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六十九章 新英雄
    “來得好!”何遇大贊了一聲,他當然不能說自己那就是隨口一提。捫心自問,希望莫羨來的心情那也是有的。大家這么好的朋友,這么熟的隊友,能繼續組在一起比賽無論如何都是很令人期待的事呀!

    不過要說期待,那確實沒多少。不過這只不過是因為何遇打心底里認為莫羨是不可能來的,所以壓根就沒去幻想。哪想著自己順口一提,莫羨卻會放在心上,并將此作為來參加比賽的理由。何遇此時的心情,真就是高歌剛剛說的那句話:唯有感動。

    “現在我們就祈禱咱們可以順利組成一隊吧!”何遇說。

    “那樣的話就太棒了?!敝苣?。

    “真是沒辦法,只能繼續帶著你們飛了?!备吒璧恼Z氣聽起來很是無奈,這倒不全是假裝。她原本以為周沫自此進了職業圈,而她的未來還沒定數,兩人從此將大概率不再搭檔,哪想到如此峰回路轉,青訓賽她也通過了,接下來的賽制他們更是有機率成為隊友繼續搭檔。這讓已經收拾好心情準備要單飛的她怎能不心生幾分無奈?不過這無奈多也是快樂和幸福組成的。

    “大家既然都閑著,開一局慶祝一下呀!”何遇這時喊道。

    “來來來?!敝苣e極響應。

    “排位嗎?”高歌問。

    “五排吧,喊佳音?!焙斡稣f著。

    然而事情卻沒有想象得那么順利,就在三人興沖沖時,莫羨這邊一盆涼水澆下:“你們排吧,我還有事?!?br />
    莫羨還是那個莫羨??!被澆涼水的三人心下感嘆,不過這也沒有打消三人進行慶祝局的熱情。招呼了祝佳音后,那邊浪7大群里也有得是人。然后浪7戰隊四名隊員竟然全部通過了青訓賽線上賽選拔的消息也滾入群中,弄得祝佳音都有一點失落了。

    “唉,早知道我也去玩一下好了?!币贿呴_著慶祝局,祝佳音一邊遺憾地說道。

    “玩?我們那是去玩的嗎?”何遇抗議祝佳音這個措辭。

    “你們不是,我是行不行?”祝佳音說。

    “你行你上呀?!焙斡霰硎?。

    “我就不上,你就光說!”祝佳音道。

    “你贏了?!焙斡稣J輸。

    這一晚的比賽,輸贏大家都沒太放在心上,熱熱鬧鬧玩著。青訓賽的賽事組方面,這時已經收到了所有參賽選手,包括莫羨在內的回復,開始緊鑼密鼓地安排線下賽事宜了。

    隨后幾天過去,春節來臨。王者榮耀的預告的新版本也正趕在這個時節上線。十三位新英雄登錄峽谷。舊英雄也有在春節期間迎來的新皮膚的。再加上王者峽谷內的各種改動,排位新賽季的開始,整個游戲里都洋溢著一股新氣氛。

    何遇在這天服務器更新完畢的第一時間就登錄游戲了。然后就在在線的好友名單中看到整整齊齊的一溜名字,仿佛是把青訓賽的線下賽群給照搬了過來似的。

    參加比賽的選手都跟何遇一樣重視版本更新,都在第一時間沖上來體驗。大家都在好友名單中看到了彼此,之后有約一起的,有單獨的,總之很快所有人的名字下方都變化成了“開局X分鐘”的字樣。

