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十章 全是威脅
    “師姐救我!”

    這一聲真情實感的吶喊,讓佟華山都有些恍惚了。他感覺自己似乎并不是在監督青訓營的比賽,而只是在短視頻網站中不小心刷出了一個聲情并茂的視頻段子。

    “往我這邊?!比缓笏吐牭郊で楹艟鹊玫搅嘶貞?。

    “張良有閃沒大?!?br />
    “他死了?!?br />
    “一技能還有2秒?!?br />
    “跑不了?!?br />
    兩人對話間,河道草叢中的諸葛亮突然沖出,跳向正在狂追殘血的張良,嫻熟的操作瞬間打出被動法球,大招元氣彈也已經掛在了張良身上。一波引透后的反殺竟在一瞬間就完成了。

    “師姐威武!”語音頻道里傳來狗腿的聲音。

    “常規操作?!睅熃愕穆曇袈犉饋韰s沒有十分熱情。

    而后就見諸葛亮奔赴下線支援,上一波死里逃生的殘血是個走輔助位的盾山,此時正在發動回城。但是語音卻依舊在頻道中響起:“對面藍馬上刷了?!?br />
    正往下路去的諸葛亮聞聲變向,朝對面藍區移動,果見對面藍BUFF正在刷新。

    “對面打野在下路埋伏的,下路勾引一下,不然這藍偷不到?!闭Z音繼續。

    沒有聲音回應,但下路射手公孫離的舉動明顯是在聽從安排,帶著兵一副要向前壓制的模樣。

    “小心些?!闭Z音提醒著。

    話音方落,對面上單與草叢中埋伏的打野齊齊發動了進攻。

    早有準備的公孫離憑借靈活的位移手段輕松躲過,一打二反倒輸出起來。

    “哇,好秀,諸葛別拿藍了,塔后可以包!”已經回到泉水補充狀態的盾山語音依舊不斷。

    那邊打藍打了一半的諸葛亮絲毫沒有留戀,立即繞向對方邊路一塔后方,與公孫離前后夾攻,轉眼兩個人頭進賬。

    “師姐威武!”剛補好狀態走出泉水的盾山立即又是一波狗腿夸贊。

    諸葛亮這次沒有回應,返身又想進對方藍區。

    “張良應該有大了,這波不要蹲了吧?!倍苌揭贿呞s路一邊提議。

    諸葛亮停步,看起來是稍有一些猶豫,但最后還是選擇聽從了盾山的建議,準備離開。

    “可以搶?!苯Y果盾山還有后半句。

    “話一次說完!”諸葛亮有些不滿地表示著,然后發出了一個“請求集合”的信號,下路公孫離依舊沒有聲音回應,但人立即朝諸葛亮在的位置靠了過來。

    兩人會合,齊朝藍坑沖去,復活后重赴戰場的張良果然正在打藍??吹綄Ψ絻扇艘黄鸩桓覒賾?,一邊撤走,一邊鋪下二技能看是否能搶到這個藍BUFF,結果……

    “大招搶藍,師姐霸氣!”針對師姐的狗腿還在繼續。

    “這真是……”連續卑微的諂媚讓佟華山有些吃不消了。

    “逗吧?”比賽看得樂開花的那位,知道佟華山已經有所了解,在一旁笑著。

    “可以感受到他想贏的心情?!辟∪A山摘下耳機,遞回給這位。

    “是吧?那是相當的迫切呀!我人在不在不要緊,但我的聲音一定伴你左右??!”這位一邊接過耳機一邊笑著說道,跟著便十分迅速地戴了起來,生怕錯過了什么似的。跟著也不知聽到了什么,一秒就沉浸進去,露出傻笑。

    佟華山這時已經不知道語音在說什么了,看比賽畫面上盾山與隊友會合,不過他腦海中卻還是方才盾山回城不在時,他們這一方從下路到對面藍區這一波連續的節奏。

    透殺張良是起點,下路公孫離一打二的天秀則是能打出眼下這大好局面的重點。

    擔任輔助位的盾山雖然從開始回城后就一直不在,但卻一直用語音喋喋不休的指揮著隊友。局面最終能打開,似乎也不乏他的調度。

    到底也是能通過報名的人,還是有兩下子的。佟華山想著。

    于是在這一天的比賽結束后,他特意關心了一下:“全能王今天的戰績如何?”

    “比昨天稍好?!币呀浤玫浇裉熨惡蠼y計的部下答道。

    “哦?”

    “7勝13負,比昨天多贏了一局?!辈肯抡f道。

    佟華山搖了搖頭,看來自己對這位的期待還是有點多余了。

    兩天比賽,共計13勝27負,32.5%的勝率,從歷屆青訓賽最終的選手成績來看,這種勝率的選手還沒有留到最后的。

    距離優秀的戰績,這勝率實在相差太多。佟華山記得去年的狀元新秀劉卓奇,在青訓賽最終的勝率可是高達78.57%,比排名第二的勝率高出了足足5個百分點。憑此成績進入KPL的劉卓奇,現在已經是列游戰隊的當家打野,在剛結束不久的這屆KPL秋季賽中發揮搶眼。

    而在這一期的青訓賽上,像劉卓奇這樣搶眼的新秀還不只一個。兩天比賽下來,雖破了全勝金身,卻依然保持著超高勝率的那幾位,讓佟華山預感到今期將會是選秀大豐收的一期,未來的場上明星說不定此時正在他們的身邊孕育著。

    32.5%的勝率?

    怎么看也不該是這種人吧?全能補位終究還是有些不靠譜??!佟華山一邊將對何遇的關注拋下,一邊卻是想起了另一位。

    “那個今天被他當大腿抱的,狂喊師姐的是哪位選手?”佟華山打聽起來。

    “就和他一樣是來自東江大學的,叫高歌,是個女孩子?!?br />
    “目前為止表現如何?”佟華山問。

    “兩天16勝24負?!?br />
    “這,也一般呀……”被視為大腿那樣沒完沒了地諂媚,佟華山原以為會有相當不錯的實力。但是16勝24負,40%的勝率,比全能王的32.5%確實高出了一些,但也遠遠不夠。300人的線下賽部分,最終會淘汰掉超過三分之二的220人。就歷年的數據來看,最后留下的這部分人勝率基本都在60%往上。

    所以自己這是怎么了?怎么總留心到這種并不值得關注的人?

    佟華山想著,搖了搖頭,正準備不再去想這些低勝率選手,偏巧就有工作人員過來他身邊匯報:“之后的賽程安排已經交給全能王了?!?br />
    “還有其他選手有類似的要求嗎?”佟華山問。

    “許周桐吧,不過他沒要全部的賽程表,只是來問了一下他跟刺猬蜂、長笑、隨輕風這三個人相遇的比賽在什么時候?!惫ぷ魅藛T說。

    “這才對嘛?!辟∪A山笑著,“把并不寬裕的時間用在對自己有威脅的重點對手身上,盡可能多做準備。許周桐到底是打過職業啊,這一點上比其他人都有經驗?!?br />
    “對許周桐來說,這幾個勝率跟他一樣突出的人是有威脅的重點對手;可對全能王來說,大概所有人都是有威脅的吧?”工作人員說著。

    佟華山聽后一愣,琢磨了好一會后才道:“這樣說的話……倒也對?!?/div>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2012上证指数数据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 云南快乐10前三组遗漏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一 澳洲赛车在哪里看开奖 福建11选5走势一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彩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