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六十七章 靜謐之眼
    “擋紅??!你擋我干什么?”

    Suger的語音頻道里,蘇格少有的失去了平靜,語氣中流露出了明顯的焦躁和郁悶,其他四人面面相覷,都沒吭聲。

    意識到自己有些許失態,蘇格緩了緩后道:“這一槍他就是狙到我,我們并不馬上打團,也沒多大影響??墒沁@紅丟了,接下來的至少一分半鐘以上,他們如果主動逼團我們完全接不了,又要被壓制一波了?!?br />
    “我沒想這么多……”輔助王霍冠說。

    “那菜鳥的百里也是邪了門了,現在為止命中的每一槍都讓我們很難受?!敝新返膭㈤e舟說著。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是兩個選擇,寄希望于他的槍不準,還是打團的時候針對他一下?!碧K格說道。

    其他四人一片沉默。寄希望于對方不準,這就怕有個萬一;可要特意去針對一個輔助,他們又覺得心有不值。

    “你覺得呢?”最后上單梁晨把問題又丟回給了蘇格。

    “針對一下吧?!碧K格說著,心下暗嘆。他也覺得針對一個輔助有點不劃算,可他察覺到了隊伍中氣氛的異樣,百里守約先前的命中的數槍,已經給他們留下了足夠的心理陰影,一開戰就要多一份注意力在注意百里守約的位置和掩護孫尚香上。如此還不如派個人針對一下,讓其他人放心踏實地作戰。

    “交給我吧?!笨吹教K格如此說后,梁晨立即表態,他這個哪吒選出本就是針對百里守約,目前為止毫無作為。對線更被莫羨的孫策全面壓制,毫無線權。這固然有哪吒確實打不過孫策的問題,可梁晨自詡東江大學第一上單,被壓成這副慘然,再不搞點事情出來自己都覺得顏面無光。

    “得找一波機會,不能一直這樣下去?!碧K格接著又說道。

    “打哪邊?”其他四人紛紛道,被壓成這樣,Suger戰隊個個都是心有不忿。

    然后一涉及到這實際執行,立即感到難辦之處。Suger有哪吒有劉邦,可以打全圖支援,可問題是浪7戰隊的這兩個邊路,一邊是莊周,有解控,有加速,見勢不對立即就溜,留不住。另一邊是孫策,有船開,見勢不對乘風破浪,霸體狀態一樣沒法留。

    這兩個邊路,無論主攻哪邊,最好狀況大概也就是拿到外塔,想殺人可沒那么容易。

    至于中路,有高歌坐鎮,別被她挖的坑給埋就不錯了,跑去算計她,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如此排除法下來,最后打野白文宇發話了:“要不抓一波野區看看吧?!?br />
    這一局白文宇拿的達摩打野,召喚師技能帶了懲擊沒有閃現,對達摩的實力有一定影響,不過野區作戰對達摩來說還是很有利的,墻體較多,比較容易大招控制住目標。

    其他人也發現沒有什么特別好的選擇,似乎只有這一條路可走。奈何Suger開局以后就落了下風,被破中塔后自家野區都護不周全,完全沒有踏足對面野區的機會。如此一來也就無法掌握對面野怪的刷新時間。這進攻野區不是去觀光,而是要搶點野怪資源回來,這不知道刷新時間,進攻時機也就無法準確把握。Suger這邊野輔抱團,再加蘇格這孫尚香,開始試探性地往浪7方向進發,中路王昭君也做好隨時支援的準備。

    結果一行人剛走到野區隘口,就看到一發百里守約的靜謐之眼,也不藏在草叢,就那樣橫在路口,像個路霸似的炯炯有神地盯著他們。

    Suger戰隊經濟落后,主C孫尚香沒紅BUFF輸出略有不足,根本不敢跟浪7正面交火,這才有偷襲野區的決策,方針就是要快進快出,偷一波就走,絕不給浪7支援的機會。

    結果現在剛到人家野區大門外,行蹤就全部暴露,這還繼續深入,等著被人包餃子嗎?

    看到蘇格的孫尚香止步,達摩和劉邦往前探了兩步就也不動了,跟著就聽蘇格有些咬牙的聲音:“撤?!?br />
    孫尚香退走,達摩轉身去中路跟王昭君會合,劉邦站在靜謐之眼上準備拔除,很快槍響,正中劉邦。王霍冠神情麻木,這一槍可以說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波計劃就這樣無疾而終,在低段玩家看來因為一個靜謐之眼暴露了視野就撤實在夸張,可在有水平的玩家眼中,這樣提前暴露的情況下還不撤,那叫頭鐵。

    Suger戰隊的支持者們看到這都覺得很遺憾,他們有觀戰視野,知道浪7的野區恰好就要刷新,Suger戰隊這一波反野誤打誤撞卻來得正是時候,奈何因為提前暴露不敢深入,悻悻退走。靜謐之眼雖被拔除,可百里守約跟著阿軻很快一起過來,阿軻收野,百里守約上前,索性是在河道上重新布下了一個靜謐之眼。

    魏欣然心下嘆息,游亞中看到這里,不由也皺起了眉頭。

    說實話這種校內學生組織的比賽他完全沒有放在眼里,讓自己的水平來解讀這樣的比賽,在他看來都是一種浪費??墒潜荣愡M行到眼下這個局面,真要將他置身場上,丟到Suger一方,這該怎么打開局面,他突然發現自己也找不出太好的辦法。

    讓他這個職業選手都找不到漏洞,這豈不是意味著浪7這邊的調度也達到了職業水準?

    這種對局面,也或者說是對節奏深深的掌控和統治,現場怕是都沒多少人可以看出來吧?

    游亞中如此想著,目光不由地掃向了下方觀眾席的第一排,結果卻發現原本何良坐的位置不知何時竟然已經空了出來。

    難道他早一步發現浪7已經統治了局面,這一局已經沒有必要再看了嗎?

    游亞中心里沒由來地升起一陣不安,作為何良位置的接任者,他心里自然會有與何良比較的心思。雖然沒有過正面交鋒,但打野換他后天擇戰隊立即奪冠,簡直沒有什么能比這更能說明他水平更高了??墒乾F在,何良卻早他一步看出了這場比賽的內涵,豈不是說明何良退役一年之后水準還在他之上?

    這怎么可能呢!大概只是去洗手間了吧?游亞中想著,甚至開始在過道中尋覓起何良的身影,東張西望的模樣引起了魏欣然的注意。

    “亞中大神,您在找什么呢?”魏欣然疑惑道。

    “哦,沒什么,我就是觀察一下現場大家的反應,看看有多少人看得明白眼下的局勢?!庇蝸喼姓f道。

    “真正的局勢?”

    “沒錯,眼下浪7戰隊無疑是占優的,這一點大家都看得出來。但是我要說的是,浪7占據的優勢,可能比很多同學想象得都要大得多?!庇蝸喼姓f道。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内蒙快3走势图今天 代客理财 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云南快乐十分钟 精准三肖中内部公开 免费股票推荐群的目的 12bet什么是百家乐的三龙形态 快乐10分中奖规则复式 江苏十一选五诀窍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