    浪7的幾個,包括莫羨都被約在了這個時間出現,再加上祝佳音的作陪,完整的浪7五人組集結,迎來了他們新年新賽季的峽谷第一戰。

    五個人,清一色地都想體驗新英雄。

    最終周沫拿到了豬八戒,高歌搶下了上官婉兒,何遇魯班大師。隨后在何遇“射手射手”的大喊聲中,祝佳音選中了云中君,莫羨則是拿了個李信。

    “這版本射手應該會很強勢?!焙斡稣f著他的判斷。

    “那個蒙犽應該挺厲害的?!敝苣f。新版本正式降臨前的這幾天他看了無數的分析評論,見到不少人對蒙犽都是推崇備至。

    “長得呲牙咧嘴的,像個熊孩子?!眮碜宰<岩舻脑u價。

    “二技能感覺在野區作戰會很強?!备吒枵f。

    “技能打傷害?!蹦w也有看法。

    “各位王者見識不凡,個個都有真知灼見,那怎么就沒人選一下呢?”何遇終究是對射手強勢版本卻無人拿射手的陣容很是在意。

    “你選了嗎?”隊友齊齊反問。

    “我三樓?!焙斡隽x正詞嚴。這話一出,一樓的周沫和二樓的高歌自然也不用多說什么了。

    “我四樓,且打野?!弊<岩魳菍由缘?,但馬上就又多蓋了一個理由。隨著野區野怪繁殖力提高,血量加厚,再加上打野刀對野怪增傷只對近戰英雄生效等各方改動后。射手打野這種自由人體系算是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僅剩下成吉思汗和李元芳這兩個自帶對野怪增傷被動的射手還勉強可在打野位有一席之地。祝佳音以打野為由拒絕新射手,合情合理。

    于是位列五樓的莫羨,要補的正是發育路的位置,結果不補個射手卻來了個新英雄李信,看起來真是罪大惡極,而他對此的解釋是:“都一樣?!?br />
    這怎么可能一樣呢?

    換是別人說這種話,何遇早一篇800字小論文糊臉上去了??墒悄w這樣說……那說不定真就一樣吧?

    然而事實證明,即使是莫羨,在第一次使用一個從未用過的英雄時,大家也不好過分迷信他的實力。本局李信,不只一次在激戰中突然弓身蓄力,渾身氣血翻涌,看起來似要毀天滅地,最后卻也沒帶來什么然后。

    第一次,大家也不敢問,畢竟新英雄不夠了解,誰知道這是什么思路呢?

    但是第二次,看到李信直接倒地壓根沒起到什么作用時,何遇忍不住問了。

    “這不是什么操作吧?”何遇問。

    “不是,按錯鍵了?!蹦w坦然得可怕。

    “怎么會?”大家驚訝,這種趙進然級別的失誤,竟然發生在了莫羨身上,太不可思議了。

    “李信四個技能,我出大招下意識地往最右,結果就按到變身上去了?!蹦w耐心解釋著。

    新英雄大家都還沒去用過,但基本設定都已經熟悉。李信這英雄有光、暗兩種狀態,切換狀態便是他的第四個主動技能。莫羨往熟悉的位置去點大招,于是點到了變身上,才有了讓大家想問又不敢問的局面。

    再然后,大家當然是紛紛表示理解了。畢竟本局產生尷尬的并不是只有莫羨。

    周沫的豬八戒,對殘血形態的控制自然還無從談起,比較讓人著急的是他的大招,那圈養時刻一出,幾次都不是阻攔對手,而是把隊友給攔下了,而且攔下的是正要去收割搶人頭的祝佳音,這堪稱化不開的死仇。

    然而祝佳音情緒卻異常穩定。畢竟她這手號稱可飛行空中無視地形阻擋的云中君,有很多時間都是在地上走模特步的,因此錯過的收割機會,比周沫豬八戒的圈養時刻多多了。

    而對這二位錯失機會的表示,向來要求嚴格的隊長高歌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她的上官婉兒那可沖刺后直沖高空潑墨成傷的大招,全局下來似乎只出現了一次還是兩次。

    每個人都各有各的狼狽,但是無論誰,都無法跟何遇相比。

    我是誰?我在哪?這都是啥?

    這是何遇第一次與魯班大師相遇后給彼此的印象。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股票配资骗局案例 双色球2020开奖结果 股票查询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 内蒙古快3开奖l结果 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云南 杨方配资怎么样 海南飞鱼彩票图表 河南十一选五奖金分配 河南福彩快三开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