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七十五章 組隊(上)
    目送走了不知山,何遇進了房間,蘇格也拖著他的行李去了他的1211房。

    房間不大,陳設也挺簡單,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張坐椅,畢竟不是酒店,談不上什么奢華。書桌正上方的墻壁裝飾倒是挺有特色,不是什么掛畫,而是用特別大特別醒目的字眼貼著房間的Wi-Fi和密碼,充分說明了住在這里的人最需要的是什么。

    蘇格放下行李,去洗了把臉,出來站在窗邊。窗口正對著基地的正門,此時可以看到有人正拖著行李往里走,估計也是前來報名的青訓選手。

    蘇格翻開手機微信,閃爍著新消息的群無數,都是參加青訓賽以來加入的。此時還保持著興奮狀態的,那都是有人進入線下賽的,此刻在群里直播著過來報名的情況。

    “我也到了?!碧K格差不多在每個群里都回了一句,于是有問房間號的,有約一起去聊天的,蘇格四處回應著,有些忙碌,心里卻有點空落落的。

    如他剛剛同何遇說的,從線下賽名單出來那一刻起,活泛的人便已經忙碌起來。蘇格也差不多可以說是其中之一,甚至從開始參加青訓賽開始,他便一直活躍,混熟了許多人,但是結果呢?

    一個很難為情的事實是,到目前為止,何遇是唯一一個向他發出過組隊邀請的,哪怕那只是隨口一說。而其他那些平日里處理極好的人,此時都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蘇格清楚自己在東江大學獨樹一幟的優秀,在這里只能泯然眾人。哪怕國服英雄榜首什么的,在這里也不會被人另眼相看。在這個級別的玩家眼中,這種事不是實力問題,只是時間問題。國服標簽對他們來說就是個基本款,不是什么限量標簽。

    而這,一度是蘇格認為在青訓賽中多博一些關注的東西。但現在他發現,這種東西,關注是有,但是關注之后呢?大家會飛快認清你的斤兩。而他的斤兩大抵就是他現在的處境,在80人中可有可無,除了何遇那句隨口一提,再沒有哪個隊長級的人選會來跟他談一談一起組隊的可能性。

    像不知山那樣毛遂自薦?

    雖然道理上知道自己在這里完全沒有特殊性,可是蘇格早已養成的小驕傲讓他到底還是沒辦法邁出這一筆,心里期待的終究還是有人會來主動邀請他。

    結果卻只有隨口一提的何遇……

    蘇格看著各種群里琳瑯滿目的消息,他可以看出許多人字里行間的試探、斟酌。而這只是擺在群這種相對公共空間里的,私底下呢?說不定已經有幾只隊整合成型了。說起來浪7他們不就是嗎?目前已經只缺一人,以線下賽選手們的素質,其實都不用再那么精挑細選,這里總不至于還有拖后腿的存在。

    “我剛才報名的時候看到何遇啦,就是那個何良遇?!蹦橙豪锖鋈挥腥死洳欢〉卣f了一句。

    然后突然安靜,就像是提到了什么敏感詞。

    16位隊長人選,其實目前并沒有正式公布。但有一些戰績肉眼可見優秀的選手,那是板上釘釘,不用懷疑必然是隊長人選的。何遇無疑便是這樣一位。而隊長在組隊過程中是擁有絕對權力的,非隊長的選擇只能被動地被挑選,并且不能拒絕?;罘旱娜松细Z下跳,終歸是需要一個隊長級的人物才能張羅起一隊。板上釘釘的隊長人物,那自然是這幾天大家圍繞的中心了。

    然而作為活泛人之一的蘇格,這些天積極參與群聊,卻從來沒找過何遇。

    為什么?還不是因為在校內賽輸給浪7,輸給何遇之后心里的放不下。跑來打青訓賽都有跟何遇他們較勁的成分,加入他們?蘇格真的從來沒有過這種想法。

    直至現在,何遇成了唯一邀請他的人,那一刻心情復雜的蘇格真的開始認真考慮,可結果只是對方隨口一提。

    晚些再說吧,隨便被誰選個隊,也不是不能打!

