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三十章 逆風
    旁觀和思考遠遠多于實戰的何遇,最不缺的就是腦補能力,這腦洞這一開完全停不下來,15秒的時間就只夠他開個頭,然后就聽到高歌冰冷的聲音從耳機里傳了過來:“你是已經準備泉水掛機了嗎?”

    “哦哦!”何遇急回過神來,一看復活的隊友都已經各沖出去了,急忙跟上。再一掃小地圖,視野全面丟失,全然不知對方此時的去向,只看到高歌的王昭君隱隱在向暴君坑移動。

    “要去偷一下暴君嗎?”何遇問。此情此景的浪7,說搶已經不合適了。剛剛復活的三人去暴君坑的時間都足夠對方打完暴君了。單槍匹馬的王昭君,那只能是用偷來找機會。

    “你是臥底嗎?這么盼著我死?”高歌反問。

    “我看你要去的意思……”何遇話說一半就止住了。高歌往那方向去,并不是要去偷暴君,而是要在對方打完暴君的撤離方向上找機會。這是她蹲草大法的思路。

    “過來一起?!备吒柽€向他發出邀請。

    “來不及了吧?!焙斡稣f著,系統消息已經送出,花容戰隊擊殺了暴君。就這個開局而言,浪7已然有些崩盤,開局野區BUFF只拿到一個不說,人頭還丟了三,現在暴君再被花容擊殺,各方面都在落后。對打野的影響尤其大。打野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全隊等級和經驗最高的,以此來引領局面??涩F在祝佳音娜可露露的發育和對方輔助牛魔都有得一拼,可想這成績落后了有多少,接下來一段時間她都無法有作為,得瘋狂補一下發育才行。

    有經驗的隊伍在這種情況下會變本加厲地進攻野區。哪怕未能搶奪到經濟,只是干擾拖緩一下刷野節奏,那都是在把打野往死循環的泥沼里推。

    “小心些啊?!毕胫?,何遇提醒了一下正大搖大擺往野區去的祝佳音。

    “知道的?!弊<岩魬艘宦?,看似往野區去的娜可露露并沒有直接闖進野區,而是先在安全的位置看著還有什么小野可打,之后小心翼翼地處理著。畢竟有著豐富的對局經驗,這種情況下打野應該怎么偷經濟發育祝佳音還是有經驗的。

    何遇看她這模樣便不擔心了,眼下跟著打野也做不了什么事。己方未陣亡的二位,王昭君和呂布的發育還算正常,尤其呂布,斷兵后又去敵方野區偷了點小野,發育并沒有落后開局大順風的花容眾人許多。當然,關羽例外,三殺的關羽此時發育已經跟大家不在同一位面了。剛剛是呂布斷他兵線呢,這次呢?關羽從浪7紅區中穿出,刷一刀,便把呂布的兵線先一步斷了。

    這樣的關羽勢必不會只留線上,自己就是去呂布那邊也搞不出什么事情。

    何遇分析著當下形勢,想快些幫隊伍挽回一些節奏。上單和打野眼下無力作為,下路呂布卻是無法作為,看來看去,也只有中路跟高歌一起有可能找到點機會了。

    中路所有人來來往往,距離防御塔距離又短,往往是最難打開局面的。高歌的草叢大法大抵就是因此而生。但是就如她了解對手一般,對手對她也足夠了解。對方中路墨子并不太出來壓線,一有空閑就二技能探草。剛剛打完暴君收兵的時候,她也是不知從何處繞回的塔下,總之全程就沒有出現在高歌的視野之內,對高歌的防范之心峽谷可鑒。

    沒有事做,這是局面被動最真實的寫照。

    無法主動出擊,只能等著被動防守。何遇注意著娜可露露的走向,為接下來可能爆發的野區爭奪做準備。結果就在這時,上路塔前后,對方足足四個英雄齊齊冒頭,在兵線還沒過來的情況下朝著塔下的蘇烈發起了一波越塔強殺。由關羽率先進場,直接大招將蘇烈推出,達摩跟上,一拳兩拳,蘇烈撞墻暈眩,馬可波羅一技能彈無虛發地打在蘇烈身上,跟著開啟的大招看起來都像是以搶人頭為目的的。

    被動技能尚在冷卻中的蘇烈一次性倒地。一向以穩健著稱的周沫開局不到三分鐘就已經死了兩次,自打何遇認識他以來還從來沒見過周沫被打得跟個提款機似的。

    再收一人頭的花容順勢就拔了浪7的上路一塔,現場花容的支持者為她們這順風順水的開局大聲叫好,剛剛越塔強殺蘇烈的配合也是繼三殺那波之后又一次贏得了現場的掌聲。

    對浪7以及高歌也是恨得不行的張承浩對花容的表現又是開心,又是嫉妒,但是面上卻不好直接表現出來,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解說道:“哎呀,浪7的上單周沫同學可是咱們學校有名的上路選手,向來以防守穩健著稱?,F在三分鐘不到,他都已經被破了外塔,還丟了兩個人頭……花容今天的表現真的太出色了?!?br />
    張承浩話鋒一轉,忽然稱贊起花容的表現。但在背對觀眾,面朝浪7五人沒旁人可以看到的時候,張承浩朝著剛剛丟了人頭正在發愣的周沫嘿嘿一笑,還暗搓搓地挑了個大拇指以示譏諷。

    周沫看在眼里,卻也顧不上去理會了。三分鐘不到就丟外塔,這樣的局面下應該怎么打?周沫心里著實沒底。不是沒經歷過這樣的逆風開局,但是逆風不掉塔,用防守拖慢對手,助己方重回軌道才是他擅長的事。掉塔之后的局面卻是他很不擅長處理的。

    “換線吧?!闭葟突?,耳機里突然傳來甚少說話的莫羨的聲音,然后就見下路呂布在清完一波兵后選擇了回城。

    “啊……”周沫好生感動,莫羨平時話不多,跟他幾乎零交流,卻對他的毛病如此清楚。一看他陷入尷尬的境地便第一時間施以援手。周沫此時心中真是有千言萬語想要表述。

    結果沒等他抒發呢,何遇就先搶過了話頭:“去上路搞事嗎?”

    “嗯?!蹦w說。

    感恩之心猶在的周沫,頓時被吊在了半空。但是轉念又一想,人去上路搞事,下路塔交給他防守,這本就是一舉兩得的事,并不能因此就否認莫羨的好意。只是大家風格不同,自己是沒塔就不舒服不自在,莫羨呢可能覺得沒有防御塔要照看,更能施展開拳腳吧!

    “交給你們了?!敝苣f。

    “你換去下路也當心,她們看來是吃透你風格了。視野都沒探一下就確定你在塔下直接強攻?!备吒枵f。

    “這樣子的嗎?”何遇眼前頓時一亮,不由地朝周沫看去。

    “你這眼神是什么意思?”周沫說。

    “當前局面,我們只能在防守中找一波反打機會了呀!”

    “下路可以蹲一波的?!甭穹俗钣行牡玫母吒椟c頭道。

    “等我到四,還有師兄的被動,這一波再不能有失了?!焙斡稣f道。

    幾個人的情緒暫時還沒有逆風形勢太大影響,但是心里都清楚,作為一個前期本該強勢的陣容,居然打成了劣勢,此時他們的贏面正在大幅度地下滑,是必須要找一波節奏回來了。在何遇說完這話后,所有人就安靜下來,開始為他們的反攻做準備。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红牛股票配资 股票推荐ppt 008期3d试机号查询 吉林11选前三走势图 股票基本面分析案例 快乐12遗漏任5遗漏电脑版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 福建11选五开奖一定牛 保险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