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四章 手有點冷
    盾山。

    最新版本中新入王者峽谷的輔助英雄,只聽這名字就透著一股厚重。浪7的幾位都沒在訓練中嘗試過新英雄,但在對陣中卻都已經領教過。盾山這英雄是讓何遇印象最深的一個,原因無他,只因為他是打射手位,遇到盾山頂盾擋在前面的時候,何遇恨不能將射手類英雄統統刪掉。

    盾山被動:借助生成的石盾可完全抵擋掉大量的子彈技能。

    所謂子彈技能,并不只是指射手的遠程攻擊,包括法師在內但凡是有軌跡的飛行道具類技能都可以被盾山的盾給阻擋。而且他這手段幾乎沒有什么節制,豎起小盾的一技能一夫當關冷卻只有區區三秒,按住不放的持續時間卻長達20秒。雖然在這過程中移動速度會降低50%,但在何遇看來這點蠻好。節奏慢一點,操作起來也沒那么手忙腳亂不是。

    更何況新英雄大家都還在開發階段,這讓何遇有了跟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線的機會,憑著自己積累的出色意識說不定能領先一步,高人一等呢?

    “就盾山了!”何遇越想越覺得不錯,選出這英雄后就直接確認了。

    “嗯?!备吒韬唵螒寺?,這一局主要還是看祝佳音的表現,其他人嘛開心就好,反正都已知根知底。

    “那我來個項羽吧?!敝苣诤斡鲋筮x了個項羽。

    莫羨看完大家的選擇,最后默默選出了一個元歌。

    “哈,很適合你?!焙斡稣f道。元歌這個英雄初看技能設定,大家就覺得會是一個操作上限很高的英雄。問世后果然,玩得好的秀得天花亂墜;玩得菜的那叫一頭霧水。只要這英雄一登場,紅藍雙方總有一方會很難受。

    職業圈那邊的比賽服版本更新會遲一些,但是職業戰隊從來都是最關心版本更新的。比賽版雖還未變,日常卻已經可以開始體驗,誰先吃透新版本,極有可能就在版本上線比賽服后占得先機。目前就職業圈那邊透露出的看法,幾個新英雄,最受矚目的就是元歌,各大戰隊都已經在嘗試這個英雄的使用和融入。

    中路?邊路?打野?

    如玩家們一樣,他們也在摸索最適合這個英雄的位置,目前來看除了輔助位,其他位置這個英雄都有勝任的機會。相對來說中路和打野出現得較多,莫羨這一手邊路元歌是比較少見的用法。

    “你們不會是想演我吧?”祝佳音一看一局中居然出現兩個新英雄,頓時警惕起來。身經百戰的她無比清楚新英雄剛出現時大家都在摸索階段,十有九坑。

    “哈……”何遇這邊干笑了聲,說實話他心里確實也有點沒底。

    莫羨卻是從容,搖了搖頭道:“不會?!?br />
    這自信的模樣讓祝佳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頭將手機擱到面前的桌面上,搓著雙手一副要大干一場的模樣。

    游戲隨即進入比賽載入界面。對面陣中赫然也有一個新英雄,同樣是元歌,此外馬可波羅、關羽、白起、太乙真人,倒是一個在匹配中比較少見的有章法的陣容。

    比賽正式開始,祝佳音拿起手機,阿軻直奔紅區,準備紅BUFF開局。何遇的盾山跟著她過去,幫她錘了幾下紅怪后,一看莫羨元歌此時的位置,搞事的心就按耐不住了。

    “我去看看對面藍?!彼f著便去跟莫羨會合。長期下路合作的二人,騷擾對面藍區已經成了他倆的一個習慣套路。

    結果這陣容有章法的五人組果然也是有貨的,對于偷藍這種事早有防范,莫羨元歌的傀儡溜上去時,正看到對方中路元歌的傀儡正在藍坑墻外默默注視著這個藍怪。兩個元歌的傀儡墻里墻外地互看了一眼后,以莫羨元歌的傀儡被收回結束了這第一次會面。

    “師姐看看咱們的藍?!焙斡稣f道。有防偷BUFF之心的人,多半也有偷BUFF的心思。雖然對方這陣容前期作戰能力偏弱,但既然是偷,當然就是在不與對方發生正面接觸的情況下偷摸取之。