    蘇格如此想著,手機扔去了一邊,也懶得再去各種群跟各路人搞社交了。

    晚七點,KPL總部的會議廳,參加線下賽的80位選手齊集一堂。站在臺上的佟華山看著這些朝氣蓬勃的面孔,心中感慨萬千。這樣年輕充滿向往的面孔,他每年都要面對兩次。他們當中有三十人在半個月之后就會黯然離開,剩下的五十人,卻也并不代表著就此踏進了KPL。在接下來的選秀大會上,雖然很少,但終歸還是有可能落入無隊挑選的境地。再之后的職業之路也將充滿坎坷,最終有退出的,有默默堅持的,有一鳴驚人的,也有厚積薄發的。今年的這一批中,又會出現怎樣的選手呢?

    佟華山目光在人群中移動著,那幾個線上賽部分極其出眾的選手他都已經認得,此時目光下意識地在他們身上會略停留地多一點,然后……

    何遇?莫羨?

    他發現這兩位選手赫然站在一起,并不太生疏的模樣。

    果然是認識的嗎?

    佟華山并沒有很意外,這些受他關注的選手,他自然也去了解了一下他們的資料,何遇和莫羨同是東江大學的在校生,彼此認識也不能算是太稀奇的事。眼下湊在一起,這是想共同組隊?

    線下賽組隊的方式和規則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佟華山清楚一些選手在入選線下賽后就會開始嘗試建隊,這并不違反規則。線下賽的競爭,甚至可以說從這一刻就開始了。隊長擁有挑選隊友的權利,這可以看成是對這些線上賽成績出色的選手的獎勵。

    所以像莫羨,雖然只論比賽的勝率以及各項指標他都名列前茅??伤辟惸敲炊?,隊長這個獎勵就不可能再給他了。因為是選拔新秀的比賽規則沒那么苛刻那是一回事,獎勵則是又一回事。

    目光在何遇、莫羨兩人身上稍多停了幾秒后,佟華山目光掃完了全場。只是憑著選手們這自然而然的聚集,經驗老道的他幾乎已對接下來可能出現的組隊有一些判斷了。

    “人都齊了嗎?”佟華山看了眼時間后,扭頭問身邊抱著名冊的工作人員。

    “齊了?!惫ぷ魅藛T點頭。

    佟華山點了點頭,走向臺中央,會議廳里漸漸變得安靜起來。

    “大家晚上好?!辟∪A山微笑著,“我是佟華山,在我們的比賽群里跟大家已經是老相識了。首先歡迎大家來參加咱們青訓賽的線下賽,在未來這半個月的時間,希望大家可以相處愉快。每個人都打出水平?!?br />
    “今晚的事情比較簡單,在發給大家的賽事手冊上,也有線下賽規則和詳細介紹,我在這里就不贅述了。今晚把大家聚在一起,要完成的事只有一項,就是16位隊長人選的公布。這16位隊長人選,是根據大家在線上賽的表現和打分評定出來的,換句話來說,至少在線上賽部分,他們是表現最優秀的16位選手,因此他們成為線下賽的隊長,擁有選擇自己隊友的權利?!?br />
    “下面我公布一下名單,被叫到名字的選手請到臺上來,讓大家認識一下?!辟∪A山說著,已經抽出了一張名單,望著臺下人群,念出了第一個名字。

    “第一位,長笑?!辟∪A山說完便停頓下來,看著人群中那個有些清瘦的少年站了出來,朝著臺上走來。而人群對這個名字處在第一位看起來略感驚訝,一些悄聲議論開始蔓延。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幸运赛车计划软件 五分彩怎么买容易中 四不像肖期期中特 银河磁体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前组走势 燕赵风采排列7第37期 山西股票配资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免费软件 2013排列5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有什么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