明白的選擇,所有人頭頂都像是長了問號。而再一次一臉懂了的,又得說是賽事組這邊。

    對于進入線下賽的80位選手資料,他們都是比較熟悉的了。高歌這個名字一出來,佟華山耳中下意識地就是一聲“師姐救我”,其他人如何念頭他不知道,不過看大家樣子對何遇的這一選擇都不太意外。

    高歌,輪線上賽的戰績和打分,在這八十位選手中是有一號的,倒數第一。甚至只以此來排名的話,她是不夠躋身八十人群的。

    但是這位選手,有明顯的后勁,如果將選手每天的戰績倒過來往前看,那么在后幾天,她的戰績和打分進八十人一點毛病都沒有。

    因為這明顯的后勁,高歌最終被破格選入了八十人名單。而此時她會被何遇在第二輪在選中,賽事組卻都知道八成不是因為什么后勁,那就是認識,熟悉。

    你這是朋友組隊開黑來了嗎!

    如果說選擇莫羨還無可挑剔的話,何遇的這一選就讓佟華山覺得有些不夠專業和嚴肅了。而且他對何遇接下來的挑選已經有一些預見了,他就是在選他們東江大學的校友吧?所以這一選莫羨那也不全是因為莫羨的實力。這莫羨如果不是他們正好認識的校友,這一選沒準就是這師姐了。

    然而如何挑選隊友終歸是隊長們的權利,無人可以干涉,佟華山也只能怒其不爭地暗暗搖了搖頭。轉眼第三輪,又到何遇。

    對各位占據位置都清楚有數的何遇,看起來卻像是下了很大決心,名字說出的有點艱難。

    “蘇格?!彼f。

    就知道。

    佟華山翻著選手資料確認了一眼,東江大學無誤,再下一位,那就這個了唄,佟華山目光已經落到了周沫的名字上。

    而此時臺下的周沫,卻變得無比緊張起來。他不由地向他老友高歌身邊靠了靠,尋求支撐依靠的樣子,讓臺上看在眼里的何遇都揪心極了。而他一旁的楊淇,在何遇先選了蘇格后也有點意外。

    “我以為你會先選周沫?!睏钿空f。

    “缺射手的隊伍,比缺上單的要多一些?!焙斡稣f著,聲音都有一點哆嗦。他這才發現到這最后一位時竟比第一選莫羨時還要緊張。那種可能功虧一簣的情緒,簡直讓人喪到了極點。

    “但如果是蘇格最后,你會這么緊張嗎?”楊淇問。

    “呃……不太會……”何遇相當誠實,捫心自問了一下蘇格未能選到的可能,發現自己確實沒有多少遺憾和不甘。

    “但你還是先選了蘇格?!睏钿空f。

    “我現在反悔還行嗎?”何遇說。

    “祈禱吧?!睏钿空f。

    而后每一個隊長叫出名字的一刻,對何遇都是一次煎熬,哪怕那已是選有上單的隊伍,他都會用“萬一打雙戰邊”這種可能性來恐嚇自己。而臺下的周沫,看起來正在經歷和何遇一樣的慌張。

    終于,沒有雙戰邊。

    未選上單的隊伍,也沒有挑選周沫,直至輪到何遇時,上一刻還一臉緊繃的他,如釋重負。

    “周沫?!彼敛贿t疑,聲音洪亮。

    “YES!”臺下傳來一聲發自內心的回應。

    這一刻,臺上臺下,四目相對,險些就要涌出淚水時,周沫被高歌呼了一巴掌:“鬼叫什么!嚇一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敝苣B連說著,朝周圍一圈人道歉,卻是難掩一臉喜色,再看向高歌時,何常不是笑魘如花。

    余下幾位隊長選了誰,這幾個又哪有人去聽,直至所有人選完時都只顧自己高興了。到佟華山上臺,熱血宣布各隊集結時,其他隊伍都流露出一副肅殺之氣,只有六隊這里,喜形于色地讓佟華山看在眼里都茫然了,自己這是說什么?是把冠軍已經頒給這隊了嗎?

    他們這隊與眾不同的氣氛,連職業戰隊的隊長們都給吸引了。李文山一臉納悶地戳著左右:“那幾個怎么看著這么高興?”

    “知道那隊的隊長是誰嗎?”被他戳的周進說道。

    “還真不知道,這是哪隊的?”李文山這次探著頭大范圍問左右,在他下意識的判斷里,這排名第六的強者,那勢必是某支戰隊的新秀。

    直到沒有收到任何答復,他才聽到一旁周進慢悠悠地道:“他是何良的弟弟?!?/div>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浙江11选5高频500彩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图表 吉林11选5推荐 安徽快3遗漏数据查询 扑克21点玩法规则 龙虎和预测计划软件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 彩票投注平台网站 管家婆神童平特一肖图 p2p网络投资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