    高歌哪里還需要何遇提醒,諸葛亮這時已經回頭去看己方藍區,正看到對方馬克波羅和太乙真人朝己方藍區沖來。高歌一邊發起集合的信號,一邊卻讓她的諸葛亮隱入草叢,并不馬上暴露自己。這意圖可就十分明顯了,這不光是要守下藍BUFF,還要等隊友支援到了,拿下對方個人頭才罷休。

    上路項羽和拿完紅BUFF的阿軻第一時間朝這邊會合,何遇的盾山離得稍遠,尚在支援路上,那邊就已經打了起來。何遇拉過視野看了眼,己方2級項羽、2級諸葛亮、2級阿軻悉數到陣,打個2級的馬可波羅和1級的太乙真人堪稱全面占優,哪怕對方2級的白起沖下來支援都不怕,自己卡一下中路,別讓元歌再過去添磚加瓦就已經足夠。至于對方關羽,此時還遠在下路,縱然有馬,也跟己方莫羨的元歌一樣,是不來及過來支援的。

    之后的發展正如何遇所料,馬可波羅和太乙真人哪里敵得過這三個2級就夠強勢的英雄。何遇看沒兩眼就不再看了,盾山中路徘徊,讓對方元歌無法過去支援,就等那邊傳來捷報了。

    “誒?”誰知捷報沒傳來,卻傳來周沫一聲很克制的嘆息。何遇劃過視角一看,對方馬可波羅和太乙真人雖都殘血,卻已撤出了藍區,馬可波羅腳下赫然還踩著個藍BUFF,跟著白起接應斷后,浪7這邊三位顯然已經交光了技能,看著兩個殘血愣是無力收割。

    周沫一聲克制的嘆息,高歌卻是抬起頭來看了祝佳音一眼。

    “一個人頭都沒拿到?”何遇真得想不出是怎么打出這結果的。

    “手有點冷,沒操作好……”祝佳音不好意思地說道。

    “阿軻正面砍人?!备吒杳鏌o表情地對何遇說了句。

    這句像是觸碰到了什么機關似的,讓一旁獨自青銅局的趙進然立即看了過來,背書似的朗誦道:“阿軻在敵人正面發起的所有攻擊是一定不會暴擊的?!?br />
    “我知道?!弊<岩粜睦镉行┰?。這本該是拿兩個人頭,直接起飛的節奏。結果人頭沒拿到不說,藍BUFF竟然還被馬可波羅補刀搶走,一來一去,竟是浪7這邊虧了個BUFF。這失誤確實太不應該。

    “繼續吧?!备吒铔]有再說什么。雖然這失誤有些大,到終歸只是開局丟了一個BUFF而已,不算什么大事。

    接著雙方各自發育,看似平安無事的過渡期,誰想一血就在此時爆發,下路3級的元歌竟然單殺了3級的關羽。

    “你這家伙……”何遇看向莫羨,真是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而這開局2分鐘里發生的事情,似乎定下了這整場比賽的基調。第一次使用元歌的莫羨秀得人眼花繚亂,但對方元歌都忍不住在全屏幕里發了一個“強”字。而號稱資深打野的祝佳音,這一局阿軻卻是失誤連連,第一波小團放掉兩個不該丟的人頭僅僅是她本局比賽的一個縮影。

    比賽結束,浪7最終還是取得了勝利,不得不說,一個不怎么樣的打野倒是讓浪7幾位找到了熟悉的感覺。但是這一局不該是這樣??!

    屋里氣氛有些尷尬,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有趙進然的手機不斷地傳出青銅局的撕殺聲。祝佳音低著頭,想象著大家看她的眼神,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抬頭準備解釋一下時,正迎上何遇看來的目光。

    “天氣涼了,多穿點吧?!焙斡鐾蝗幻俺鲞@么一句。

    所有人微一怔,而后順著何遇的目光注意到祝佳音有些發紅的雙手,頓時想起第一波失誤時祝佳音的解釋。

    原來她說的手有點冷,是真的冷……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号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青海11选5的台子 天保基建股票 河南体彩481规则 11167排列3走势 陕西11选5开奖顺序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山东11选五任2免费计划 内蒙古11选五中奖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