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第二十章 室友
    贏了!

    點爆對面水晶的那一瞬,何遇真是長長舒了口氣。對面阿軻雖然節奏已崩,經濟倒數第一,但何遇一直還是比較畏懼。歸根結底,他對自己的操作完全沒自信,而且自己的隊友也實在不像下午長平攻防戰時的高歌和周沫那樣,基本是不存在什么溝通的。最后還是何遇多少找到了一點他們的習慣和規律,強行跟他們配合了幾波。

    很累,但是也很有趣。剛進這局游戲時何遇心態是近乎爆炸的,但是玩著玩著,卻不再覺得隊友有多可惡,這些尚在初學階段的隊友,最后讓他覺得還是蠻可愛的。游戲結束后的面板中,他給隊友紛紛點了贊。隊友也是不計前嫌,給“送出一血”卻拿到局MVP的他給予了充分的肯定,紛紛回贊。

    何遇笑著退出了這局比賽,然后看到一條消息提示,點進去一看,十六夜申請和他成為好友。

    何遇愣了下,還是通過了申請,很快收到十六夜發來的消息。

    “兄弟,什么段位???”

    “青銅啊?!焙斡龌氐?。

    “我是問你大號?!笔拐f。

    “這個就是大號?!焙斡稣f。

    “蒙誰???”十六夜當然不信。真青銅遛狗一樣帶崩自己的節奏?自己有這么垃圾嘛?

    “比賽看過不少,沒怎么玩過?!焙斡鰧嵤虑笫堑鼗卮饘Ψ?。

    “……”還帶這樣的?十六夜將信將疑,有些無語。

    “你大號什么段位???”這下輪到何遇反問了。

    “鉑金吧……”十六夜心虛地把自己段位說低了些。畢竟是手下敗將,這時把自己段位吹得越高豈不是越丟人?

    鉑金?還吧?還一串省略號?

    看著這有些奇怪的答復,何遇沒去多想。開始他摸不清十六夜什么段位,但后來看他的表現,也不覺得他的水平特別高。阿軻在這場對局中就算丟失一點節奏,依然還是有辦法快速拿回主動,畢竟英雄的強大優勢擺在那。十六夜在開局經濟騰飛的情況下最后打成這樣,只能說實力還未夠水準。

    何遇切出游戲,發現浪7小群里多了不少聊天記錄。

    “陣容可以的,很青銅?!?br />
    “四個人都要過去,成吉思汗要涼……”

    “一血,慘?!?br />
    “兩個射手都要涼。這阿軻會玩??!”

    “又要涼……”

    “喲,這一波有點心機呀!”

    ……

    ……

    “光知道抓人,最后把自己節奏抓崩了?!?br />
    “那時候就該收野區,切中路,然后跟著兩個射手一起推進,早就贏了?!?br />
    “一直在追著成吉思汗走,報復心有點重吶?!?br />
    “頂著兩個射手強上也是搞笑,心里沒點數的嗎?”

    “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開局?!?br />
    何遇翻了翻,從不間斷的吐槽,到最后的總結,這談論的明顯是自己剛剛那場對局?兩人這是都觀戰了嗎?但最后這一股子遺憾痛心的口氣是怎么回事,這兩位到底是站哪邊的?

    “我說,你們是在盼著我輸嗎?”何遇忍不住群里說道。

    “就事論事,起飛的局怎么能打成這樣嘛!”周沫還在誠懇地為十六夜感到遺憾。

    “還是水平不夠?!备吒枵f。

    “我打得怎么樣?”何遇還是想聽聽大家對他的看法。

    “青銅局有什么可說的?”高歌回道。

    “你們剛才明明聊得很帶勁??!”何遇道。

    “無聊而已?!备吒枵f。

    “……”

    正無語,房門鎖響,何遇的室友終于回來了。何遇看了眼時間,已經11點多了。再朝門口看去,一個眉清目秀的男生背著書包走進來了??吹胶斡稣?,主動打了個招呼:“你好?!?br />
    “你好。我叫何遇?!焙斡鲆贿厬曇贿吔榻B了下自己。

    “名錄上看到了,我叫莫羨?!蹦猩贿呎f著一邊走向他的書桌,將書包擱到了桌上。他的語氣中聽不出多少熱情,感覺就是禮節性的你來我往。才短短兩句話,就已經讓人覺得不是一個特別容易接近的人。

    “你這是干嘛去了?”看著莫羨從書包里朝外掏著書本,何遇沒話找話地問道。

    “晚自習?!蹦w說。

    “啥?”何遇以為自己聽錯了。

    “晚自習?!蹦w重復了一遍,一邊回頭看了何遇一眼。

    何遇肅然起敬地從床上下來了。這才是報道日,都還算不上是正式開學。課本發了嗎?課程知道了嗎?自習教室在哪會走了嗎?這就晚自習?自習啥?

    何遇朝莫羨書桌那邊挪了幾步,探頭看著莫羨從書包里掏書,一本《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直入視線。這是什么書何遇完全不知道,但一掃作者——牛頓,頓時覺得一股知識的力量撲面而來,讓他有種想跪下的沖動。

    自己這位室友毫無疑問就是傳說中的學霸?!澳愀呖级嗌俜职 边@類新生經常會拿來交流的問題在本寢室恐怕將是一個自取其辱的話術。這種時候,去刷牙才是一個睿智的決定。

    “我先去洗漱?!焙斡龆硕ㄉ?,朝洗手間去了。

    “好的?!蹦w這邊應了聲,繼續收拾他的。一直到各自躺到床上,兩人才開始又一波的交流。

    “關燈嗎?”何遇問。

    “好的,謝謝?!蹦w說。

    交流結束,屋里陷入黑暗。何遇暫無睡意,但凡是個普通點的室友,他此時必然要問一問對方是不是玩王者榮耀。但是莫羨高冷的氣質以及那本《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打消了何遇的全部念頭。他相信莫羨在自習教室孜孜不倦暢游的絕不可能是王者峽谷的知識海洋。

    何遇刷著手機,看到高歌和周沫也已經互相道別晚安了,倒是何良那邊給他發來了一條消息。

    “打得不錯?!?br />
    “哥你也看了?”何遇精神一振。

    “看了,節奏掌握得挺好的?!焙瘟蓟氐?。

    “還有呢?”何遇問。

    “還要有?”

    何遇郁悶,雖說只是個低端局,但明明也是很有趣的嘛,怎么大家看起來對他的表現都挺無聊挺無話說的樣子?

    丟下手機,何遇望著天花板。

    對他而言,邁進王者峽谷的這一步也像是翻開了一頁新生活,同成為一個大學生一樣讓他憧憬。一場青銅局,從開始心態險些爆炸,到最后終于獲得勝利,何遇感受到的樂趣其實并不只在敵方水晶爆炸的那一瞬間。他有太多以前看比賽時所沒有的新奇體驗。他不知該如何描述,此時能體現他心情的就只有一個籠統的概括——蠻好的。

    帶著這樣的心情,何遇漸漸睡去了。

    迷迷糊糊的睡夢中,耳邊似乎回蕩起了“penta kill”的電子音。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多乐彩板材 藏宝阁两肖两码会员料 杭州股票配资软件开发 南京股票配资公司 安徽快三预测一定牛遗漏 幸运28害了多少人 安徽省十一选五乐五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任四 北京快3助手下载安装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