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四十章 心愿
    雖然沒有得到明確回應,但兄弟兩個都看得出來,何爸應該不會很反對,這本該是件高興的事,可是回到房間的何遇卻笑不出來。

    他不是三歲小孩,他總是看得出,爸媽并不是不反對,他們只是不舍得反對。一想到自己真要走上這條道路,爸媽大概也會再重現之前何良打拼職業時的狀態。同樣的操心,何良給過一次,自己在明知的情況,還要讓他們再來一次,這讓何遇十分不忍。

    “哥?!币呀浥廊ド洗驳暮斡鐾蝗唤械?。

    “嗯?”下床的何良應道。

    何家是很普通的家庭,房子不大。何良、何遇同住一間屋,一張高低床從小睡到大。不過打從何良去當職業選手,兩人就甚少再在這屋里團聚過。屋里的模樣雖然始終未變,可眼下的兄弟二人工作的工作,上大學的上大學,從今往后,一起睡在這里的日子只會更少。此時聽到何遇叫他,何良一邊應聲,一邊如小時模樣,把頭朝床邊緣探了探。何遇在上床叫他的時候,經濟都會探出頭看他。

    不過這次,并沒有。何遇在聽到他應聲,沒有探出頭,只是在上面說著話:“你知道爸媽一直關注你的比賽嗎?連游戲里的這些術語都知道?!?br />
    “以前不知道,回家之后才知道?!焙瘟颊f。

    “那你是不是也猜到他們不會太反對我去當職業選手?”何遇又問。

    何良沉默了一會才道:“我只知道,爸媽怎么對我,就一定會怎么對你?!?br />
    “可我不想像你對他們一樣對待他們?!焙斡稣f。

    “我那時候是有些頑固無理,但你不一樣,我相信你們這次會有很好的溝通?!焙瘟颊f。

    “你說得對?!鄙洗驳暮斡雎牭竭@話,忽然翻起了身,轉眼就已經下地。

    “現在就要去?”何良笑。

    “不是,我還沒刷牙?!焙斡稣f著朝衛生間去了。

    何良愣了下,跟著想起,自己似乎也忘了洗漱了……

    這一晚,何遇睡得有些踏實。爸媽沒有堅決反對,這很好,可他也不想讓爸媽只是出于對孩子的無奈勉強接受,所以,溝通!在聽到爸爸了解這么多王者榮耀還有KPL的東西后,他感受到了爸媽的通情達理,他覺得哥哥說得很對,他們這一次可以有很好的溝通。

    第二天,何遇起了個大早,洗漱后神采奕奕地坐到了餐桌前。

    “我爸呢?”看著廚房里張羅早餐的何媽,何遇大聲問著。

    衛生間抽水馬桶的聲音似是對何遇這一問的回答,不一會何爸端著平板從里走出,來到餐桌坐到何遇對面,看著他:“喊什么?”

    “看您起了沒有?!焙斡鲆桓惫吠饶?。

    何爸掃他一眼,放下平板,何媽這時也正好端出早餐,簡單的白粥、煎蛋,還有一盤煎饅頭片。

    “說說吧?!焙伟侄似鸢字嗪攘丝?,說道。

    “說什么呀?”何遇說。

    “你說說什么?”何爸瞪他一眼。

    “您問得細節點,不然我不知道該從哪說起呀!”何遇此時又是一副要積極認真匯報工作的模樣。

    “什么時候開始有這念頭的?”何爸問。

    “這個念頭吧……從我哥跑去打職業,我其實就有點好奇了,我覺得這個可能得算是這個念頭的萌芽。但要說有實質,那還是到了東江大學,一師哥和一師姐勾搭的?!焙斡稣f。

    “好好的,不勾搭別人,怎么就勾搭你呢?你少跟我在這貧??!”何爸說。

    “真沒貧!我當時就是站在路邊喝汽水等我哥來著。結果他們走過來就說3V3少一人,要個路人湊湊數。我想助人為快樂之本啊,幾分鐘的事,就幫幫唄?!焙斡黾泵Φ?。

    “3V3?打長平?”何爸說。

    “這您都知道?這個KPL里可沒有??!爸您手機里不會也有王者榮耀吧?”何遇說。

    “有過?!焙伟稚袂槔淠?。

    “那您打到什么段位了?”何遇不由地好奇心起。

    “我沒打什么段位,我和你媽只是想了解一下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焙伟终f。

    “那你們……了解得怎么樣?”何遇小心問道。

    “了解得我們十分后悔,后悔沒有把你哥強留在家了?!焙伟终f。

    “???”何遇沒想到是這么個答案,神情錯愕,要去挾煎蛋的筷子都停在了半空。

    “打職業,太殘酷了?!焙伟终f。

    “你覺得你哥這五年有什么收獲嗎?”何爸接著說。

    “呃……咱家其實可以換個大點的房子了?!焙斡稣f。何良以天才打野之名出道,倍受矚目,雖然最終高開低頭,但薪金水平在KPL屬中上游,這個程度比起一般工薪水平就已經要高多了。五年所得的收入確實高過父母小半輩子的積蓄。單物質而言,何良這五年其實收獲不菲,不過何遇心里知道何爸指得當然不是這個,在何爸又開始瞪眼后,急忙跟著補充:“還有壓力?!?br />
    “壓力、失敗、失望,再到最終絕望的放棄,我和你媽半輩子都沒有體會的苦,你哥這五年可是吃齊了呀!職業選手什么的,你哥說想去的時候我們就有去了解,對這個行業我們沒什么偏見,不想他去,就是心疼……結果現在你也要來這出?!焙伟终f著,連連搖頭。

    “何遇,你是認真的嗎?”一直沒怎么說話的何媽,這時突然問了一句。

    “是認真的?!焙斡鳇c頭。

    “就怕這認真啊,你要說是為了去掙個大房子,我覺得還踏實點?!焙伟謬@道。

    “爸、媽?!焙斡鍪终J真地看著二人:“你們放心,我做好全部的心理準備了。在我有這樣的念頭時,哥其實就一直就在教我,最先要學會的就是面對失?。阂痪直荣惖氖?,一場比賽的失敗,一整個賽季的失敗,甚至整個職業生涯的失敗。這些我都做好準備了,我或許會有一段失敗透頂的職業生涯,但我的人生不會因此敗北。冠軍是打職業一定要的追求,但也不是全部的追求。得不到冠軍的人多了去了,大家都活得很好,無論在做什么都還會繼續努力,我會跟這些人一樣的?!?br />
    “這樣啊?!焙伟趾秃螊尰ハ嗫戳艘谎?。

    “那你就去吧?!焙伟终f。

    “謝謝爸媽?!焙斡黾?。

    “祝你青訓賽無法勝出?!焙伟终f。

    “爸!”何遇無語。

    “真心的?!焙伟终f。

    何遇徹底無語。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父母吧!哪怕已經從孩子身上看到決心,不再那么擔憂,但是歸根結底,孩子不受丁點傷害才是他們最大的心愿吧!哪怕他們明白人一生不可能不受挫折不受傷害,但是,心愿就是心愿。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登海种业股票 广西快乐十分公布开奖 腾讯分分彩开奖码查询 二码中特期期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首 2008年上证指数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表 捕鱼达人无限金币版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有什么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